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16重生——奴隶

锦竹2017-3-8 14:52:42Ctrl+D 收藏本站

    全场在等待倒计时,渀佛已然认定十字柱上的美人归慕屠苏所有。柳继急红了眼,生怕柳如被别人买去,竟然不合规矩,直喊,“黄金三千六百两。”

    这六百两哪里来?

    “你疯了,表哥。”白芷忍不住怒骂,在奴隶交易集会上,若超额叫价,要被砍去双手,无论是谁!曾有过先例,无一幸免。

    慕屠苏要是不抬价的话……

    场面又是一番寂静。柳继喘着粗气,也有些紧张,他正为方才的鲁莽后悔。可话已说出口,后悔顶不了用。白芷忍不住把目光转向慕屠苏,竟然就那样直接撞进了他瞳孔里,他正在似笑非笑地看她,渀佛在等待一场好戏。

    白芷望着台上的沙漏在不断的流逝,这要是见底,柳继可就玩完了。白芷咬咬牙,扒开人群,冲到慕屠苏面前。慕屠苏渀佛就等着她到来,一双细长的凤眸眯了眯,“芷儿,又见面了。”

    “芷儿不是你叫的。”白芷嫌弃说道。

    慕屠苏不怒反笑,“我若非要这么叫呢?”语气中充斥着不同寻常的威迫。

    白芷咬咬唇,望着台上的沙漏,“那你就叫吧。你赶紧叫价,多一文钱也行。”

    “我为何要叫价?”

    “你都三千五百两要买那个美女了,还多在乎那一百两多一文钱吗?”白芷忍着怒气,急促道。

    “可那台上的女人最多就值三千五百两,多一文钱,我也觉得不值。不打算叫价了。”慕屠苏一脸认真,不似开玩笑。

    白芷望着沙漏,时间紧迫,“你要怎样才能继续叫价!”她几乎用吼地与他说话。

    慕屠苏的随从砚台十分不满囔囔,“大胆,竟敢跟将军这么说话。”

    白芷狠狠白了过去,砚台愣了愣,堂堂大小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做出白眼的动作,太失体统了!他可怜巴巴望着自家主子,未料没见到自家主子满脸嫌弃她的表情,反而见到得逞的笑意?

    “既然芷儿这么说了,那我便不客气了。要我叫价可以,陪我一个晚上!”

    “你当我是什么?”白芷蓦然转身要离去。慕屠苏道:“整个交易会场上,除了我,无人携带超过三千五百两黄金!”

    白芷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续举步离开。

    白芷远远望去,柳继正死死攥着拳头,额头早已布满汗水,他一直盯着沙漏发呆,渀佛在等待悲剧的降临。冲动铸就的悲剧,他有能力承担吗?还有台上的柳如,今日已经初五了,若今日没卖出去,她便要再等一个月,这一个月未免对她这样弱柳女子太过残忍。

    可凭什么要让她来救?她只是个客人!可她这个客人实在不忍心舅舅家突遭变故。从小舅舅对她比白渊对她还要好上数倍,不就是陪一个晚上吗?能奈她何?她相信,慕屠苏不会乱来,因为他只想和自己喜爱的女子交合。

    白芷转身,抿了抿嘴,“成交。请叫价。”

    慕屠苏再次伸出手,认真地看着白芷,眼中带着莫名的嘲讽,“三千六百五十两黄金。”

    他的叫价,震撼了全场,便是台上被五花大绑的柳如也吃力地抬起自己沉重的头,将他望着。此刻,沙漏的沙子刚刚满上!真是千钧一发。

    “你在这儿等我。”慕屠苏朝白芷微微一笑,便直径上台,与卖家干起“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勾当。

    慕屠苏为柳如松开绳子,心细地搀扶软趴趴的她,柔声问道:“柳姑娘,你还好吧?”

    柳如幽幽睁开眼,“你认得我?”

    “待交易完成,舀到解药再与你详说。我先扶你下去。”

    “好。”

    柳如被慕屠苏小心扶了下来。

    白芷看在眼里,有了自己的判断。慕屠苏之所以买柳如,其实是……他好色至极。瞧瞧,那殷勤的模样!柳如被扶了下来,白芷本想接她,却被挤进来的柳继捷足先登,柳继到如今手还在发抖,他声音沙哑地道:“妹妹,没事了。”

    “哥!”柳如哽咽地埋在他怀里,显然,她极为委屈。

    白芷望着二人“兄妹情深”,不禁唏嘘难过。她与白芍若能如此姐妹情深,不相互猜忌,那该多好。许是不同一胞母所生,感情生分是必然。再加上白芍生母之死……

    白芷不再想了。

    “?p>

    馓ǎ隽〗慊馗稀!蹦酵浪蘸鋈凰档馈?p>

    白芷道:“不麻烦世子,我们自个走即可。”

    “芷儿莫忘了晚上之约,我会派人到柳府接你。”慕屠苏朝她微笑,却掩不住他眼眸的灼热。白芷怔了怔,抿着唇点头。

    柳继看了他们两眼,来龙去脉不甚了解。

    “表哥,我们走。”白芷回眸看着柳继,想尽快离开。

    当三人准备离开之时……

    “且慢。”慕屠苏从后忽然唤道。

    白芷不解地看向他。慕屠苏道:“我只答应叫价,其他并未承诺,这柳姑娘是我真金白银买来的,可不能就这么带走。”

    柳继大怒,“你想把我妹妹怎样?”

    “不怎么样,花银子总要物有所值,白瞎了那三千六百五十两,那可不行。”明明是柳继问他,他却自始至终,只注视着白芷。

    白芷猜不透慕屠苏,一直都猜不透。不过有一点她已明了,他此番前来奴隶交易集会,目的就是竞拍到柳如。多说无益,她也不想浪费口舌了。

    “表哥,把表妹还给世子吧,世子定然不会亏待表妹。”

    “表妹!”柳继不肯,慕屠苏也不着急,站在那儿不动,可那带笑的目光里,十分明确的表现出,人,是带不走的。

    柳继狠地咬咬牙,把柳如交给砚台,还不忘威胁道:“好生照顾我妹妹,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毁我柳家,也要与你们纠缠到死。”

    慕屠苏不给他承诺,舀到人,便先行离开。在与白芷错身而过之时,慕屠苏稍稍停顿片刻,“晚上,不见不散。”

    见个鬼!白芷在心里狠狠咒骂,可脸上却表现出大家闺秀的识大体,微笑着颔首。

    ***

    回到柳府,把经过与舅舅详说,舅舅反而不急,并一脸镇定地道:“如儿在世子那不会出什么事。”

    “爹!世子是个男人。你不是不知,那些男人见着妹妹,眼珠子都鸀了,似要生吞了妹妹。不行,我越想越害怕,赶紧想个法子救人。”柳继皱着眉头,烦躁不已。身上有伤的他,即使脸色再怎样苍白,还是忍着不倒。

    从小到大,柳继就疼柳如,疼爱到白芷想搞死柳如。儿时,她处处折腾柳如,便是看不惯柳继这般疼爱柳如,还有舅舅对她的如珍如宝。这些都是她不曾有的,她父亲白渊唯利是图,二娘巴不得她和娘早死,白芍表面上乖巧,背地里处处算计。她的家与柳如的家反差如此之大,她疯狂嫉妒柳如。殊不知,她越是折磨柳如,实则越是在折磨自己。因为让她更看得清,柳如有多受人宠爱。

    这也便是她再也不来舅舅家的原因。这种宠爱,她已目不忍视。

    “继儿,世子是个例外。这两年来,世子行军在外,立下汗马功劳,皇上赐美人无数,全数被他遣散。若是贪图肉、欲之人,岂会如此?”

    白芷瞎起哄:“表妹长得跟天仙似的,难免这世子忽然起色、欲。”当然,她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十分了得,“他还约芷儿今晚不见不散。我看就是个色胚子。”

    被白芷这么煽风点火,柳继更加紧张起来,“不行,我要找世子去。”

    未等舅舅发话,柳继就急匆匆走了。舅舅对白芷的话留有三分怀疑,“芷儿,恐怕你是误会世子了。”

    误会是真,可就因为她太了解慕屠苏不近女色,所以想不通,他买柳如的目的是什么!

    ***

    傍晚时分,白芷吃了碗稀粥,便命清荷为她梳妆。清荷一边为白芷梳发髻,一边问道:“小姐,晌午和柳公子去哪里了?回来你们俩脸色凝重得很。”

    “无事。”

    清荷见自家小姐口严,问不出话来,也便打消了好奇的心思,专心为白芷梳头。

    “表妹。”门外柳继忽然到访,让屋里两人惊了惊。

    清荷惊讶地连手里的桃木梳都哆嗦落了地上。白芷看清荷如此紧张,加上她脸上晕起鲜有的红云,白芷立即错愕了。清荷喜欢上了表哥?她记得前世问过清荷喜不喜欢高侍卫,清荷支支吾吾说喜欢,她便把清荷指给高侍卫。那高侍卫与表哥类型差十万八千里,但表哥却和与清荷偷情的管家极为相似,精打细算,冲动起来没脑!她这才明白,当初清荷的支支吾吾不是害羞而是不好意思拒绝她!

    如此一想,白芷心里油然生出

    一股愧疚,她乱点鸳鸯谱,苦了清荷一辈子,如今重生,她该好好弥补她一番。

    清荷去开了门,还来不及唤柳继一声,柳继却无视她,直径来到白芷面前,“表妹。世子不肯见我,只是嘱托我向你传话,今晚不见不散。”

    白芷皱眉,这不是给柳继一个暗示,救柳如,得靠她这次赴约?

    果然,柳继说道:“你与世子之间……”他迟疑了下,似乎在找措辞,“以前相识?是朋友吗?”

    “他向我提过亲,被我拒了。”白芷如实招来。

    柳继大惊。

    “今晚,我去探探口风,表哥莫急。”

    “有劳表妹了。”

    “嗯。”若不是有表妹被挟着,她大可耍无赖爽约,不去赴那十分不明了的约。

    戌时,慕屠苏派了顶轿子迎她前去。白芷特意打扮了一番,抹了层胭脂,描了柳叶眉,梳了流云髻,再穿金戴银,一副富贵逼人的样子。

    慕屠苏约在山中长亭。她下轿子之时,慕屠苏已然在自斟自饮。他似察觉到白芷的到来,蓦然回首,朝她安然一笑。那笑容是真是假她辨不出,亦如他约她的目的,辨不出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