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11重生——巧合

锦竹2017-3-8 14:52:15Ctrl+D 收藏本站

    天朗气清,晴空万里,竹枝繁茂,鸟鸣如缕,今天是个好天气。

    白芷捋着袖子,手持弓箭,眼睛瞪得跟铜锣一般,目标锁定前方的靶心,咻地一声,箭离弓,扎中靶心,准确又有力。在一旁的秋蝉,鼓掌叫好,“技术渐长,可谓是百发百中了。”

    白芷把袖子捋好,十分得意,“马术也超过你这位老师了。”

    秋蝉撅嘴,“得了,给你点颜色就准备开染坊了,知道你厉害。”

    这时,清荷抖着手帕,大汗淋淋地跑来,“小姐,女子习武使不得啊,会更嫁不出去的。”

    白芷朝秋蝉吐吐舌头。自从她声名狼藉嫁不出去,白渊急红了眼,不由着白芷,不让她习武,觉得大家闺秀就该舀针而非武刀。白芷表面上应承了,可心里不服得很,自个掏腰包再请秋蝉“出山”,偷着学。虽有个坚韧不拔劝阻她的清荷,但这两年成效都与今儿差不多,白芷左耳进右耳出。

    清荷也习惯了白芷不听,便不再多加劝阻,说起正经事,“老爷命我唤小姐回去。”

    白芷朝天翻了翻白目,呜呼哀哉,又要带她见媒婆。白渊越发的利益攻心了。慕屠苏走后,白渊对白芷的态度急剧下滑,掌上明珠之位白芍隆登。白芷知道不是慕屠苏退婚让她失了宠,而是自己名誉扫地,给他丢了颜面,自己又嫁不出去,毫无利用价值,空有苏城第一美人称号。再加上白芍争气,勾搭上一位走南闯北的富商,礼金甚至比慕屠苏当年下聘的还要多,白渊见有利可图,自然转移目标,疼那未来的摇钱树白芍了。只是有一点白芷不知,既然她已没利用价值,为何还要千方百计地把她嫁出去?倒贴是赔本的事,白渊也愿意?是真心为她好还是另有所谋?难道就是省她一人的饭钱?白芷想不明白。

    与秋蝉道别,白芷往回家的路上赶。

    路过小溪边,见一匹油亮亮的五花马在饮水。白芷眼眸亮了亮,心叹,汗血宝马?可仔细一看,心咯噔了一下。这……这不是疾风吗?慕屠苏的疾风!

    她四下望去,并未见到任何人的踪影。她暗想,难道她认错了?

    清荷催促停滞不前的白芷,“小姐,老爷在府上等呢。”

    “你说,这马从何而来?”白芷指着溪边喝水的汗血宝马。

    清荷见怪不怪地说:“这条山道通边防重地,将士战死,马无主人,自个跑了再正常不过了。”

    “这样啊!”白芷蹙了蹙眉,心想也许自己看错了,这并不是疾风,不过这的的确确是一匹价值千金的汗血宝马。倘若就这么离开有点可惜了,不如为她所用?她正巧缺坐骑。

    白芷便提着裙摆,走向溪边。

    清荷自然知道自家小姐想什么,也明白自己多说无意,所以站在原地,等小姐把马牵来。

    白芷方一靠近那马,那马只是随意扫了她一眼,权当没看见,抖抖鬃毛繁茂的尾巴,继续怡然自得地喝水。白芷学过马术,顺便了解马的习性,这汗血宝马的表现,是个好的前兆。

    她上前抚摸着它的鬃毛,细声细语地道:“马儿,喝完水跟我回家好吗?”

    汗血宝马置若罔闻,继续埋头饮水。

    白芷拍拍它脖颈下面三寸,汗血宝马享受的闭着眼,大呼一口气。白芷便扯着缰绳,试图牵引它。然后一记闷棍从天而降,砸的她眼冒金星。

    “小贼,想要爷的马吗?”声音从树上响起。白芷抬头一看,树干上坐着一位男子。锦衣华服,束发整齐,有一双带笑的桃花眼,薄唇微微一笑,似在嘲笑她不自量力。苏城有这等美男子,她该听说过,他应该是外来人。

    白芷赶忙圆场,“我见这马儿可爱,只是逗弄一下。”

    桃花眼美男轻巧地从树上跳下来,朝她走来。

    “那咱们到衙门逗弄逗弄这马?”桃花眼美男显然不买账,一脸鄙视地看她。

    白芷不搭理他,直径准备离开。

    桃花眼美男一手抓住她的胳膊,一脸正义,“小贼,想跑?”

    白芷咬咬唇,这男子固然俊俏,可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好歹她也是苏城第一美女啊!可见他不近女色,是个柳下惠?白芷冷着脸看他,“那你想怎样?”

    “简单,见官。”

    真够直接。

    清荷慌张跑来,“淫贼,放开我家小姐。”

    “还?p>

    邪镄祝恳黄鸺佟!倍安凰担亚搴梢沧ё×耍搴杀炔簧习总疲哪艿值米≌庋穆Γ吹赝弁劢校巴赐础?p>

    白芷趁他双手无空闲,用脚横扫,想绊倒他,奈何他稳如山,一动不动。白芷想,这下惨了。

    “好啊,还跟爷动粗,看我……嘶。”白芷狠狠咬了他手臂一口,他一时疏忽松开,白芷趁机把腿一揣,直中命根子,桃花眼美男痛的双手捂住裤裆,张着嘴,以示他真的很痛。

    白芷哪里管那么多,直接上马,手臂一扯,把清荷也拽了上去,策马狂奔离去。

    桃花眼美男悲痛地喊不出声,待她们见不着踪影了,才从疼痛中艰难吐出,“疾风!”

    白芷活这么大,头一次这般鲁莽。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小害怕,毕竟以前她是个合格的大家闺秀。到了城门之时,白芷往后看,见没人追来,才下马。

    在她身后第一次坐马的清荷早已风中凌乱,泪水甩的满脸都是。即便下了马,还在哭。白芷安慰,“这不安全了吗?”

    “小姐太鲁莽了,太失体统了,居然咬男人,还揣男人的……呜呜。”

    敢情清荷是为这哭?

    白芷索性不理她,拉着马儿进城。苏城地处偏僻,平时来往人极少,一年也不见一两个外地人。白渊觉得无需士兵把守城门,浪费公粮。所以常年无士兵把守,看起来像极了废城。

    白芷回到白府便觉得今日不同往日,有些奇怪。

    还未到大厅,便听到鼓声般雄厚的笑声。白芷忽而觉得耳熟,一时没想起来,当看见大厅站着身穿铠甲的熊风,傻愣在原地。

    “嘿!好徒儿。”熊风见着白芷,连忙招呼过来。

    白芷犹豫地走过去,便看见平时对她都以冷脸相待的白渊此刻言笑晏晏看她,“芷儿,爹从未听说你拜熊先锋为师傅啊?”

    熊先锋?白芷惊愕不已,当时她拜熊风为师,纯属当他一疯老头,能学则学,学不了自学,从未想过疯老头是带兵打仗之人。

    “可见我徒儿有眼光。”熊风熊掌一拍,直击白芷单薄的背。

    白芷差点儿背过气。白渊的脸僵硬了一下,这熊风太不分男女了!坐在一旁的柳氏甚是心疼女儿。

    “师傅此次前来是看徒儿的?”白芷预感告诉她,肯定不是。

    “对啊,顺便来看你,打声招呼便走。”熊风一脸天真说道。

    预感错误。

    “那师傅这一身行装是要去哪里?”

    熊风朝天拱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直捣南诏,片甲不留。”

    南诏之战?白芷错愕。前世南诏之战是在康顺十年,此时才康顺九年,怎提前了一年?白芷好奇问,“因何而起这战争?”

    “皇上想和南诏王和亲,要与南诏第一美女南诏小公主和亲,南诏王不同意,皇上龙颜大怒,认为南诏王不把我们光辉王朝放在眼里,让我们给南诏王点颜色看看。”

    白芷不语。南诏小公主不过二八年华,可当今圣上已年过花甲,以白芷对那南诏小公主的个性了解,她肯定宁死不从。而且……

    南诏小公主将来是要嫁给慕屠苏的。

    不过从此次战争起因来看,并不是她前世的那场声势浩大的南诏之战。当初的南诏之战是南诏派人行刺太子,幸得在旁的白渊所救,以身相挡。

    如今父亲正在眼前,怎去京城相救?

    “这南诏也太不把我朝放在眼里,该教训一番。”白渊怒斥。

    “白知州英明。”熊风激昂称赞。

    “熊先锋客气。”白渊语气力度强,好似真的很激扬。

    白芷了解她爹,迂腐不化之人,怎可认同这场战争,因皇上好色而劳民伤财,此乃庸君之举。

    “老爷老爷……”家丁大呼小叫地跑进来,“有位称是熊先锋的朋友求见。”

    “呀,阿九来了。”熊风欢喜一笑,朝白芷眨眨眼,“阿九算你师弟,本来我叫他一起过来,他死都不肯来,嫌丢脸,老别扭的孩子了。”

    白芷想,有个便宜师弟?

    “请贵客。”白渊欢笑。

    只见桃花眼美男登场。白芷瞬间僵硬在原地。桃花眼美男见白芷大叫,“你…

    …”

    熊风介绍,“芷儿,这是你师弟,裴将军最漂亮的第九个儿子,裴九。”

    白芷倒吸一口气。

    一直沉默的柳氏脱口而出,“这便是芷儿的心上人裴九?不枉芷儿顶着压力等那么久。”柳氏甚感欣慰。

    “……”众惊恐。

    白渊问柳氏,“裴九是芷儿私定终身之人?”

    喂喂,她可从来没这么说。

    “是的,老爷。”柳氏淡定回答。

    白渊欣喜若狂,“总算盼来了。”复转问一旁的裴九,“此番前来,可是提亲?”

    本想发牢骚的裴九彻底傻在当场了。

    白芷在那一刻,真想再晕倒一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