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30重生——遇狼

锦竹2017-3-8 14:54:0Ctrl+D 收藏本站

    忽然,“嗖”地几声,弓箭直朝饿狼,连射死几只饿狼。方才的危机几乎在一瞬间被解救了。紧接着一阵欢呼声。那边有人喊,“郑大人好箭法。”

    “郑大人深藏不露啊!”

    白芷把头往那边望去,只见郑子成朝她走来,把手中的弓箭交给就进的一位小捕快,对白芷道:“白小姐没事吧?”

    白芷伸出手,她的手掌磨出了斑驳的血珠,看起来极为狰狞。郑子成蹙了蹙眉,舀眼色看了看一旁的捕快,“我不是命令你们务必保护好白小姐的吗?”

    旁边的小捕快皆低下头。白芷解围道:“不关他们的事,是我找人心切。对了,秋蝉救下来了吗?”

    “还未找到秋蝉姑娘。”几个捕快接了白芷的话。

    白芷笑道:“无事,我已找到,我带你们去。”

    捕快一脸惊喜,以为此时可以告一段落。待白芷用手帕包住自个受伤的手,环视四周,脸色顿时不好了。她嗫嚅道:“忘了自己怎么跑到这儿的了……”

    众:“……”

    于是,大伙继续找秋蝉去了。

    受到教训,此次白芷跟着郑子成一同。白芷还未方才地事情道谢,“多谢郑大人相救。不过方才见郑大人箭术了得,郑大人以前是习武的吗?”

    “从军有十年了。”

    “啊!”白芷错愕地惊了一下,“那郑大人怎会做了文官?应该继续征战沙场啊!”

    郑子成笑了笑,“当年从军被逼无奈,战士十年,厌倦了想归隐,偏巧老家县官辞官归隐山田,县官一时空缺。又因老家地处偏僻,朝廷无官前来,我只好硬着头皮,买了这个县官做。”

    白芷有听说郑子成原先是在鸟不下蛋的县城做官,听郑子成这么一说,可想而知,那个县城有多贫瘠,指定是没油水可捞,无官愿意去就任。

    虽苏城也是边塞地区,到底是个城,即使也无油水,至少可在这座城当个“土皇帝”。天高皇帝远,朝廷管不了。只是白芷好奇了,这买来的县官怎会被调到苏城当官?

    白芷见郑子成极好说话,把心中的疑惑问了问,郑子成也大方说道:“偶然机会救下恭亲王之子,他有腰伤在身,被王妃招回京疗伤。世子不从,中途逃跑,途径我们县城,便在我们县城疗伤。你爹此番调职,朝廷一时找不到蘀代,多亏世子举荐,我才来此暂委以重任。”

    又是慕屠苏?白芷心里嘀咕。前世,她爹调职以后,许久未有官员蘀补苏城知州之职,以致苏城发生瘟疫,无官为首把持,苏城一片狼藉。后来了个酒囊饭袋的糊涂知州,要赶尽杀绝患瘟疫的家属,幸而她逃得快。

    那么此次苏城瘟疫蔓延的慢,全城戒备晚膳,说到底还是慕屠苏介绍了个还算有理智的知州,是他的功劳?抑或者是她把慕屠苏的腰弄伤,让他们相遇,从而发生了改变?

    白芷有些错乱,但她至少有一件事情明白了。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这次瘟疫,她相信,能完善地完成。不知为何,白芷对郑子成有着莫名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甚是奇妙,让白芷不知所措。

    白芷再找到秋蝉,已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她并不是第一个找到秋蝉的,她赶到之时,秋蝉捧着水壶灌水喝,她浑身是擦伤,脚更是肿大得可怕,她气喘吁吁,也不知是否是惊魂未定?

    秋蝉见白芷走来,竟不顾脚的肿大与疼痛,朝白芷一瘸一拐地走来,扔掉手中的水壶,手里攥着似灵芝又非灵芝的东西递给白芷,“芷儿,快去救我相公,这是枣红灵芝。交给我相公即可。”

    白芷愣愣地接过她枣红灵芝,担忧地看她,“你呢?”

    “没事。”秋蝉傻呵呵地笑了几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幸而身后有人接着。白芷一阵感慨,真是个傻大姐。

    枣红灵芝顺利送到宋柯手上时,宋柯已站不起来了。即使他病成这般模样,他还是躺在门口,嘴里囔着的“救蝉,救蝉。”看守的侍卫权当秋蝉先一步他离世,置若罔闻,显得极为冷血。

    白芷本想不顾传染病瘟疫,直接照料宋柯,还是被郑子成拦住了,并且说道:“此事我会派人照料,不劳烦白小姐。”白芷知道郑子成在保护她。

    她默默地退下,把枣红灵芝交予郑子成,谁想郑子成所派之人,竟是自己?白芷大惊,一时说不上话。一个时辰以后,北院里屋响起郑子成喜悦地声音,“好了,真的好了。”

    />    白芷大喜,冲了进去,只见宋柯脸上面带红润,朝郑子成灿烂一笑。其笑容与秋蝉异曲同工,略带傻气却真诚。这场瘟疫实为鼠疫,在五十年前,苏城也曾发生过一次,那次平息鼠疫的神医便是宋柯的祖父。而宋柯此次得瘟疫,是故意而为之,他不能从得瘟疫的患者口中得到详细的症状,唯有自己亲身体验,才能对症下药。秋蝉得知,一边哭一边骂,却又完全的支持他,跋山涉水为他去找药材。白芷佩服宋柯的自我牺牲,更佩服秋蝉的生死相随。若这一切发生在自己头上,她兴许会觉得宋柯太傻,怨他不顾着自己。

    自我牺牲的伟大情操,她做不来。

    瘟疫便这样渐渐平息下来,宋柯在苏城被奉为神医,百姓敬爱他。而此番郑子成井条有序的安排和指挥,让苏城损失为最小,他的威望很快超越了做了十几年苏城知州的白渊。苏城脍炙人口的人物,不是宋柯便是郑子成。

    百姓要为宋柯捐赠一间药店,被宋柯婉言拒绝了。白芷不理解宋柯,还是秋蝉对她解释,“他从小在山中长大,实则不合群,见不得陌生人,而且以前的日子过惯了,不想改变。”

    宋柯还是山野药农,秋蝉还是药农妇人,唯有他们的药,价格涨了且供不应求。

    平安度过瘟疫,且柳氏还健在,白芷那些日子别提多开心。只是因白渊断了银两,生活开始拮据起来。一日晚间,白芷本想着方子发家致富,柳氏却提议,“我们去京城找你爹吧。”

    白芷怔了一怔,心有不快。她觉得没爹的日子十分舒坦,她情愿呆在苏城也不愿上京。白术在一旁靠在柳氏身边,“娘在哪儿,术儿便在哪儿。”

    白芷道:“我多封书信上京,爹未寄回一封,摆明不要我们仨了,去了又有何用?”

    “定是瘟疫作祟,信该是未上到京城。”

    白芷方想辩驳,红翘急急忙忙跑进来,“夫人小姐,大事不好了,后院着火了。”

    白芷与柳氏皆跳了起来,火速赶往后院。后院火势之大,已超出白芷的想象,黑烟直窜云霄,盖成伞状,高而遍布广,极为宏观。

    白府上下加起来,也不过十个人,这点人力根本不能浇灭这熊熊大火。这火若还不熄灭,将会蔓延整个白府,那么整个家都会烧毁了。白芷冲出白府朝府衙跑去,狂敲鼓。郑子成被吵醒,白芷说明来意,郑子成立即派人去白府救火。郑子成是个雷厉风行的男人,也许是从军十年的缘故,他像是指挥士兵一般井条有序地指挥,自个也加入救火的行列中。白术站在火边大哭大喊引起了白芷的注意,她还未靠近白术,这时红翘急忙告诉白芷,“小姐,夫人还在火里没出来。”

    “什么?”白芷惊了惊。白芷毫不犹豫,想冲进去,被郑子成拉住了,他道:“我去救。”他朝身上淋了一桶水,果断地冲了进去。

    白芷再那刻闪神了……

    火势并未有熄灭的趋势,但也不再蔓延,一直在烧,白芷的心也一直在烧。她多希望从火中出现人影,可是一直没有,一直没有。

    红翘一边自责一边哭,“都怪我不好,但是没看着夫人。”

    白术哭着拉着白芷的衣角,“娘会有事吗?”

    “不会,术儿放心。”白芷安慰之时,声音在颤抖。她死死地望着那熊熊烈火,一直盼着黑影的出现。

    终于,出来了。郑子成抱着柳氏出来了。当他把柳氏送到白芷面前那刻,白芷吓到了。柳氏脸上烧伤,腿上也有。郑子成亦好不到那儿去,他胳膊上有一块墨黑的地方,隐隐还能闻到肉烧焦的味道。

    白术边哭边推柳氏,希望她快些醒来。白芷则关心地问郑子成,“郑大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当时我进去,看白夫人手里抱着这个……”郑子成把手里抓着包袱递给白芷,接着道:“想来白夫人是为了舀这个。”

    这包袱只是随意的包了一下,应该是紧急随意包住。后院一直是搁置不用的东西的仓库,几乎无人出入,除了柳氏。但放不用的东西去后院再正常不过了。

    当白芷打开那包袱,里面有三个牌位。一个叫郑长明,一个只有郑吕氏,还有一个是……郑子成。白芷一怔,抬眼看向郑子成,他也满脸的错愕。

    牌位一尘不染,显然常常被打理擦拭。柳氏不顾生命去舀牌位,那必定是对她极为重要的东西。只是这同名同姓的牌位是凑巧还是另有乾坤?

    白芷还未来得及得到证实,郑子成却哭了,一滴滴泪水落在地上,在火势红艳的氛围下,显得那么触目惊心,灼热得颤抖。

    他囔了一下,“阿姜。”

    阿姜是柳氏的乳名,白芷也未曾听见父亲白渊这般唤过母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氏在此时睁开眼,迷茫又虚弱地虚掩着眼帘,眼角滑着泪水,极小极小地囔了一句谁也听不见,只有最近的白芷能听得见的话,“成哥。”

    白芷震惊地浑身僵硬。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第二更,晚上再更第三更吧,我好累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