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21重生——报复

锦竹2017-3-8 14:53:10Ctrl+D 收藏本站

    “小姐,我没事。”清荷缩了缩手,把指头含干净了,收拾好地上的碎片,起身离去。清荷跟白芷多年,白芷怎会不知,她其实是有事相瞒?

    而此事,该是与她身后的表哥有关吧?白芷转头看向柳继,且发现他脸色亦不佳,心事重重的样子。

    看样子是了。

    她也不好明着问,只是心里多了个心眼。

    白芷以为此后她要么安心闭门思过,要么白渊大发慈悲谴她回去。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确实相安无事的过着自个的小日子,天明起床吃饭做女红,晌午睡午觉,下午喝茶看书,晚间熄灯睡觉。周而复始,虽乏味单调,还算太平。

    直到……

    柳如被人揍了。

    此事说来话长。

    柳如不死心就这么和慕屠苏没戏了。正逢裴府在招短工,她女扮男装蒙混进去。奈何空有一颗短工的心,实有一副娇生惯养的身体。什么活儿干不了,拖累其他工友,难免被排斥。排斥便排斥吧,她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只是想接近慕屠苏。谁曾想,慕屠苏的房间,短工不得靠近。接近不了怎办?柳如激灵着,知道从服侍慕屠苏的丫鬟身上下手。她容貌姣好,男装极为清秀,小丫鬟哪能扛得住她的“美色”,每每都逗得丫鬟心花怒放,逐笑颜开。

    柳如调戏的丫鬟有个老相好,恨柳如恨得牙牙痒,趁着柳如不备,往她头上套个麻袋,往死里揍来解恨。这一揍,柳如伤不轻。她浑身挂彩不说,引以为傲的倾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乍看煞是滑稽。

    而在她疗伤之际,慕屠苏因腰伤严重,无法上阵,心疼儿子的王妃不顾慕屠苏的反对,连夜把他运出桐城,回京城疗养去了。柳如为没能见到慕屠苏最后一眼,差点儿哭瞎了眼。

    白芷去看她的时候,险些笑了出来。她这表妹真是自找苦吃,吃力不讨好。

    躺在床上怒气未散的柳如朝白芷诉苦,“我这辈子最大的屈辱不是世子拒我与千里之外,而是被人套着麻袋狠揍。”

    白芷抿嘴憋笑道:“恨又怎样?这被揍的缘由又不能告诉表哥和舅舅,没人给你报仇。”

    “我自个报仇。”柳如咬牙切齿,漂亮的眉蹙成一团。

    白芷怔了怔,劝她,“三思而行,切莫像上次那样……”她稍有心虚,“给别人占了便宜,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她还记得当时柳如对她抱怨时的眼神,提到抢先上慕屠苏床的女子,两眼喷火,险些把自己烧了。

    “我死也不忘当日那人的声音,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打你的该是那丫鬟相好,这个派人查一下,便知道了。”

    “我已查清楚了。此人叫陈石崇,府上的厨子,喜欢去花街喝上两杯到三更。爱美女!”柳如说道“美女”之时,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白芷立即打断她的主意,忙不迭阻止,“莫要用美人计。”

    “我要让他断子绝孙。”

    “你想作甚?”白芷心下已有不好预感。

    柳如半眯眼,眼中发狠,“阉了。”

    “……”

    轮狠,柳如当之无愧为首。

    “那你好自为之,别让自己吃亏了。”白芷只好这么劝说她。毕竟美人计好是好,危险性也大,要是有个闪失,被人吃了,就是抓鸡不成反蚀把米,得不偿失。

    “所以此事,要表姐帮忙。”柳如朝白芷微笑。

    白芷不吃这套,断然不会趟浑水,是以,十分果断的拒绝,“表姐来此是思过的,可不是捅娄子。关于这事,表姐爱莫能助。”

    “难道你忍心我吃亏吗?”柳如露出可怜状。

    白芷十分淡定地反问:“难道不可算了吗?”

    柳如发狠,“你若不帮我,我写信给姑父,说你在这儿勾三搭四,勾引我哥。”

    “最好说我勾引你哥不成,改去勾引你爹。”白芷捋了捋额前的发,不理会她胡搅蛮缠,起身准备离去。她反正名声已经不好了,不在乎再来个“不伦”。

    柳如见威胁不起效,气得直拍床案。

    ***

    白芷按平时作息,睡午觉睡到申时。清荷早在床边恭候着。白芷命清荷梳发,头发只梳到一半,柳继的随从走来,告诉白芷,柳继在凤仙楼等她。

    突然邀请她去凤仙楼?凤仙楼是桐城享有盛名的酒楼,白芷前些日子还跟清荷囔着想去尝尝有名酒楼的菜肴,未料今儿柳继做东请她前去?

    那么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只是临出门之时,清荷囔肚痛,不能前去。白芷觉得清荷肚痛得突然,方才还好好的,怎偏生这么巧,说痛就痛?心存疑惑,白芷却也只好独自前去赴约。

    战事逼近,桐城大不如前,外头人流不多,先前偶尔经过爆满的凤仙楼此时客流量稀稀拉拉,反差极大。小二似认得白芷,点头哈腰地问:“是白姑娘吧?”

    “嗯。”

    “这边请。”白芷便跟着小二上了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

    小二不一会儿上了些饭前小点,芝麻糕,蛋黄酥,白糖双炊糕。算是丰盛。白芷一边尝着点心一边耐心等柳继。可谁曾想,有一人忽然坐在她的对面,朝她傻笑。那人面如冠玉,珠圆玉润的身材,身上散发着似有若无的……菜香。

    “落花不是无情物。”坐对面的男子朝白芷念了一首诗的前半句。

    白芷怔了怔,“化作春泥更护花。”这男子是考她背诗背得牢吗?

    那男子登时眼眸亮铮铮的。白芷被他太过发亮的眼睛吓得不轻。她说了什么话,使他这般愉悦?愉悦得有些不正常。

    “你是何时注意我的?”对面那男子羞涩地低头,可嘴却咧得大,掩不住他的笑意。

    “方才。”

    对面那男子怔了怔,随即傻笑,”好生有趣的姑娘。”

    白芷只觉这一直傻笑的男子该是痴癫人,家人没看住,偷偷跑出来。她可没闲工夫与他对话,她把糕点推在他面前,“这些都给你,你到别桌上吃。”

    对面那男子不理解,“为何?”

    这时,白芷背后有个人囔囔,“石崇,我来迟了。”

    白芷听这声音,怎有几分熟悉?回眸看去,一身轻装,束发整齐的裴九立在楼梯口,见着白芷也是愣了一愣。原来坐在她对面的男子便是套麻袋揍柳如的陈石崇。

    陈石崇朝白芷笑道:“那是我兄弟。”

    裴九走来,蹙眉而望白芷,眼神中带着失望与不信。白芷觉得莫名其妙,只觉这眼神古怪得很。她只闻裴九对陈石崇道:“这便是近来给你写情诗的落花?”

    陈石崇欢喜地咧着嘴,朝白芷暗送秋波数次,嬉笑地点头又点头。

    白芷则愣在那儿,不明就里。何情诗?

    裴九一脸鄙视地看着白芷,“白姑娘不愧是落花,见着稍有礀色的男子便荡漾层层浪花!你心上人不少啊!”可怎么听他的语气有负气与酸味呢?

    陈石崇似也听出端倪来,“阿九,你认识落花?”

    “不认识。”裴九一屁股把陈石崇挤到另一张椅子上,自个坐在白芷的对面,正用杀人般的眼眸狠狠剜她。

    白芷总算明白什么事儿了。陈石崇近日来收到匿名的情诗,今日是与那写情诗的女子在凤仙楼二楼见面,偏巧二楼只有她这么一位女子,便以为她是。以一句诗作为暗号。只是这一句也太过平常,是名传百年的诗,稍有学识之人都能对得上这暗号。

    而裴九似乎是来为陈石崇做参考,也就是来瞎凑热闹的。谁知,熟人见面,分外眼红。他误会她是写情书的“落花”,而她这“落花”前不久还痛哭流涕地求他娶她,一眨眼功夫“化作春泥”护别的“美男花”了。

    这真真是误会。她只是因一时贪吃,被邀凤仙楼的。

    裴九语气僵硬地道:“你为何喜欢石崇?”

    一旁的陈石崇咧着嘴,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我根本不认识他。”白芷狠狠地朝陈石崇泼了一盆甚凉甚凉的冷水。

    陈石崇笑容满面的脸上瞬间僵硬如石。裴九哼了一声,“别顾虑我,谎言已然对我无任何意义。我已认清你的真面目。”

    谁顾虑他了?她说的是真话!

    忽然一阵疾步踩在木板上,一位女子毫无预兆地闯进他们的对话之中。她执起裴九的手,羞答答地低头,嘴角含笑,“奴家是落花。奴家来迟了,陈公子莫怪。”

    白芷抖抖眉毛。原来落花是要报仇的柳如。只是她似乎搞错了对象?在一旁被晾着的陈石崇十分难过的看着搞错对象的美人柳如,他悲愤地道:“在下是……陈石崇。”

    柳如怔了怔,征询地目光瞟了下白芷。白芷沉重地点头。

    柳如表情僵硬地朝裴九地笑笑,“你是?”

    “裴九。”

    柳如深吸一口气,再朝快哭的陈石崇泼一盆冷水,“不好意思,搞错对象了。”

    白芷竟能听到陈石崇心碎之声。

    柳如垂下眼帘,一副少女情窦的模样,“裴公子,落花一直恋慕你。”

    白芷听到自己心碎之声。

    这慕屠苏才走几日,柳如便见异思迁,换目标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