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24重生——白府

锦竹2017-3-8 14:53:27Ctrl+D 收藏本站

    今儿日子出奇得好,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白芷收到白术的书信,以为他会在今日归家。整家都翘首企盼,从东升到西落,也未见到白术。

    柳氏是最失落的。天色暗了,希望也灭了,一直支撑的柳氏终归支持不住,脸色愈发苍白,耐不住,预晕倒。幸而白芷眼疾手快,及时扶住。

    一旁的二娘暗讽道:“大姐,身子不行,莫要强撑着,术儿是我儿子,你的心意我领了。”

    柳氏微笑,不置可否。白芷心里极为不爽,反唇相讥,“二娘这是见外了,术儿是我们白家之子,唯一的命根子,不疼术儿疼谁?加上术儿与娘比你还亲……”白芷微笑,不再继续,顺利看见二娘脸色发白,气虚不稳。

    一旁的白渊蹙眉不耐,“行了,都散了,该干嘛就干嘛。馨儿(柳氏)你随我来,我有事与你说。“

    柳氏气若悬丝地点头。

    白芷忍不住蹙眉,心头涌来不好的预感。她真心怕柳氏与白渊单独说话。柳氏从来不会拒绝白渊,白渊让她往西她便不会往东。她麻木地去爱白渊,奉行“贤良淑德”,即使遭到不公,也只会暗自流泪。柳氏这些年拜佛供佛,不是虔诚向佛,而是觉得自己不能帮白渊做任何事,二娘全部代蘀了她,她成了真正的“闲妻”,那么只能虔诚向佛,祈求上苍保佑白府平平安安,白渊事如所愿。

    白芷认为这是“愚爱”。她妄想拉柳氏成正途,奈何柳氏中白渊的毒太深。白芷无奈,只能尽量保护她。在柳氏进白渊书房之前,白芷拉着柳氏道:“娘。”

    “何事?”

    白芷酝酿道:“有些事情,莫要一味忍让,爹这些年,你自是明白。芷儿虽明白娘疼术儿,但术儿是娘你唯一的筹码,莫松了口。”她自是知道白渊在打什么算盘,指定是那些甜言蜜语,哄得柳氏团团转,然后让柳氏步步让步,为二娘谋取更多的利益。

    白渊对柳氏早已无感情。若不是柳氏乖巧不惹事,加之当年穷书生的白渊得柳氏娘家之力一步步打滚成苏城知州,白渊早就扶正二娘摒弃柳氏。

    二娘看死了柳氏的“心软”,事事得寸进尺,白渊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柳氏好欺负,她白芷虽不聪慧不懂反击,却也会尽量明哲保身,不让自己吃了哑巴亏。

    柳氏翕动着嘴唇,欲说些什么,终究只是叹了叹气,以手安抚白芷的手臂,语重心长地道:“芷儿,娘自有分寸,莫要担心。”

    白芷反而更担心了。

    白芷忐忑回到自己的别院,见清荷蹲在青石阶上干呕,似很难受的样子。白芷上前问:“清荷,你怎么了?”

    清荷慌张地站起来,拨浪鼓似的摇头,“无事,许是吃了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有些反胃。”

    “我房间有些蜜饯,你舀去打打牙祭吧。”白芷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随口说了说,便心事重重回自己的闺房。跟在她身后的清荷反观白芷神色不定,关切地问:“小姐,我听闻老爷让夫人留守这宅子,带二娘去京城。”

    “你觉这事是好还是不好?”白芷反问。

    清荷蹙眉认真地道:“对于夫人,我觉得好。反而对于小姐,十分不好。小姐倾国倾城,苏城这些凡夫俗子怎能相配?唯有高人一等的京城公子才能入小姐的眼。”

    白芷甚是沉重地沉思,“可我已有了阿九……”

    “……”清荷顿时结舌。

    白芷捂嘴偷笑,脸上却故作镇定,“妾当蒲苇韧如丝。只待君做磐石。清荷,以后莫想这些心思了。”

    清荷点头,嘴里嘀咕着,“裴公子真是愚钝,竟看不出小姐这等心思。”

    白芷附和点头,“这就是所谓的朽木不可雕也!”话将至,白芷竟自个愣了愣,脑海中盘旋着裴九骂的话语。他称她为朽木,是否也是这个意思?

    随即,她兀自失笑起来。她这胡思乱想的顽疾还未根治呢。该反思思过才是。

    白芷在等柳氏来,灯油燃尽,柳氏也未曾来过。白芷心忧,命清荷去瞧瞧,清荷还未跨出门,白渊的随从急急忙忙跑来,“小姐,术儿少爷回来了?”

    “啊?”已近子时,半夜才归?这还是头一遭,想必路途出了状况。

    白芷立马撂下手中玩弄的女红,随着随从去大厅见白术。

    前世,白芷与白术的关系不咸不淡,交集甚少,自柳氏患瘟疫去世以后,说话的次数五指都能数得清。后来白府满门抄斩,慕屠苏只放过了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则是白术。

    其中因由,她至今不知。她只知,当年他喊南诏小公主为“姐”,满脸洋溢着幸福。对她,从未有过半分的热情,可在最后满门抄斩那刻,他却求慕屠苏,放她一条生路。

    多可恶,南诏小公主霸占了她的挚爱,亦霸占了她的至亲。

    更可恶的是她自己,她盲目追爱,淡薄地错失了亲情。

    此生,她势必捍卫母亲,以及母亲用生命疼爱的白术。

    白芷赶到大堂之时,白术站在柳氏的面前傻笑,柳氏则一会嗔怪又一会心疼地用帕子帮他擦手上的泥。二娘坐在一旁横眉竖眼,气得似乎七窍生烟。

    白渊见白芷来了,家长礀态地道:“术儿回来途中遇到山寇,幸而马车跑得快,逃出一劫,谁想险象环生,又遇见南诏敌军,差点送了性命。”

    白术带着稚气的语气激昂地接话,“不过幸而一位穿铠甲的哥哥拔刀相助,幸免于难呢。”

    “哪里幸免于难了?瞧瞧,手掌都出血了,口子还那么深。”柳氏小心翼翼地打开绑在白术伤口上止血的帕子。白芷一下子便注意到了这块手帕,虽然白绸上有泥又有血渍,但那朵出自自己之手的红色牡丹花她一眼便认了出来。这块帕子前不久还出现在某人的手中。

    救白术的那个穿铠甲的哥哥该是慕屠苏吧。他的腰好了?

    “娘,这点伤不算什么,术儿长大了,术儿是男子汉。”白术即使痛得龇牙咧嘴,也要保持微笑,不让柳氏担忧,柳氏欣慰地点头。

    一旁的二娘想必吐出几口鲜血了。亲生儿子不亲她……

    一家子坐在大堂里,听着白术侃侃而谈路上惊心动魄的事儿。因光辉王朝与南诏战事在即,边防地区混乱不堪,其中农民落草为寇之事最为严重,已听闻多起商贾路途遭劫的事了。白术称自己幸运,正逢一支军队上前线会合,碰巧得救,又称慕屠苏武艺了得,以一敌十,轻松应对。自己将来也要从军,做个真男人。

    聊至深夜,二娘想带白术一起睡,白术扭捏不去,非缠着要跟柳氏,二娘沮丧地被白渊带走。柳氏命丫鬟烧水给白术洗澡,临走之前,白术忽然折返,去舀扔在桌上的那块脏帕子。

    柳氏道:“这帕子又脏又有血渍,扔了吧。”

    白术果断摇头,“不行,我答应铠甲哥哥,洗干净还给铠甲哥哥,这是铠甲哥哥心上人送给他的。”

    她可不记得赠予过他手帕,这明明是她遗失丢弃的手帕而已。白芷忍不住在背后嘀咕,“小娃娃,心上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白术听见,极为严肃地转头看她,像教书先生一样,咬文嚼字地说道:“心上人就是要一起过一生的人。”

    “……”白芷愣了愣。

    柳氏哭笑不得,“这是听谁说的?”

    “铠甲哥哥告诉我的。”

    白芷抖了抖嘴角,只觉这事不靠谱。

    ***

    白术回来以后,柳氏笑容多了,二娘脸臭了,白渊因职务交接之事,很少露脸,自然为二娘出头也便少了。柳氏开心便是白芷开心,白芷整日去柳氏那儿陪白术玩,与孩童打交道,极为简单,不过数日,她便与白术熟稔起来。

    白术会画一手的好画,天赋极高,似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自然,只局限于画面描述。他能把扫了一眼之物,细细描绘出来,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让白芷无不赞叹。

    在某人阴雨天气里,白术画了一幅画,是一副少女煎药图,少女其神情紧张,眉眼不定,似有偷偷摸摸之嫌。白芷觉这少女好生眼熟,细看几遍,发觉竟是清荷?

    “术儿,这画中的少女可是清荷?”

    白术小鸡啄米地点头。白芷蹙眉,这话定不是白术意想出来,而是他脑海某个画面,他细细描绘出来的。近来,她身子骨硬朗,并未喝药。那这药又是给谁喝的?为何要这般偷鸡摸狗的样子?

    白芷问白术,“术儿,你这是何时看到的画面?”

    “昨日。我见一姐姐躲在旮旯里煎药,便多看几眼,谁想这姐姐甚是有趣,煎好了药倒了又煎,几次悬在嘴边看着药汤发呆,看来这位姐姐很怕苦。”

    “也许。”白芷心里多了一层阴影。

    这药是什么药?又是要给谁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