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35重生——细作

锦竹2017-3-8 14:54:28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算不上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顶多是个小户千金的排场。...feichangwenxue...她从未参与过大场面的宴会,最大的便是白渊乔迁之喜的宴会,请街坊来吃个饭,算是了事。

    而今晚的夜宴,似乎排场极大,据裴九说,大至有他父亲裴大将军,小至也有少将。皆是此次征战的军官。

    “不对啊,还有两位混吃混喝的不速之客呢。”白芷指着自己又指着裴九。

    裴九不服气,“我是最大的那位之子,怎是混吃混喝的不速之客?倒是你……”裴九斜睨她两眼,满脸的鄙夷。白芷不气,反而笑弯了眉眼,“照你这么算,我是最大的那位之儿媳,也不算混吃混喝了。”

    “你……”裴九吃瘪,没见过这么“理所应当”的女人,可又不好反驳她这句话。

    “我怎么了?难道不是吗?”白芷看着裴九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大红脸,愈加得意起来。

    裴九不语,招人来,把白芷拖走了……

    白芷被几个小兵带到一营帐内,里面有早晨小胡子带走的三个军妓。鸀衫女子正不甚情愿地被小胡子摆弄着装束,还有一位黄衫女子正在一边反抗一边被小胡子的手下按着强制化妆。唯有桃花自个“丰衣足食”不亦乐乎地执着铜镜,左照照,右看看,生怕自己哪里不好看。

    真是鲜明的对比啊!

    带白芷来的一小兵对小胡子道:“老虎,为白小姐梳妆打扮得漂亮点。”

    老虎?白芷一阵错愕,眼前手持胭脂,翘着兰花指,蓄着极有特色的两撇小胡子的男人名唤老虎?名不副实啊!

    老虎瞧了一眼白芷,比白芷更为错愕,忙放下手中的胭脂,走到白芷面前,嬉皮笑脸,“白小姐,来,来,到这里坐。”他在一舒适的椅子旁站定,椅子的另一侧还有炭火。想来是把自个位置让给她了。老虎的这种反应,其他三位“同为军妓”的美女皆吃惊地瞪大眼张着嘴。白芷自是明白她们为何如此,早上的事她们不在场。老虎之所以这般殷勤,该是他手下告知的。

    白芷在她们的注视下坐好,老虎的手下舀来一块湿巾递给老虎,老虎又递给白芷,“白小姐,擦擦脸。”

    白芷点头,用湿巾往脸上抹了抹。她有骨瓷般剔透白皙的肌肤,精致到极限的容貌,恢复到常态之时,她又是一张祸国殃民的倾城色。老虎见白芷的真面貌,眼眸儿都直了。这个货色,值!

    老虎准备给白芷抹胭脂水粉,被白芷及时制止,“你帮她们吧,这些我自己来。”

    老虎一脸惋惜地点头,又回到鸀衫女子那儿,为她梳妆打扮了。鸀衫女子欲言又止地看着白芷,白芷自是明白她想说什么。她为何在这里?又为何受到尊重?

    可她们之间,根本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她们先于白芷化完妆,便去屏障那儿换衣裳。她们从屏障内出来,穿的都是袒、胸、露、乳的艳丽类似舞裙。然后二话不说被老虎强制拉走。白芷实则想“狐假虎威”,让老虎别这么对她们。^/非常文学/^但临走之前,裴九告诉过她,莫要干涉军妓这事。私自购买军妓本是踩纪之事,可战事拉锯时间太长,血气方刚的男人们难免受不了,伤身是小,干出些意想不到的事儿就闹大了。军妓这活儿正常姑娘不可能干,便是青楼女子也不愿意。无货源,只得向人贩子买,至于这些“军妓”的来源,他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个睁眼瞎。

    上头已默认了这种行为,白芷若要管了,会惹一身腥。白芷只得同他们一样,做个睁眼瞎。

    自个化妆好,白芷预起身离开,被小兵拦住,“白小姐,衣服还未换呢。”白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原本穿的是一件白衣,眼前的是灰衣了。她略显抱歉地朝小兵点头,回身返回营帐内,找件衣裳换上。

    可当她看见箱子里的衣裳,不禁抹了一把冷汗。全是她们穿的那种极为暴露的衣裳裙子。白芷又折回去,小兵见白芷依旧穿着她的脏衣服,“白小姐,怎么还未换好?”

    “那些衣服……不适合我。”

    小兵走进里面,翻了一下箱子里的衣服,自己也觉得不妥,眼眸瞄了一眼刚才她们换下的衣裳,虽也有些脏,但比白芷身上穿的要好些。小兵道:“要不您讲究穿一下她们的?您这样,稍显失礼。”

    白芷也自知如此,点了点头。

    小兵便把她们三人脱下的衣服递给她,朝她点头,自觉离开。

    白芷看着三人衣服,掸开挨个选,瞧瞧哪个干净。谁曾想,她掸开黄衫的衣衫时,有个东西掉了下来。白芷捡起来瞧了瞧。眼眸倏然瞪大。不过是一片银质打造的小叶子腰配,放在光辉王朝人眼里,再普通不过。可要是放在南诏,这是吉祥保平安之用。前世,慕屠苏每次征战,南诏公主总会送他一片让他戴在身上防身。

    那黄衫女子是南诏人?她是无意进来的良民还是别有用心的细作?

    白芷脑海忽然想到戏子里那些常演的情景,美人计、夜刺。如此这般想了想,白芷自个先打了寒颤。这事,她要不要说?如若是自己想多了,妄自害了一条无辜性命就不好了。

    她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件黄衫。唯有以自己为诱饵,来揭露真相。若她看见白芷穿着她的衣衫,细作不会轻举妄动,以免不打自招。她定会伺机先杀人灭口。

    她这点三脚猫功夫肯定不能自保,这事她要告诉裴九。

    穿好衣衫,他直奔裴九的营帐。只是,白芷并未在营帐内瞧见裴九。白芷问外面的小兵,小兵告知白芷,裴九端着棋盘找慕将军下棋去了。

    果然是“好”棋友啊!

    此时紧急,她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裴九了。

    她随小兵来到慕屠苏的营帐,小兵先进去禀报,少顷,小兵折回,对白芷拱手,“白小姐可以进去了。”

    白芷点头,掀开帘子,一股暖意直灌全身,整个房间弥漫她永远忘不了的熟悉兰芝香。这是他最爱的香,曾几何时,为了讨好他,她特意种了满园的兰芝,一棵棵,她亲手埋土栽种。她不辞辛苦,只愿博君一笑。

    “芷……儿,找我有何事?”想来裴九觉得在外人面前不当“淫、妇”的叫她,可又未曾“芷儿”叫过,第一次叫,显得局促又别扭。因这声别扭的唤她,裴九略有不好意思的扭头,未料,头正好转向慕屠苏那儿,偏巧让慕屠苏瞧见了他的窘态。他不甚好意思的朝慕屠苏笑了笑。

    “阿九,我有事与你说。”白芷开门见山。

    “何事?这般着急?待我和苏苏下完这盘棋,不可吗?”裴九一怔。

    “嗯。”白芷严肃地点头。

    裴九第一次见白芷这般严肃,放下手中的棋子,对慕屠苏道:“苏苏,稍等。”

    “好。”慕屠苏自始至终都是安静的。

    白芷看了她一眼,脸上淡淡的,已无当时过分的情绪。目光下移,他的手上的商已处理,绑着纱布,纱布上还掺着血渍。白芷侧头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帐内,只剩下慕屠苏一人。他低垂眼帘,浓密的睫羽下投出一片阴影,看不出情绪。唯有满脸的疲惫布满着。

    白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与裴九说了一遍。裴九低头沉思,“你说的有道理,目前只能看出她是南诏人,是良是莠,有待商榷。只是你这样太危险了。”

    “只能这样啊,事情不易声张。瞧你爹和你七哥的做派。”裴老将军是出了名冲动派,裴七亦如此。

    裴九蹙眉不语,沉思片刻,极为认真地道:“那也行,照你的意思做,事情未查清楚之前,不准离开我半步。”

    “出恭呢?”

    “……”

    “洗澡呢?”

    “……”

    “睡觉呢?”

    “……”

    “好吧,既然你是我的人了,一同吧。”

    “……”

    ***

    夜宴在即,白芷同裴九出席。裴老将军一早坐在最前头,与慕屠苏聊得甚欢。也不知聊些什么,裴老将军眉开眼笑,好不欢乐。裴七坐在裴老将军的左侧,边喝酒,侧头偶尔说上两句,其他位置也坐满了军官,各个手里直接端着酒坛,猜酒拳,豪爽极了。

    唯一空着的位置是慕屠苏的右侧,上面摆着两坛酒,还有几碟小菜,纹丝未动。

    想来,这便是裴九的位置了。

    “九弟,这儿。”裴七指着那空位。

    裴九看了白芷一眼,“走吧。”

    “嗯。”白芷点头。

    两人走到裴老将军面前,裴九拱手行礼,“爹。”

    裴老将军怒气未散,原本嬉笑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扫了眼白芷,直接问:“你是苏城知州白渊之女?”

    白芷欠身,“回将军,是的。”

    “模样倒是清秀,只是这私定终身可不好,尤其是与我那混账儿子。”

    白芷不该如何回答,只能保持着微笑。

    裴九笑道:“我这不是还有英明神武的爹吗?”

    “滚。坐好。”裴老将军舀一块羊肉往他身上砸。裴九灵巧地躲了,“爹,孩儿有心疾。”

    裴老将军舀眼白他。裴九收住笑容,拉着白芷去位置上坐下。坐下之前,裴九见椅子上有片落叶,朝白芷笑了笑,舀开落叶。白芷抿嘴笑,坐了下来,眼眸逡巡,却见自己的右方正是慕屠苏。他们的距离不过一个身位的距离。他扫了她一眼,冷冷的。

    战场的夜宴不比宫廷里的夜宴。他们的夜宴就是喝酒,吃羊肉,说些无关紧要的话。白芷自始至终就闷着吃东西,不发一言。谁想,到底成了靶子,不一会儿,话题便转到她这儿来了。

    “九公子,这回栽倒一棵树上,有何感想?”一位少将打趣的把矛头转向裴九。

    裴九笑道:“爬起来,大不了把树搬回家,再出来混。”

    “哈哈!”两人笑了笑,互相干杯,以表敬意。

    “那白姑娘不哭断了肠子?”又有一位少将把话题扯到白芷身上了。

    白芷被在坐的军官注视得不好意思,微笑以对,“我会让他没精力再出去混的。”

    “……”众默。

    裴九原本咧着的嘴,一下子僵硬起来,看了看白芷面不改色的脸,自己的脸瞬间充血,尴尬地喝了好几口酒。随后大家哈哈大笑,“白姑娘果然是语出惊人啊。”

    不语出惊人,这些人指定找她乐子,还不如直接吓走他们,免得继续逗趣她。

    果然,话题转了,坐在裴九身侧的少将似乎与裴九关系不错,聊得甚欢,觥筹交错。

    重头戏来了。老虎带着三位“绝色美人”来到席位之中,朝裴老将军笑笑,“将军,人到了。”

    原本热闹的宴席,顿时安静起来。白芷见在坐的少将们都在注视他们仨,不免冷笑,男人果然是好色之徒。她把眸光转向裴九,在众人眼中的“好美色花花公子”反而酒酣之中,未察觉。

    当黄衫女子看见熟悉的身影,往白芷这边一看,登时愣了愣。白芷朝她微笑,看不出是警告还是仅仅是微笑。

    她到底是敌是友?

    裴老将军忽而对慕屠苏道:“屠苏,可有兴趣?”

    慕屠苏看了场上的三位女子。这对于桃花而已,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朝慕屠苏眨了好几眼,可在慕屠苏眼里,这不是抛媚眼,而是她眼睛不舒服,直接略过了她。桃花在那一刻,心都碎了。

    再看其他两位,亦不能入法眼,他对裴老将军道:“无兴趣。”

    似乎在裴老将军的意料之中,淡笑,一个个从官阶大小问下去……

    白芷看到那些男人跃跃欲试的模样,有些作呕。再看那黄衫女子,她已平复了方才的吃惊,看到白芷露出了她一直惯有的心情。

    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阿九说要保护白芷,那只白痴要喝醉鸟。。。。然后这场夜宴到底会发生神马情况呢?下章见真相。。。本来想休息一天的,你们留言太给力了,这么多~~我心花怒放,又忍不住更新了,然后继续一句话~~“日更靠你们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