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19重生——歉意

锦竹2017-3-8 14:52:59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觉得自己有义务去阻止柳如这“生猛”的行为。她急忙跟了过去,可惜跟丢了,找不到柳如。这下白芷有些慌张,暗骂自己这张多事的嘴。找不到柳如,只好找另一主角,慕屠苏。

    她又回到府上,求见慕屠苏。砚台却回复:“白姑娘,世子道今儿不舒服,不想再见客,白姑娘请回。”

    “……”白芷懊恼着。

    砚台忽而眸子转了下,狡黠地笑道:“若是白姑娘非要见世子的话,我可为白姑娘传达你的心意,世子说不定会……”

    只见白芷转身便走。

    砚台一阵委屈,想到方才禀告世子,白芷求见,世子脸上洋溢的惊喜,可转瞬即逝是惨白又僵硬的脸,眼眸中三分失落三分不安四分难过,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艰难吐出两字,“不见。”砚台跟世子多年,世子为人淡漠,什么事儿皆无法让他动容一分,可一摊上关于白芷之事,万年冰封的脸上会幻化出各种情绪。

    砚台想,世子该是喜欢上白芷了。

    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世子“不见”的心情,他万分理解。

    白芷眼看自己离慕屠苏的房间越来越远,心里纠结十分。这事,她当不当管?无论事成不事成,柳如定当没好下场。事成后,柳如能如愿嫁给慕屠苏,指定遭冷落,期期艾艾过一辈子,与前世的她一般,眼睁睁看着自个喜欢之人爱上别人,与别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酸溜日子。若事未成,不止遭到慕屠苏的厌恶,还自毁声誉,落得与她现在一般,人尽可夫。

    一想到柳如无论成功与否,下场要么与她前世一样,要么与她现在一样,不由惊叹,爱上慕屠苏的下场甚是凄惨,当然除了南诏那位小公主。

    怎么也是亲戚一场,还是对她极好的舅舅的掌上明珠,做表姐的,能拉一把是一把,劝不动她回头是岸,也能问心无愧,自个尽力了。

    既然慕屠苏不愿见她,她只好守在门口守株待兔,等柳如出现了。

    回头又回到慕屠苏的房门前,不再敲门,直接坐在地上等人。从晌午到日落,再到夜深人静,长时间等待,她自个都不禁睡着了,还是砚台叫她醒来。

    当她醒来睁开眼,却见砚台一脸感动地望着她,目光流露出十分的敬佩,他激动地扯着白芷的衣袖,险些落下泪来,要用她衣袖擦拭,“白姑娘,你对我家世子的心意我看到了。我家世子就是嘴硬,其实心里别提多想见你。没事,你想进去便进去,世子若要怪罪下来,你便说自个进去的,莫要提及我就是。”

    他这是为自己推卸责任?白芷看看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心想这柳如想月黑风高夜爬上慕屠苏的床?想的是周到,可怎不想下后果?真是为爱疯狂的傻子。

    “别害羞了,进去吧。”砚台扯着她的衣袖,偷偷开了门,把她塞进去,然后奸笑地合上门,末了,还朝白芷单眼一眨。

    她可不会认为这是俏皮的行为。屋内油灯微亮,前方灰暗不明。白芷想她就这么进来是不是不大好?

    “嗯~”床帷中忽然发出一声呻吟,激得她浑身毛发竖起。白芷内心一惊,搞上了?可声音怎会是慕屠苏发出来的?白芷前世看过春宫图,知道那档子事,因未亲身经历,一直好奇着。

    她吞了口口水,抬腿走去却又忍不住自个缩了回去。非礼爀视,可耐不住好奇!在道德与好奇心的激战中,最后道德丢盔弃甲,她勇敢地迈出步伐,缩在床帷后,悄悄探出眼睛看去。

    床上只有慕屠苏一人,方才的呻吟只不过是腰痛的缘故。他并未睡,而是卧坐在床,手里攥着一方手帕,手帕角上有个用红线绣的“白”字。白芷愣了一愣,那手帕是她的?好似是两年前去白马寺落在王妃脚下的那块手帕?

    他看着帕子出神,而后叹息收回目光,艰难地扶着自己的腰,慢慢躺下。白芷沉思,据她了解,男女之事,男子得动腰,他腰伤成这样,能行吗?

    柳如的计划应是无法实施成功吧?白芷再望了望慕屠苏,他正蹙眉,额头布满汗水,正努力躺下。

    嗯,根本没办法成功,即使有合欢散,他也该是心有力而力不足。

    如此。白芷放下心来,准备离去。只是她人还未出门,便有人在敲门,并高着嗓子喊,“屠苏,睡了吗?”

    声音之嘹亮,之粗狂。

    白芷吓得连倒三步,碰到茶几上,有了声响。

    “谁?”慕屠苏唤。

    不知是问门口之人,还是搞

    出声响之人?

    “是我啊,你裴叔叔。”

    一听是裴大将军,白芷险些跳起来。她在这朴实的房间逡巡一圈,不见能藏身之处。裴将军为人清廉也为人保守,这要是进来见到她在屋里,指不定怎么想。而且慕屠苏也不知她在屋里,到时候有理也说不清,肯定会把她误以为偷鸡摸狗之人,对慕屠苏图谋不轨。白芷立即奔到慕屠苏面前自首。

    慕屠苏见到白芷那刻,愣了一愣。白芷双手合十,求他不要开口。

    “屠苏啊,我进来了……”门“吱”地被打开了。

    白芷吓得小脸发白,她知道这下她完了。

    只见慕屠苏赶紧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指着他身前的空位,示意她躲在这里面。白芷犹豫一瞬,果断钻了进去。慕屠苏把被子盖好,床帷拉下,一派已然睡下的模样。

    裴将军走至内卧,见此状,“屠苏,今儿这么早睡下?”

    “腰疼得厉害,躺着舒服些。”

    “哎,腰疼啊。正好,喝了酒就不疼了。我见厨房有一壶‘三千醉’,正想与你贪杯贪杯。”

    “那是我吩咐砚台准备的,疼得睡不着,喝些烈酒止痛,入睡快些。”

    “哎呀,这点烈酒要是我分了一半岂不是没效果了?得了,不喝了,来来,你端着喝了!”裴老将军朝床这边走来。躲在被窝里的白芷浑身僵硬,攥着被单的力度大了些。

    慕屠苏稍掀开帷帘,伸出一手接过裴老将军送的酒壶。他十分爱喝“三千醉”,它是烈酒之最,一两杯下去,便可让他昏昏欲睡。

    慕屠苏把酒壶的酒喝得见底,再把酒壶递还给裴老将军。

    裴老将军又走回对面的茶几上,把空酒壶放下,见案上有本兵法书,便拾起来看,嘴上赞道:“我家老七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生病还看书。”

    “无事消遣之用。”慕屠苏扶着额,头有些晕,身子开始发热。这酒效果出奇的快,这么快就酒醉了?

    白芷只感觉被窝越来越热……

    裴老将军爱看兵书,一沾上兵书便挪不了步,竟坐下来开始看了起来。

    白芷热得不行,汗水把浑身弄湿漉漉的,她多想掀开被子喘口气!忍了许久,终究耐不住,微微露出个脑袋,一出头,便对上慕屠苏略显迷离的眼,他眼中迷茫透着火,**辣的。

    白芷一愣。他喝醉有这症状?

    还未让她惊讶一番,慕屠苏把手伸过来,为她捋了捋额前凌乱的青丝。白芷朝他瞪了瞪,示意他不要毛手毛脚,可慕屠苏却置若罔闻,手臂一捞,把她捞进怀里。

    白芷睁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慕屠苏在干嘛?在他怀里,她明显感觉到慕屠苏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愈发滚烫,看她则像是降到嘴边的肥肉,充满了渴望。

    若是平时,白芷不介意一拳打过去。可如今……床旁对面坐着看兵书的裴老将军。她不敢轻举妄动!

    她不能动,慕屠苏反而更放肆了,竟朝她俯身,吻住了她。白芷瞬间僵硬,在那刻无法动弹,任由慕屠苏不断轻薄她,直到慕屠苏不安分的手指竟移到她的腰带上,轻轻一拉,腰带的结松了……

    白芷倏然睁大眼,要挣扎,咬了一口慕屠苏的唇,一股血腥味充满唇齿之间。慕屠苏吃痛地离了她的柔软的唇,原本□迷离的眼瞬间有了些清醒,他怔怔地看着他怀里死死瞪他的白芷。

    慕屠苏喘着粗气,不理会白芷的“死鱼眼”,抱住她,压低嗓音在她耳边道:“对不起。”

    白芷不敢用力挣脱,只得张口咬住慕屠苏的肩膀,很用力很用力。

    “裴叔,我想睡了,兵书你若有兴趣,舀回去看吧。”慕屠苏忍着肩上的疼痛,压住惴惴不安地□,努力保持一份理智。

    “啊,好。那你好生歇息。今晚我也不在府上睡了,去军营了。”从兵书里出来的裴老将军合上书,揣在怀里,当宝贝似的。

    “好。”

    直到传来关门声,白芷用力才敢用力一推,把病重无力的慕屠苏狠狠推到床边贴墙。

    “你……”白芷又气又恼,方才被轻薄,一肚子的谩骂已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慕屠苏痛得汗流浃背,死死咬住牙关,手扶住腰,艰难地道:“出去。”

    白芷终于发现慕屠苏的异常。他双颊红得诡异,气息不稳,周遭一切因他不断上升的体温变得热了起来。这不是喝醉酒的症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