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25重生——有孕

锦竹2017-3-8 14:53:32Ctrl+D 收藏本站

    关于清荷鬼鬼祟祟煎药之时,白芷还来不得追查,便发生了一件让白芷极为阴郁之事。

    秋蝉听闻白芷从桐城回来,说是要给她送点补气养颜的草药来。那天白芷还特意早起,梳妆好等多日未见的秋蝉。秋蝉算得上白芷唯一的朋友,奈何嫁作他人妇,不似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秋蝉每回下山卖药材,总会来白府走一趟,顺道给白芷带一些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补药。白芷因“名声”不好,自慕屠苏退婚以后,甚少出门,深居简出,偶尔出门,也是上山去找秋蝉。

    未料,将至晌午秋蝉才风风火火地走来,而且人也神神叨叨的,一见着白芷,便拉着白芷走至无人的地方,把头靠在她的耳边,小声问道:“谁的?”

    “嗯?”白芷不甚理解。

    秋蝉摸着白芷的肚子,伸出两根手指,询问地看白芷。

    白芷依旧不懂,“你到底想说什么?”

    秋蝉觉这话难以启齿,尽量婉转地问:“你在桐城与谁睡在一张床上?”

    白芷一怔,记忆流转,想及与慕屠苏在床上的那些面红耳赤的画面,脸又不争气的红了一次。秋蝉见白芷脸红,欲说还休的样子,暗叫糟糕。秋蝉深吸一口气,用力握住白芷的手,似给予她鼓励,“芷儿,是谁?”

    白芷略显不自在,“慕屠苏……”后知后觉,她似乎未测与任何人说过此事,忙问:“你怎知这事?”

    “今儿我下山卖药,在里屋与药店老板谈妥价钱出来,遇见刚买好药的清荷,听老板说是买安胎药……”

    白芷惊愕。清荷这几日熬的药竟然是安胎药?

    秋蝉见白芷脸色刷白,显然是惊吓而出。秋蝉叹息,“你也知道你在苏城的名声,虽然我塞了点银子给药店老板堵上他的嘴,可总怕纸包不住火,这事要是在苏城传开了,你可就臭名昭著了,恶化更为严重。我看你还是趁现在,跟孩子他爹商量商量,及早把你娶进门。”

    白芷只觉脑袋疼,这等开放之事,怎会发生在她身边之人身上?清荷的安胎药,是给自己还是帮人买?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事。

    秋蝉见白芷这副惊慌失控的模样,甚是怜惜,怒气冲冠地怒骂,“慕屠苏难不成想吃完抹嘴走人?岂有此理,我非要宰了他。”

    若要是以前,白芷指定要和秋蝉打趣,把这误会尽量玩笑化。可现在,她已无心思,她只想迫切地知道清荷买的安胎药是给她自己喝还是为别人而买。

    白芷只好先敷衍打发秋蝉,“我并未有孕,这事有误会,只是如今不能详说。秋蝉,今儿不能招待你了,改日我登门拜访你。”

    秋蝉哪信白芷,“你深知我急性子,不告诉我,我憋得慌啊。”

    白芷不理会秋蝉哇哇叫,硬生生把她赶走了。待秋蝉无奈离去后,白芷便去找清荷。首先要找的地方,便是白术的画的画中地方。

    清荷果真在那里熬药。只是此时的她,不再是画中那忐忑焦心的不安神情,而是不经意中隐隐流露出白芷似曾相识的模样。这模样是柳氏看她看白术才有的。

    慈母之爱。

    白芷大惊。这叫她如何冷静?她当即脑子发热,大步朝清荷走去,推倒在温火熬的药,冷脸又怒气地质问她,“我想你务必给我一个解释。”

    清荷浑身发抖地跪在地上,低头认错,“小姐,对不起。”

    “你不该向我道歉,而是给你自己道歉!你怎这样对自己不负责?”白芷忍着脾气,一字一句说道。

    清荷依旧跪着不动。

    “怎么?想沉默以待?”

    清荷摇头,抬着绝望的眼泪眼婆娑地看着白芷,“我自愿的,我不后悔。”

    白芷一耳光掴过去,盛怒道:“再说一遍。”

    清荷仰着红肿的脸,依旧坚定地道:“清荷爱他,把自己给他,从不后悔。清荷悔得是,曾想滑胎。幸而及时回头。”她眼神中的坚定,让白芷好一阵恍惚。那份绝望又坚定的眸子那样似曾相识。

    一如前世她初嫁慕屠苏,慕屠苏只挑了喜帕,连多看她一眼都嫌多得离去。洞房花烛之夜,她独守空房。她对镜梳妆,也是那样的绝望又坚定的眸子,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慕屠苏爱上她!

    那到底是不服输还是对爱的坚持对爱的执念?白芷至今不知,她抿着唇,认真地看着清荷,怒气全无,反而有气无力地问:“你这又是闹哪样?”

    她没了怒气,清荷也没了锐气,又软成了惹人怜爱的小女子,她朝白芷连磕三个头,紧接着哭了起来,“小姐,我也不知,只知我有了他的孩子,便会莫名的高兴,即使……即使他永远不知道,即使……他根本不爱我。”

    飞儿扑火的爱恋,即使一厢情愿。前世那悲壮的过往,倒带流转于白芷的脑海,她沉沉地闭上眼,轻笑:“清荷,我钦佩你的勇气。”她已丧失这份勇气,更甚至爱人的能力。

    白芷道:“你这事,我不干涉。只是……我不能留你。”

    清荷哭得更厉害,连叩三下,“小姐,谢谢。”

    白芷以为此事就此分别打住,毕竟与清荷一同长大,主仆有分,但清荷离开,她多少有些不舍。但苏城有个亘古不灭的习俗,未婚配女子有孕,要浸猪笼或示众焚身。

    清荷若留在白府,肚子越来越大,到时候瞒不过,性命堪忧。

    只是她未曾料到“纸包不住火”烧得太快了,更甚至她还来不及打发清荷,苏城的保守派舀着棒棍要来白府抓人。只是抓得不是清荷,而是白芷。

    没法,“臭名”在外。

    白府家丁早就遣散了差不多,哪有人力抵抗,保守派几乎畅通无阻地来到白芷的别院,碍于礼数,在白芷的闺房大喊大叫。一浪高过一浪的:“淫、妇**,淫、妇**。”

    屋里的清荷急得哭了起来,“那药店老板怎不帮我保守秘密。我给了三两银子堵他嘴了。”

    在一旁的白芷,显然淡定许多。她其实挺喜欢当“淫、妇”,但只局限于出自裴九之口。这些保守派囔的,她不甚喜欢。不过她还有心思打趣心急如焚的清荷,“秋蝉也舀了银子堵他嘴呢,想必他是只貔貅,只吃金银珠宝。”

    清荷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出来,“怎么办?怎么办?”

    “还不简单,你冲出去,称自己是那淫、妇,不就得了。”白芷觉得这建议十分好,朝清荷坏坏一笑。

    清荷红着眼眶,咬咬牙,思索纠结了好一阵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预冲出去。白芷及时拉住她,失笑道:“你傻啊?这就不打自招了?”

    “可要是清荷不出去。小姐就要被抓去焚烧了啊。”清荷显然吓到了。

    白芷无奈笑了起来,“清者自清。我肚子里又没货,他们能舀我怎样?倒是你,你可是货真价实的。”白芷还不怀好意地戳了戳清荷的肚子。

    清荷大悟,立即擦干眼泪,不再瞎紧张。

    白芷道:“这事显然不是药店老板透露。药店老板不及时揭穿,而是过了十日才开金口?多舌之人还要酝酿?此事要么是药店老板喝醉酒泄露了,要么是有人通过别的渠道知道。总之,一切起因……”白芷指向清荷,“都是因为你!”

    清荷低头不语。

    白芷叹口气,“要么买药之时被发现,要么煎药之时被发现。若有人问起你为何要买安胎药,你便说帮秋蝉买的。我想她会帮我们。若有人问起你为何要在府上煎药,你便说给兔子催生用,道我最近身子虚,要进补。记住!”

    清荷一凛,聚精会神地听着白芷的“至理戒训“。

    “成功之道有三,其一,坚持。其二,不要脸。其三,坚持不要脸。尽管不要脸地去撒谎,无需觉得不妥。”清荷不会撒谎,每次撒谎,她总会看出。所以,她还是有些担忧。

    清荷郑重点头。

    为了小姐,为了孩子,她决定要奉行成功之道。坚持、不要脸、坚持不要脸!

    门外传来白渊的怒骂,“胡闹,你们还有把我知州放在眼里吗?”

    “知州之女便可不守妇道吗?”保守派十分迅速地反唇相讥。

    “你们莫要这样说我的女儿。”柳氏的声音一向轻柔,此刻十分动怒,声音提亮了好几分。

    白芷在心里叹息。哎,本已在白渊心里,一文不值如弃子,如今印象又减分,到时白渊不带她和柳氏去京城,那可真是舍本逐末了。

    白芷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得她眼泪横飞,滚滚而下。

    清荷见着方才还调皮的小姐一下子可怜楚楚的样子,愣了好一阵子。白芷直冲出门,梨花带雨地冲进柳氏的怀里,“娘,芷儿冤枉。”

    “娘信你。”

    “哼,继续装啊,白家大小姐。”

    白芷回眸一看,竟是曾经恳求白渊留在府上的嬷嬷?她此时眼里充斥着怨气与怒气,好似迫不及待要发泄。白芷沉了沉眸子,“我有何要装?不信你们找大夫为我把脉,我根本无身孕,真金不怕火炼。”

    此时,清荷跑了出来,高声说道:“就是。我买安胎药就判断我家小姐有孕?笑话。”清荷等待别人对她的盘问。但却没想到……

    嬷嬷冷笑,“我当然知道你家已身无孕了。”

    不在预料之内。清荷内心惶恐。白芷也不再淡定。

    “清荷姑娘难道忘记藏地红花了?滑胎之用的良药。”嬷嬷突然捧出药渣,“前些日子煎的药,该不会忘记了吧?”

    清荷脸色发白。

    白芷无语。是她疏忽,当初清荷有提过想滑胎,但未曾料到她还实施过……

    清荷似乎心里承受太低,一下子慌了,“这药也不是给小姐服的,是给……”

    白芷嚎啕一嗓子,“我誓死不服!”她忽然大叫,终于把清荷脱口而出的真话堵了回去。清荷吓得去看白芷,只见白芷舀眼瞪她,如铜铃。

    白渊上气道:“你要丢脸到什么时候。”一耳光掴了下去,白芷嘴角立即泛着点点血珠,显然下手不清。

    白芷捂着红肿的脸,倔强地不肯痛哭。关乎女儿生死之事,白渊不是想帮她,而是为丢脸恼羞成怒。这就是她的父亲。白芷一阵心寒,冷笑,“爹不相信女儿吗?”

    “你是什么德行,爹还不明白?”白渊放话,“你们爱怎样便怎样,我权当没这个女儿。”

    他不信她。

    柳氏大哭,“老爷!你在说什么?”

    “你教的好女儿!”白渊冷冷丢了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保守派似得到认可,一拥而上,绑起白芷。清荷追了过去,几次要说话,都被白芷恶狠狠的眼神吓得不敢说。清荷六神无主,只好去找秋蝉,连滚带爬地上山找秋蝉,却被告知,秋蝉已出去有七八日了。

    秋蝉又去哪里了?这节骨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