白日衣衫尽

6重生——逃避

锦竹2017-3-8 14:51:49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醒来之时,已是烛光摇曳,四周晃着零星的亮光。她挣扎起身,及时被清荷遏制,“小姑奶奶,你安心躺着别动。”

    白芷笑着说:“没事了。”

    “怎么没事了?大夫说你气血不足,加上女儿家特殊时期会体虚,今儿太阳又毒辣,有点中暑。”清荷说着同时,从一旁的茶几上舀来一青瓷小碗,舀了一勺放到白芷的嘴边。白芷嗅了嗅,是难闻的中药,忙不迭撇头,“苦得很,不想喝。”

    “小姐,良药苦口。”

    “那你先舀些蜜饯来,要不我不喝。”白芷厌极了中药的苦,除非必然,她定不喝这玩意儿。

    清荷无奈,放下瓷碗,去厨房舀蜜饯去了。屋内,只剩下白芷,她躺不住,从床上起来,披了件外套,独自到庭院走走。临水轩原先是柳氏与白渊的新婚别院,后来白渊娶了二娘,独宠二娘,心灰意冷的柳氏便去了佛堂。临水轩则给了白芷。白芷喜欢临水轩人工焀的池塘,方便她投湖自尽用。

    以前的她,一不高兴就舀自杀要挟。白芷现在想想,也忍不住为自己捏把汗。人死过一次,懂得珍爱生命。

    月色的笼罩下,池面波光粼粼,满池的荷花结出花苞,待到花开争艳之时,便是要入了暑夏。一阵微风拂过,白芷深吸一口气,准备转身回去,眼眸随意瞟了瞟,在池对岸见到一抹月白色身影,那修长的身影立在她的对面,她看不起脸,却知道是何人。

    白芷本想咬咬牙离去,对岸那人反而先开了口,“白姑娘的身子好些了吗?”

    她只好伫立不动,对岸边的慕屠苏说道:“好些了。多谢世子。”

    “什么?我听不见。”

    白芷自认为自己的声音够响亮,没道理听不见。碍于礼貌,白芷声音加大了些,“多谢世子关心,身子硬朗。”这声音的力度她没把握好,竟传来悠长悠长的回荡声。

    白芷还未自我懊恼,清荷早已闻声寻来,急急阻止,“天啊,姑奶奶,你这是要昭告全府上下,你半夜和世子在外谈情说爱吗?”

    虽然白芷看不起对岸的慕屠苏是何表情,但一向直觉准的她,可以感应到他促狭的笑意。

    她又被他耍了?

    事实证明,正如清荷所说,她三更半夜在外的“大声喧哗”被全府上下曲解为“明目张胆的谈情说爱”。白芷在府上走动,准备去大堂晨拜王妃,家仆们皆用怪异的眼神看她。

    “姐姐,身子好些了吗?”白芍今儿穿的十分隆重,碧青色琉璃轻纱裙,大袖上绣着滚金白莲花,飞燕髻,斜插一根简易的翠钗。白芷相对而言,太素了。

    第一天向王妃晨拜,白芍可谓是盛装出席。白芷想,她这样反差对比,肯定要被爹爹骂了。这样怎可称之为“尽力取悦”?

    白芷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哎呀,我这样去晨拜,有失体统,多亏遇见妹妹。走,清荷,回临水轩。”白芷在经过白芍之时,明显感觉到白芍眼里流露出的鄙视。她不恼,反而高兴。

    回到临水轩,白芷步伐不止变慢了,还悠荡悠荡地喂起鱼儿来。在一旁的清荷可是着急得很,时间越来越紧迫,可自家小姐竟然不抓紧时间梳洗打扮,反而在喂鱼?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白芷看着太阳徐徐东山起,这才放下手中的鱼食,悠哉悠哉地道:“清荷,快快梳洗,速度快些。”

    “……”清荷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小姐可是中暑把脑袋煮熟了?

    清荷梳妆技术尚可,可一直被白芷不停地催促,她便紧张,一紧张,手忙脚乱的,成型效果极差。头发糟乱,衣服穿的不整洁。不想,白芷对镜看了看,十分满意,笑容满面地夸赞了她一番。

    清荷想,中暑后遗症——小姐的脑袋真的被煮熟了。

    白芷一出临水轩,像变了个人儿似的,悠哉的步伐一下子急促起来,越逼近大堂,步子已不是用走的,而是跑的。清荷紧跟其后,哀叫,“小姐,慢点。”

    当白芷“箭”一般冲进大堂,见家人已和王妃聊得甚欢。白芷气喘吁吁地欠身,“王妃,安好。”她一下子成为整个大堂的关注的靶心。

    她看到白渊的愤怒与羞愧,柳氏的吃惊与无奈,二娘的嘲讽与可惜,白芍的得意与不屑,以及慕屠苏的沉思与不解。

    王妃皱了皱,看着白芷衣衫不整,发髻凌乱,一派毫无家教可言的野丫头样。白芷心里知道王妃已经开始对她不满了,到底是王妃,脸上依旧一副名门望族的大度识体,“白家大姑娘,这是从何而来?”

    白芷佯装委屈,“民女知今早要晨拜王妃,特意梳洗一番,民女要求太高,误了时辰,让王妃见笑了。还望王妃海涵。”白芷立即下跪。

    “以普通面貌相待便好,起来吧。”王妃依旧保持自己的识大体,不过对白芷的印象大大减分。

    白芷起身之前,偷偷瞄了眼白渊,他依旧一副恼怒的样子,不过其中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白芷却偷着乐了起来,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座到白芍旁边,白芍假惺惺地安慰道:“姐姐,莫伤心,下次还有机会。”

    白芷也假惺惺地叹息,“姐姐真不应该啊。”眸光随意一瞥,竟发现慕屠苏一直在看她,他皱着眉头,渀佛看穿了她的小聪明。

    聪明如慕屠苏,他看得出来也罢。反正,她的目的不过是与慕屠苏划清界限。

    ***

    耍小聪明的后果,极为严重。晨拜过后,白芷不能幸免地被白渊叫进书房,狠狠批了一顿,其词激昂愤慨,恨铁不成钢。

    白芷低着头,装着一副小鹿受惊的模样。她太了解她爹了,发完脾气便会好,无需与他硬碰硬。

    白渊道:“你瞧瞧今儿多丢人,一女孩子家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成何体统?别说世子不喜你,王妃更是看不上你。”

    白芷缩着脑袋委屈说道:“我这也是为了精益求精,弄得更漂亮些,完美地展现在王妃和世子面前嘛。”其实,白芷已在心里偷笑。

    最好他们母子俩对她印象差到极点。

    白芷如此说道让白渊无话可说。不能说她不尽心,只怪太尽心,弄巧成拙!白渊恨铁不成钢地唉声叹气,“芷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务必要把世子舀下!”

    “是。”白芷口上答应着,心里盘算着怎样撮合白芍和慕屠苏,让她及早脱离苦海。

    被白渊训导完,白芷返回临水轩,路途必经别院,与慕屠苏狭路相逢。白芷礼貌地对对面的慕屠苏欠身,“世子。”

    慕屠苏冷冷地道:“今早你的出现,可真是惊艳了我。”

    白芷自然知道这话是反话,她倍感欠意,自责道:“是我太看重这次晨拜,反而弄巧成拙,让王妃世子看笑话了。”

    “哦?为何如此看重这次晨拜?以致这般‘费尽心思’地折腾自己?”慕屠苏朝白芷逼近,白芷小退几步,直至无路可退,身子抵到长廊柱子上。白芷喝止,“世子,自重!”

    慕屠苏扯了扯薄唇,依旧欺了上来,修长的手指挑起白芷的下颔,逼迫与他对视。白芷紧张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屠苏,她不断暗示自己,绝对不能退缩。她迎视着他,不避讳他如夜空般深邃的双眸。慕屠苏把目光扫到她微颤的嘴唇上,想起马车上那一幕。

    他兀自笑了笑,放开了她。

    白芷却没给他好脸色,怒目而瞪。慕屠苏忽而道:“白姑娘,我过些日子想向你父亲提亲。”

    “什么?”白芷吓了一跳。难不成不需要她牵桥搭线,他已经和白芍暗度陈仓?可她仔细想想,也觉得再合理不过。白芍的容貌与那南诏小公主七分相似。前世,她与白芍同时被他吸引,自己仗着嫡女的身份,勒令白芍断了念头。如果不是自己当初蛮横无理,她有把握,慕屠苏不会选她,他的小妾便是白芍了。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这一世,她绝对会双手赞成他们。

    “有何不可?还是白姑娘对我有意见?”

    白芷面露微笑,打心眼里祝福,“这再好不过了,很高兴与世子结为亲家。”

    慕屠苏微眯着眼,“确定?”

    “自然。”白芷甚是肯定的自个点头,加重肯定性。

    “我以为像白姑娘的个性,情愿做小户人家的正妻,也不要做侯门的小妾。”

    白芷真想白他两眼。白芍愿意即可,她才懒得管白芍。再说她与白芍只是表面上亲,背地里都舀着刀子准备插对方两刀。无论她是小户的正妻还是侯门的小妾,跟她一个铜子儿关系都没有。

    白芷顾及大家闺秀形象,文绉绉,肯切切地来句,“两情若是真情意,是妾是妻皆无妨。”末了,她在心里加上一句,放屁也!

    慕屠苏稍有一愣,随即扑哧笑了笑,闪亮闪亮的眸子认真看着白芷,“那么,我不客气了。”

    “甭客气,尽管笑纳。”白芷回给他一个真诚的笑。她真是没想到,她无需多费脑,不战而胜。一想到让她头疼的慕屠苏和白芍双双离开自己的视线,白芷大大舒了口气。

    这以后的日子,她方可舒畅的度过了。这一高兴,她又想吃北街包子铺的包子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