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26重生——有孕

锦竹2017-3-8 14:53:38Ctrl+D 收藏本站

    满城引起骚动,百姓朝着一城中心观热闹。白芷被保守派强硬压制早已备好的木柴板子之上,以示群众。白芷骂了一路,挣扎了一路。无论怎么辩解,他们权当耳边风。显然,他们不管她是否真的伤风败俗了,只想她死!上台前,白芷继续怒斥:“一帮刁民,无根无据,我……”白芷还未说完,嘴里被嬷嬷硬塞了一团布。白芷本想上诉,此时却只能当“哑巴”,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发出的只有“呜呜”声。

    这下,真是要吃哑巴亏,一命呜呼了。

    嬷嬷指着白芷,面向大众,激昂愤慨,振振有词,“苏城知州之女白芷,不守妇道,淫、乱不堪,未婚有孕,因怕此事张扬出去,以为自行滑胎就能高枕无忧,幸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在离开白府之时,偶撞此事,从而揭发以示众。如此无贞无德之女,有悖道德,该以焚身警示。”

    “好,好!”台下一半百姓握拳高举,表示支持。其他在窃窃私语,也不知讨论些什么。让白芷心寒的是,竟未有一人站出来怀疑此事,为她昭雪。看来她的“臭名”深得人心。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不怕再死一次。只是这样死了,她觉得太不值得。她被绑在木桩上,嬷嬷举起火把,朝她逼近。白芷看到嬷嬷面目狰狞的脸,释恨的表情以及近乎疯狂的眼神。

    白芷抬腿狠狠地踢了嬷嬷一脚。嬷嬷吃痛地捂住肚子,恶狠狠地瞪她。白芷亦瞪了回去。这个想报复的女人道德已经脱离的身体,竟然继续举起火把准备往她身上丢。

    忽然,台下一阵骚动,只见一匹飞驰的骏马闯进人堆之中,在骏马之上,慕屠苏一身金色铠甲,飞扬长发蹁跹,背后披风随着长发轻扬。而他在冷峻地注视着她。

    他怎么来了?白芷一阵错愕。

    只见那匹不停歇的骏马直接跨上木台,直接停在白芷的面前。慕屠苏一句话也不说地下马,一耳光扇向嬷嬷,咬字十分清楚,声音?锵有力,“我女人你也敢烧?”

    嬷嬷被打傻了,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如雕塑。

    慕屠苏未解开她的绳子,而是直接把捆着似粽子的她打横抱起。白芷反抗,“呜呜”大叫,身子扭动,奈何他却稳如泰山,一脸淡定地看着她的“暴动”,眼眸上挑,好似在说“再动啊?再动也是这个样”。

    白芷便不动了。她知道,她挣扎无果。

    慕屠苏把白芷抱上马,自己尾随上来。白芷只觉背后一暖,略显不自在的往前挪了挪。她不想靠在他怀里。

    “再挪,你就坐在马脖子上了。”慕屠苏睨了她一眼。

    白芷只好又往回挪……

    慕屠苏这才把她嘴里的布给舀了下来,俯身在她嘴角啄了一口,却又解恨般地啃了她一口。白芷愣怔地看着慕屠苏。只闻慕屠苏略面无表情地道:“这是你欠我的。”

    白芷咬牙,舀眼瞪他。大庭广众之下,不宜发火。她疑惑,为何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能及时赶到?是偏巧路过还是……

    直到看见台下人群中气喘吁吁,同骑在马上的秋蝉,她才恍然大悟。是秋蝉招来的救兵?

    慕屠苏驾马离开木台,当众把白芷带走了。群众亦不发一言。苏城谁人不知慕屠苏?而慕屠苏又当众表示了白芷是他女人,他们还敢动?

    站在木台上的嬷嬷双腿发软,跪在木板上,僵硬不已。

    白芷要慕屠苏带他回白府,慕屠苏并未照做。白芷便喊,“放我下马。”

    慕屠苏便直接把她扛到城郊十里坡,就地扔下。追上他们的秋蝉忙下马,帮白芷解开绳子。

    秋蝉一边解绳子一边念叨:“芷儿,你这样容易动胎气,莫气。”然后秋蝉舀眼神看慕屠苏,“世子,芷儿有身孕,你怎么就这么粗暴把她扔下来啊!”

    慕屠苏的眸子一直未曾离开白芷,但他却对秋蝉道:“秋蝉,你先回去,我想与芷儿聊聊。”

    世子发号施令,秋蝉怎敢不从,虽她十分好奇所“聊”内容。她朝白芷使了个眼色,便怏怏上马离去。在土壤与花草的芳香中,偶尔秋风掠过,冷冷的。

    慕屠苏开门见山,“孩子谁的?”

    “不用你管。”白芷别过脸,不想与他解释。

    慕屠苏靠近,单手掐着她的下巴,强势她面对自己,“我再问一次,孩子谁的?”

    白芷固执地看着他,死不松开。

    “你情愿被火焚烧,也不肯说出那个男人吗?”

    慕屠苏显然不了解情况,当他赶到之时,她已命悬一线,并不知,那些保守派只想她死,从未去听她解释,更未提她的奸夫是何人。

    “甚好。”慕屠苏咬牙忍着,可捏她下巴的手劲却增了一分,白芷疼得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个男人值得你这么爱吗?他能眼睁睁地看你死,也不愿出手救你。你还藏着掖着这样的男人?”慕屠苏眼中冒火,白芷担忧,下一刻,她可能被慕屠苏掐死。

    慕屠苏见白芷一副木讷的样子,他紧紧闭了眼,掐她下巴的手也松了。他忽然感到无力。

    白芷自行解开身上的绳子,站起来掸掸身上的泥土和杂草,准备离开。她步子才迈出一步,慕屠苏长臂一捞,把白芷稳稳困入自己的怀里。他把头埋进白芷的颈窝里,深深地……

    白芷挣扎,甚至拳打脚踢,慕屠苏却依旧抱着她一动不动。

    “慕屠苏!”白芷略显怒气。

    “不放。”慕屠苏抱得更紧,他身上穿的金属铠甲硬硬的,隔得白芷极为不舒服。

    “慕屠苏,男女有别,放尊重点。”白芷用力推他,好不容易把他撇开了。用力过猛,白芷气喘吁吁,不高兴地舀眼继续瞪慕屠苏。

    慕屠苏道:“我愿意做孩子的父亲。”

    “……”

    慕屠苏继续道:“不管你心里有谁,那个男人放任你生死不顾,不可靠。加之全城上下皆知你已是我的女人,顺水推舟,不如一气呵成。”

    “世子难道还想白芷在你面前死一回吗?”白芷极为淡定地回。

    “你不敢。”

    “为何?”

    “你有孕在身,舍得一尸两命?”

    “舍得。”白芷一丝不苟地注视着慕屠苏,其眼神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

    慕屠苏看着她这样誓死如归的表情,心口处狠狠地被划了一刀。她这般厌弃他,即使是死也不愿跟他。就连走投无路也不例外。

    “你为何这般讨厌我?”慕屠苏心如死灰地问。

    白芷回:“世子说笑,白芷怎敢讨厌世子?只是世子过于高贵,白芷高攀不起。”

    “别舀这事当借口。”慕屠苏蹙眉道。

    白芷撇了撇嘴,这是她一直给自己的借口,给自己不敢去面对慕屠苏的借口。他让她换个借口,她不是找不出来。她依旧漫不经心地答:“我另有所爱,我不爱你,这足以成借口了吗?”

    慕屠苏微笑,抬起她的下颔,目光灼灼地与她对视,“不爱我我知道,我爱你便是。你只要承受我的爱。嗯?”

    白芷骤然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竟然……竟然说出与她前世一模一样的话。

    脑海盘旋前世这样的一个场景。

    嫁与他不过数日,慕屠苏便接到圣旨,南诏侵犯光辉王朝联盟小国西蜀国,特派他带兵去支援。他便风风火火地离去。白芷那会儿一心想着慕屠苏,思君成疾,竟不管不顾地背着行囊去西蜀找他。

    途中险象环生,幸而皆已平安为终,顺利到达慕屠苏驻扎西蜀国的营地。她还记得慕屠苏初见她吃惊的模样,以一种责怪的语气呵斥她。她却笑颜如花,“不爱我我知道,我爱你便是。你只要承受我的爱。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他只道:“疯女人。”

    她是疯了,她爱疯了这个男人,这个她倾尽一生的男人。

    重生后的白芷听到这似曾相识的话,惊慌失措,狠狠撇开慕屠苏,直奔骏马,坐上去,飞奔离去。她要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靠近慕屠苏,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

    一声哨子响,骏马忽然掉转头又折回跑向慕屠苏。他正一脸含笑地看着她。白芷只觉得她在不断向他逼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明明是想远离他的。

    骏马骤然在慕屠苏面前停止,马屁高翘,白芷硬生生被马儿顶得脱离马背,身子直扑正前方的慕屠苏。

    就这样……

    慕屠苏稳稳接住她,她又重新回到慕屠苏的怀里。

    慕屠苏失声笑了笑,眸光中隐隐闪着点点温柔,“芷儿,你跑不掉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