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7重生——逃避

锦竹2017-3-8 14:51:54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盼着慕屠苏向白芍提亲,可过了些日子,他未有丝毫行动,整日窝在别院里品茗论剑,要么就是陪着王妃去白马寺上香。当然,这些都是白芷听清荷说的。白芷自王妃世子入住白府以后,便再也不出临水轩。王妃的晨拜是半月一次,有好些日子,白芷未见过慕屠苏,也不知他到底想些什么。

    真真印证了清荷常挂在嘴边的话,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便是那快捶胸顿足,要扯着慕屠苏去下聘提亲的可悲太监。

    清荷见白芷这几日愁眉不展,茶不思饭不想,揶揄道:“小姑奶奶,这春天刚过,又思春了?”

    白芷唉声叹气,“我要不把这事解决了,我是看不到明年的春天了。”

    “呸呸,小姐,你怎尽说这些晦气话?”

    “男人的心思比女人家还要海底深,我是真不知他想什么。”白芷走至门廊,抬头看向屋檐,雨水如柱倾盆而下,一如白芷此刻的心情。前世到如今,她至今未看透过他。他是辅助三皇子夺嫡的大将军,迎娶南诏第一公主的男人,曾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痴情男儿。

    她既然成不了他的“一双人”,那么她只好滚得远远的,从此各不相干。

    “哎,这下可好,小姐相思成疾了,美男多作怪。”清荷十分郁闷地坐在一旁,眼巴巴看着白芷明媚的小忧伤。白芷听着想笑,正准备回身笑弄她一番,一名丫鬟走来,朝白芷欠了欠身,“小姐,世子来了。”

    “不见。”白芷脱口而出。

    “白姑娘今儿脾气挺大。”一晃眼的功夫,慕屠苏便出现在白芷的面前,今儿他穿一件玄色长袍,不同往日般出尘不染,带了点少年老成的稳重。

    人既已到了临水轩,白芷自然不敢直接赶他走。她朝慕屠苏欠身道:“民女有些不舒服,还望世子海涵。”

    “我自然知道你有不适。我特意前来,便是来看看你的‘不适’。”

    白芷也不笨,伸手朝向椅子,“世子请坐。”她再回身对清荷道:“给世子倒杯茶来。”

    两人坐下,白芷微笑,“不知世子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容我喝杯茶再与你说,可好?”

    白芷愣了愣,几乎要咬牙切齿,“好。”

    清荷送来白渊赠给白芷新上的碧螺春。当慕屠苏掀开杯盖,白芷便知是她心爱的碧螺春,一阵心痛席卷全身,这没脑的清荷,给这人渣喝这么好的茶作甚?

    更让白芷胸闷的是,清荷还朝她挤眉弄眼,好似在说,瞧,我这是帮你讨好他哦。

    她不需要讨好!

    白芷那口怨气屯在她胸口之上,再不出气,她兴许要闷死了,她等待慕屠苏喝完茶,继续微笑,“世子,现在可以说了吗?”

    慕屠苏淡淡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认真的凝视她,渀佛要吸纳她。他说:“我想与白姑娘谈谈提亲这事。”

    白芷愣了愣。她心心念着的事终于有谱了。可又细想,这提亲之事,怎与她谈?

    白芷谦卑地道:“世子,关于提亲之事,你应该与我父亲详谈,白芷不宜插手。”如今,天下事什么皆存在,妹夫提亲,还要问姐姐的意见。这难道就是侯门纳妾的习惯吗?

    “我这些日子,只字未提关于提亲之事,白姑娘可有什么看法?”

    “看法多得如今儿下的雨点有过之而无不及。”白芷相当不满地看着慕屠苏,其语气愤愤不平。慕屠苏的眸光一闪而过的亮了亮,嘴角噙着微笑,“说来听听。”

    “世子享誉京城,皆美誉。如今世子说好提亲,却迟迟不提,这不是调戏我们良家妇女吗?幸而世子是与我提及此事,若是与别家的姑娘说,指不定会有一些命案发生,到时候,世子难辞其咎,良心能过得去吗?”白芷说得温温润润,可眼神却变幻莫测。慕屠苏听着她的话,看着她的人,终究憋不住笑了起来,“是我的错,不该迟迟不行动。辜负了白姑娘的一片心意。”

    “为时不晚,现在提亲也不迟。”白芷觉得口渴,随手抓了跟前一杯茶杯,佯装淡定地呷了两口。

    慕屠苏目光移到她手中的杯子,再看看自己原本喝的那个杯子位置已然空空如也,会心一笑,“我一定不会辜负白姑娘的期望。”

    白芷放下茶杯,甚是满意地点点头。

    慕屠苏抿了抿唇,“其实白姑娘有所不知,我这些日子其实是与母妃商榷,我想要的是妻子,而非妾。”

    白芷一愣。她万万料不到,慕屠苏对白芍如此情深。难道并不是白芍长得七分像南诏公主,而是南诏公主长得七分像白芍?因为她的搅局,慕屠苏没纳白芍,心存遗憾才娶南诏公主?白芷顺着自己逻辑,越想越惊恐。

    “白姑娘,你怎么了?”慕屠苏见白芷脸色忽而泛白,略有担心。

    白芷笑笑,尴尬说道:“真没想到世子如此有心,我这是高兴的。妻与妾,其实都无妨,只要有爱便可。”她真是后悔,当初干嘛不识相,拆散了这一对恩爱的“痴男怨女”,实在太罪过了。

    慕屠苏但笑不言。

    送走慕屠苏,白芷的心情别提多爽快。这提亲之事,八-九不离十了,她也算做了件好事,此后白芍这只“冬眠蛇”对她已然不成威胁,了却了她心头之患。而慕屠苏纳了白芍以后,跟她也无任何瓜葛,剩下的一道道劫数也会在此画上句号。

    午饭之时,清荷端来饭菜,白芷胃口大好,吃了两大碗米饭,清荷娇嗔道:“哎呀,世子一来,只同小姐说了些话,小姐心情便这么好,可真是解铃还需系铃人。”

    白芷吃完午饭,舀杯水漱漱口,随意地说:“他解开了我心上一个死结。”

    清荷听不懂,权当自家小姐在憧憬以后美好的富贵生活。

    心情好,这人便则爱走动。白芷得知慕屠苏将要向白芍提亲,与她无关,她便无需再躲在临水轩。偶遇一次,也不会改变什么。

    白芷信步来到别院,见白芍正与王妃坐于亭中。白芷想,她是否该迎上去打个问候?于情于理,这是应当的。白芷走着小淑女步,来到亭内,欠身道:“王妃,安好。”

    今儿王妃心情好,这几日来,对白芷的印象一直不上不下,脸上露出的皆为高人一等的端庄。如今,她面带笑脸,眼角微眯,看似甚为高兴。

    “白家大姑娘来了,来,坐。”

    白芷乖巧地坐在他们旁边。恭亲王妃问白芷,“白家大姑娘与二姑娘同岁吧?”

    “是。”白芷回答。

    恭亲王妃把手覆在白芍的手臂上,甚感安慰道:“本宫一直颇为沮丧,世子年方双九,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就算有个通房丫头也好。这次来苏城,算是来对了,没想到世子终于松口,身边想要个女人。”恭亲王妃目光炯炯地望着白芍,眼神中充满了欢喜。白芍则羞涩地低着头,嘴角噙着笑意,一派小女人的羞赧。

    “二姑娘,虽进我们王府是个妾,但世子尚未娶妻,还是你最大的,好生把握。”

    “是。”白芍只怕要把头埋进桌子底下了。

    这俩婆媳关系尚可,加之慕屠苏的“真爱”,这门亲事,甚妙。

    恭亲王妃回身望了望白芷,语重心长地道:“长幼有序,按道理是大姑娘你先嫁人,可二姑娘被世子相中了,本宫知道你受委屈了,过些日子,本宫回京,给大姑娘物色物色良人。”

    “多谢王妃照拂。”白芷礼貌地感谢,抬眼见着白芍得意的笑容,白芷心态极为平和。尽管得意吧,不是自己所想,再好的东西,在她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屑一顾。

    三人有说有笑在亭内喝喝茶,吃吃点心,说说家长里短,直到一位小厮跑来,对王妃道:“王妃,世子已下聘,命小人请王妃过去。”

    “这孩子,就这么迫不及待。”王妃笑嗔,白芷和白芍此番十分默契,符合的笑了笑。

    三人一起走进大厅。慕屠苏依旧穿着他的玄色长袍,高束发,额前饱满,着装干净利落,看起来精神又得体。大厅里摆着两个箱子,虽合上,白芷也知,聘礼并不少。短短半天的时间,便在不是自己的势力范围舀到如此多的聘礼,白芷想不赞叹也不行了。他未来果然是统领三军的不败大将军。

    白渊看起来极为高兴,招呼着白芷,“芷儿,世子真是有心啊。”

    白芷微笑以对,“能与世子结为亲家,是我们白家之福。”作为长辈,她是该这般说的。

    慕屠苏朝白芷走来,执起她的手,星瀚般明眸,眼神是白芷似曾相识的。是他看南诏公主的眼神。可这一世,他为何是在看她?

    “世子,你……”这一幕,对于亭中三人而言,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恭亲王妃试探地问:“你对本宫说心仪的白家小姐不是二小姐白芍而是大小姐白芷?”

    “自然。”

    “……”众默。

     

    唯有白渊笑得跟残花败柳似的。

    白芷颤抖地问:“你下聘的是我?”

    “高兴坏了吧?”慕屠苏轻刮她灵秀的小鼻子,一脸宠爱。

    于是,白芷晕倒了。

    “哎,居然高兴地晕倒了。真是的。”白渊笑着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