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27重生——瘟疫

锦竹2017-3-8 14:53:43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气血不足,晕了过去。

    待白芷醒来之时,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清荷那红肿的双眼。白芷怔了一怔,起身预起床,被清荷强压着,“小姐,你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白芷捏捏额角,摆手,“尚可,无事。我怎么回来的?”

    “世子送你回来的。”

    果然。白芷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慕屠苏那抹温柔的笑容中。慕屠苏是个难笑之人,除了南诏小公主,她似乎从未见过他真诚一笑。可方才那样的笑,却真真是她前世盼也盼不到的笑容。

    白芷禁不住心颤了颤。她问清荷,“世子走了吗?”

    “嗯,送小姐回来,与老爷说了两句话便离开了。不过……”清荷犹豫了下,斟酌着不知该说不该说。白芷微眯着眼,问道:“有事便说,别吞吞吐吐的。”

    清荷道:“原来救小少爷的铠甲哥哥就是世子。”

    “……”这个她早已便知,不足惊讶。

    清荷继续道:“还有……”

    “还有?”

    “世子离开之时,让我传一句话给小姐。”

    “嗯?”

    “原话是:安心养胎。”

    “……”白芷真想再次晕一次。

    她“胎”从何起养?

    ***

    当天晚上,白芷又被白渊请到书房了,只不过……此番不是单独交谈,美其名“商讨”,有柳氏加入。她本以为是关于上京城之时,谁料,白渊一句话竟说道:“世子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

    “何事?”白芷装傻,虽她已猜出几分是何事了。

    白渊道:“世子会负责,你也安了。安心养胎。”

    “我并未怀孕。我骗世子的,所以还请爹奏明世子,免得到时候欺瞒之罪,担当不起。”

    一直缄默的柳氏激动地插上一句,“我就说芷儿不会干出这等蠢事。”

    女儿未婚有孕是假,尚存清白该是一件喜事。谁曾想,白渊听到这事,反而心有不快,眉头蹙起,“当真?”

    “当真。爹若是不信可叫大夫把脉,验一验我是否有孕。”

    白渊怪白芷,“真是不争气的东西。”

    “老爷。”柳氏担忧地看着白渊。

    白芷早就料到白渊会如此,也便不意外。只是未料到白渊用将计就计,“先瞒着,莫要告之世子,待把你娶进门了,便说孩子不小心没了。”

    白芷大吃一惊,“爹!”

    白渊不理会白芷的反抗,与柳氏说道:“过两日我与若素(二娘)先行去京城,待安排周详了,你、芷儿和术儿一同来京城。老宅善后之事,交给你,无任何问题吧?”

    柳氏颔首,“老爷放心。”

    “嗯。”白渊再看看白芷,“失而复得的亲事,你若要是再弄砸了,后果自负。”

    白芷不想嫁给慕屠苏,继续搬出老借口,“我心上人是裴九,我要嫁的人也是他。”

    “作罢,你们有缘无分。”白渊看了眼柳氏,“馨儿,带芷儿下去,我尚有余事需要处理。”

    “是。”柳氏欠身,拍拍白芷的肩,拉她下去。白芷与柳氏出了白渊的书房,柳氏让白芷到她屋里坐坐,要与她长聊。白芷允了。

    两母女甚少坐在一起促膝而谈。进屋,相对而坐,丫鬟泡好茶离开。寂静的夜,安静的屋内,在烛光摇曳下,白芷第一次仔细看着柳氏。

    柳氏多半是静的,若不仔细注意,她很容易被忽略,即使她有着姣好的容貌。二娘未必有柳氏美丽,二娘有的是个性张扬,收张有度,舀捏人心,柳氏空有美貌,性子却静得可怕,不抱怨不欢喜,永远一个心态,淡然不惊。做了柳氏这么多年的女儿,这也是第一次面对面交流。

    “芷儿不喜欢世子,喜欢裴九对吗?”

    “是。”

    “但我看得出,世子喜欢芷儿。”

    白芷一怔。

    “感情不能勉强,但勉强勉强也就能将就了。”

    白芷道:“娘,你不懂。”爱慕屠苏,她做不到了。即便是勉强,她也勉强不得。心如死灰,复燃不起。

    柳氏叹息,“芷儿,娘未曾勉强你什么,只是事已成舟,凡是看开些,便好。”

    “像娘一样看得开吗?”白芷无心说了这句话,说完便后悔了,只见柳氏眸光一暗,脸色泛白,戳中了她的旧伤疤。虽说柳氏愚爱白渊,性子静得可怕,到底是有血有肉之人,心中难免有“伤痕”。

    白芷道歉,“娘,对不起。”

    “芷儿,待你与世子成婚之后,自会明白。你和世子是同一类人。”

    “芷儿不愿意嫁。”

    “这事与你爹反抗无果,这事还得世子说得算。你与世子这次的婚事并不像上次,只是口头上。不过此时垫后再议,你要想清楚,再者你父亲升为京官不久,别在这节骨眼逆着你父亲,得不尝试。”

    白芷觉得柳氏实则不是“盲目”,只是过于“不上心”。上心起来,思维实则清晰,套路则明确。

    这事确实得搁置在一旁,一切等他们上京之后再说。

    如此,白芷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了些,虽然尚有沉甸甸的感觉。

    白渊上京走得匆忙,职务交接第二日,便带着二娘兴奋地离开。白芷站在大门口,看着二娘坐在马车上,挽着白渊,与之谈笑风生。柳氏则站在那儿,微笑地看着他们。

    白芷想,柳氏心里实则在滴血吧。看着挚爱之人与别人恩爱有加。

    马车渐行渐远,柳氏目送马车离去,直至消失。

    站在白芷旁边的白术扯扯白芷的衣角,“大姐,我肚子饿了。”

    对于白渊与二娘的离开,白术似乎并不难过,更甚至毫无影响,渀佛离开的是陌生人。白芷讶于白术的态度,怔了怔,还是柳氏走来,抚摸白术的头,微笑道:“这样啊,那娘带你吃东西?白斩鸡?酥脆鸭黄饼?”

    “嗯嗯。”白术微笑点头,脸上洋溢着迫不及待的兴奋。

    白芷闪神地看着柳氏牵着白术回府,在她眼里,柳氏与白术似乎并不介意被留于苏城。也许是她自个太在乎这件事?其实白渊先带谁上京,无需如此计较。

    白渊与二娘离开后,白芷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坦,无需考虑白渊的心情,亦不用看二娘的脸色。睡至自然醒,品茗绣花,赏鱼看书,悠闲自得。

    清荷也准备离开白府了,白芷心里其实舍不得,但这是性命攸关之事,舍不得也得舍得。她给了清荷许多盘缠,生怕她不够。

    清荷怕引人注意,选择晚上自后门离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三更敲响,白芷在后门与清荷告别。

    “打算投靠孩子的父亲吗?”白芷问。

    清荷摇头。

    “孩子的父亲是……表哥吗?”这个问题,白芷一直想问,碍于此前事情太多,便搁置下来了。

    清荷一怔,低着头不说话。

    沉默便是默认了。白芷虽觉这件事定有乾坤,但也不想多问,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她只是拍了拍她的肩,沉吟了一会儿,“孩子不能没爹?若有可能按照我的成功守则走,坚持不要脸。”

    清荷怔了怔。

    “要么去找孩子亲生父亲,要么去找个男人嫁了。”

    清荷红了脸,懦懦地道:“这不是让冤大头帮我养孩子吗?”

    “是以,这才叫坚持不要脸啊!大不了以后帮那冤大头多生几个作为补偿。”

    清荷见白芷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又觉这话说得搞笑,分离伤感之情一下子缓了下来,她扑哧笑了两下,“小姐。”

    “嗯?”

    “你中意裴公子,却与世子纠缠,若是脱不开,不如对裴公子霸王硬上弓,既解决了自己,又逃脱了世子。”显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清荷显然已经黑了。

    白芷亦笑了起来,推推她的脑袋,“你这丫头,有我风范啊。”

    清荷呵呵笑了两声,忽然神伤起来,抱住白芷,声音哽咽起来,“小姐,清荷舍不得你,不过清荷答应你,一定会过的好,一定努力让自己过得好。”

    “清荷,我还是想问你,后悔吗?也许你的一生因此而毁。”

    清荷含泪而笑,果断地摇头,“清荷从未后悔。那一晚,是清荷最开心的时候。”

    “你如此便满足了?”

    “不满足,不过我当初迈了这一步,就当适可而止。”清荷深吸一口气,“小姐,我走了。”

    白芷看着清荷坚定的模样,已不再有当初“誓死保住”孩子的那份飞儿扑火,虽然此时她的眼神也是那般如此坚定。

    原来,清荷与她不同。她从未满足,只想要得更多。而清荷懂得适可而止。

    是她太贪心,以致悲剧的吗?

    清荷走了,白芷也回屋解衣上床睡了。日子还要过,她相信女人的悲剧皆因男人而起,只要这一世,她心无杂念,不爱任何人,她便能幸福得过一生。

    清荷失踪,白芷的借口只道是,与人私奔了,找不回来了。柳氏也便应承了下,不再追究。不过是个丫鬟,丢了便丢了。只是白芷身边没个丫鬟不行,过后第二日,柳氏买了个丫鬟回来,十三岁,名二妞。白芷当即给她改了名,唤她,红翘。

    谁曾想,不过两个月的功夫,苏城闹瘟疫了。

    亦如前世,不多不少,正是当初那个年月日。她以为一切都能改变,她自知错了,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改变的。唯有以一种“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的礀态发起挑战。

    瘟疫蔓延,白芷最怕的当然是瘟疫找上柳氏。

    偏生柳氏因瘟疫,愈发虔诚于佛祖,三天两头地要去上香拜佛。白芷十分怕柳氏出门,又不能忤逆柳氏,只好寸步不离,连出恭亦然不放过。

    柳氏开始尚且无所谓,眼看白芷愈发黏腻,柳氏便觉得古怪,一次出恭后,柳氏终归忍不住问道:“芷儿,你这是怎么了?”

    白芷摇头,“无事。”

    “你定有事瞒着我,说吧。”

    白芷抿了抿嘴,冥思了片刻。她忘不了前世那场瘟疫。

    所谓人走茶凉,白渊带着二娘离开,当初亦是说好,待一切安顿好,便接他们进京。谁曾想,不过一个月,白渊竟把生活开支之用的钱给断了,几次捎信上京皆无果,他们俨然成了弃妻弃女。过后一个月,一场瘟疫,毫不留情地夺走了她的母亲,苏城百姓以为她也传染了,抓她去隔离,让她与那些将死病患在一起。幸而她跑得快,成功逃离苏城,带着为数不多的盘缠去投靠白渊。

    重生,白渊此次并未断了他们的开支,虽费用骤减,至少尚能温饱。只要让柳氏躲过这一劫,她便能安心了。

    白芷对柳氏道:“娘,此次瘟疫来势汹汹,我们不能小觑。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待这次瘟疫过后再出来拜佛,可好?”

    柳氏沉吟了片刻,“佛祖保佑,那等污秽之物怎能进这白马寺?”

    “娘,这事……”

    她还未说完,一小和尚大喊起来,“师兄,你怎么了?”

    他们齐体朝向声源,白马寺的一和尚倒下了,他脸色发白,唇更是惨白,额角冒汗,浑身发抖,与如今的瘟疫极为相似。白芷大惊。

    白马寺的方丈赶来,命和尚与香客退后,爀靠近。

    不过几刻钟的光景,倒地抽搐的和尚已然断气。不一会儿工夫,官衙来人了。

    新官上任便遇见这等大事,加上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上任的知州雷厉风行地命令,封锁整个白马寺,香客与寺里的和尚皆不能离开。

    白芷心一惊!这知州又想搞什么名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