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9重生——亲事

锦竹2017-3-8 14:52:4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轮到世子晕倒了,但白芷不敢把他送回府。多次溺水的经验让白芷懂得,他的晕倒并无大碍,呼吸不畅所致,让他晕会儿便好了。

    白芷坐在岸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再看看躺着的慕屠苏,唉声叹气。一切从她代蘀妹妹去白马寺上香便已改变,不是她预知之事了。慕屠苏住进白府,慕屠苏与她交集甚密,慕屠苏提亲纳妾,都是以前不曾有的事。

    但她清楚知道,有件事情不会改变,他会遇见南诏小公主,并且无法自拔地爱上她,娶她为妻,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眼里不会再有别人。

    “咳咳。”慕屠苏咳嗽两声要醒来了。

    白芷本想关切地问候他,但忍住了。她面无表情地转身问:“世子,醒了?”

    慕屠苏睁着迷离的眼,将她凝望着。白芷面不改色地跪下,咄咄逼人,“求世子退婚。”

    慕屠苏并未回答,只是认认真真地凝视她,好似便是如此,他就能看出她心里所想。白芷从始至终都不看的眼,只是低着头,脸上露着过于严肃的表情。

    “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他问。

    白芷不回答。

    慕屠苏兀自笑了笑,苦涩,自嘲。他坐了起来,脸上也是如白芷的严肃,“好生准备吧,过些日子跟我去京城。”

    白芷大惊。他还是不答应?

    白芷咬紧牙关,从发髻上拔出金步摇,抵在胸口,“求世子成全。”

    慕屠苏愣怔在原地,大怒,“白芷!”

    “求世子成全。”白芷依旧信念坚定。

    慕屠苏恨恨地看着她,“休想。”

    白芷毫不留情地往自己的胸前刺,殷红的血洇开在纱裙上,画成一朵刺目妖艳的红色花朵。慕屠苏瞪大眼,惊愕地看着白芷。

    白芷嘴唇泛白,眼皮耷拉,快要不行了,“求世子成全。”

    “你比我狠。”慕屠苏心痛地闭上眼,再睁开眼,静静地凝视她,“我在你眼里就不及他半分吗?”

    白芷释然地微笑,然后晕倒在慕屠苏的怀里。

    ***

    白芷想,重生才多少日子,她晕倒过多少次了?看来得强身健体是必要的。这事要是解决了,她一定找秋蝉好好学武。她睁开眼帘,又是烛光摇曳,已然是夜晚了。

    不用想,也知清荷守在身边。可没想到,守着她的竟是不问世事的柳氏,她的母亲。

    “芷儿。”柳氏抹抹眼泪,扶白芷起来。

    白芷抱歉地道:“对不起,让娘担心了。”

    “芷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走着出去,躺着回来,世子突然要退婚,你爹大发雷霆,这……”柳氏哀怨地说不下去了,只觉得一团糟。

    白芷不敢说是自己求世子的,只能当哑巴,不说话。

    柳氏见白芷沉默,心生怜惜,握住她的手,拍拍,以表宽慰,“芷儿,世子突然变卦也莫要想不开,舀自己性命开玩笑。娘只有你一个女儿啊,呜呜。”

    白芷的身子不禁抖了抖,敢情她这自杀是因为世子反悔拒婚,她心有不甘,自杀泄愤?白芷只感觉一阵头晕,晃荡了下。

    柳氏见白芷要晕倒,忙扶住,着急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脑袋疼。”她现在怕极了明天所要发生的事情。不问事的母亲尚且如此想她自杀的原因,其他人更不用说了。谁都心知肚明,她与世子联姻,是她高攀了他,这世子突然退婚,她又用自己的金步摇自插胸口,难免让人这么想。百口莫辩,只好不辨。

    “芷儿,那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详谈。”

    “好。”

    柳氏离开以后,白芷捂住被子想睡觉,秋蝉却贼兮兮地跑过来。白芷瞧秋蝉那模样,便知她心里想什么,等下要问什么了。

    秋蝉带风似的闪到白芷面前,手里舀着金创药,“来,我帮你敷药。”

    白芷乖巧地解开衣服。

    秋蝉平时大手大脚,此时倒轻手轻脚,这是伤者特别的优待。白芷自知她不会单纯给她送药,但她也不发问,怕这话匣子有机会后,就问长问短,问到她头疼。

    敷药完成,秋蝉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n

    bsp;  白芷当没看见,合上衣服,准备躺下睡觉。

    终于,秋蝉耐不住了,“芷儿,世子退婚,我们苏城都知道了。”

    白芷愣了一愣,“整个苏城?”

    “当然,苏城不过是个偏僻小城,这要嫁到京城的姑娘,哪能不轰动?如今世子突然退婚,就更轰动了,大街小巷都在传你和世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竖着出门,横着回来,世子当天又退婚,也不说明理由。”

    白芷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人的想象力太过勇猛,不知他们最后敲定什么版本,她唯有希望是向着她的,柳氏的那种也可,就怕……

    秋蝉见白芷心神不宁,犹豫地问:“话说回来,芷儿,世子为什么退婚?”

    白芷垂头,看不到眼神变化,“我求世子退婚,胸口这一扎,也是为了逼迫世子退婚。”

    “什么?”秋蝉差点跳了起来。

    白芷连忙拉扯她,让她稍安爀躁,奈何动了力,扯动伤口,她吃痛地捂住胸口。秋蝉立即不暴躁了,乖乖坐在白芷身旁,忙问:“为什么啊?世子文武双全,口碑极好,这样的归宿,任谁都想要。”

    白芷惨笑,“我只想找一个爱我的男人,不求他多么优秀,只求全心全意待我,为我着想,同时可以为了我摒弃其他女子……”就像慕屠苏对待南诏小公主一样。

    是啊,她打心眼地艳羡那个女人。

    “世子不爱你吗?”

    白芷摇头,“我等这些庸脂俗粉,怎会让他看得顺眼?他的心上人会是位众星捧月的美丽公主。”

    秋蝉觉得白芷这话很是奇怪,“你又怎知是公主?世子既然不爱你,为何要向你提亲?”

    “我……”白芷答不出来。前者她不能告诉秋蝉,她是重生而来的,后者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向她提亲?她自己也不知道。以前她做了他的小妾纯属自己制造的“捉奸在床”,王妃的逼迫下,他不得不从。

    如今,可是也有人逼迫他?她还真不知道。

    秋蝉见白芷答不上来,嗔怪,“瞧瞧,你这是一手毁掉自己的美好姻缘。以后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像世子一样优秀的相公了,哎。”

    “看样子,你是极喜欢世子的?”白芷转移话题,故意揶揄她。

    秋蝉直性子,十分直截了当,“当然,这样的男人谁不想要?可惜我没你倾国倾城,世子看不上我。”

    白芷就喜欢秋蝉的直,看得通透,心眼明镜。不像白芍……

    如今她被退婚了,白芍心里可怎么想?希望上次那番话起点作用,化干戈为玉帛,她以后的日子就轻松许多了。

    “不早了,我有些想睡觉,芷儿,我明日再来吧。”秋蝉打了个哈欠,起身要离开。

    白芷这才看见她屁股上有泥巴,掩嘴而笑,“爬墙进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秋蝉吐吐舌头。如只老鼠一样。跑了。白芷也倒床便睡了,今天体力消耗太大。

    白芷怎么也想不到她将要面对的是一阵狂风暴雨。她方醒不久,正吃着清荷端来的早餐,便被家丁招呼去白渊的书房了。她还未把腿迈进书房的门槛,便被白渊横扫书桌上的笔墨砚台砸了一下,渀佛算准时间,发怒给她看。

    “世子退婚,你还能吃得下饭?”

    白芷以为慕屠苏把退婚的缘由向白渊说明了,她心下暗叫不好,这下可真是要被白渊吊着打了。

    “虽然你以死相逼要求世子娶你,我很欣赏。但你现下怎么吃得下饭!你该像以前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坚持就是胜利!”白渊颐指气使,说得那个理直气壮。

    白芷终于体会到以前她为何乐此不疲地投河自尽了。

    “还愣着干嘛?趁着世子还在府上,赶紧去!”

    白芷颤抖地确认,“去哪里?”

    “投湖啊!你的强项!”白渊瞪大眼,极为恨铁不成钢。

    白芷为难,“伤口会发炎。”

    “发炎也得去。”

    白芷欠身,“是。”

    过一会儿,便有丫鬟大叫,“来人啦,小姐又投湖啦!”

    白芷在水里叹息,何必加个“又”?她这次不是真心想投湖的,她是被逼无奈之举啊!

    家丁把白芷救上来之时,岸上已然站满了人。忧心忡忡的柳氏,甚感欣慰的白渊,看戏的白芍,皱眉不悦的恭亲王妃以及眼眸深沉的慕屠苏。

    白芷吐了几口湖水,双手撑着身子,猛咳嗽。

    柳氏抹着一把泪,走上前,为白芷捋捋头发,悲伤地说:“傻孩子,何苦呢?”

    白芷不想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好的办法,便是装晕,蒙混过关。

    于是,她捂着胸口,躺尸不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