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36重生——细作

锦竹2017-3-8 14:54:35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杵了杵一旁酒酣的裴九,“少喝点酒。”

    裴九回头迷茫地看了看白芷。白芷拉长地脸道:“今晚你说好保护我的。”

    裴九忽然把头靠在白芷的肩上,一口酒气,醉醺醺地道:“嗯,保护淫、妇,奸夫有责。淫、妇……”他拉长音,呢喃着,不知是对白芷说,还是自言自语,“我活的好辛苦,我……”白芷预感到接下来的话,是埋藏他心里的话,兴许会是酒后吐真言,她以手盖住他的嘴,制止他再揭露自己的心里话。

    此时正在夜宴上,若让旁人听见可不好。

    “呜呜……”裴九试图挣扎。

    白芷安抚他的头,顺了顺他一直束发整齐的头发,“乖,晚上说。”裴九瞪着一双充血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白芷。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子,直到听见慕屠苏的声音。

    “忽然觉得乏味,裴将军,我可收回方才的那句话,想找个女人陪我玩玩。”

    白芷一怔,稍稍转头,便见慕屠苏在逡巡正中的那三位女子。

    “哈哈,难得啊!好,让你先选。”裴老将军似乎来了兴趣,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慕屠苏对女子向来无兴趣,今儿怎么提起来了?莫不是这三名女子有过人之处?他扫了几眼,并未觉得有多过人,反而觉得白芷倒是美得惊人。

    其他人原本跃跃欲试的态度,因慕屠苏这句话,皆朝慕屠苏投来好奇的目光,渀佛这是一个奇观,值得放弃美女观摩。慕屠苏最大的口碑无非有三。俊美非凡,不好女色,温柔孝顺。曾高声拒了他父亲为他张罗的妾侍,他主张,一生一世一双人。

    谁会想过,今晚他要破戒?与女子共度春、宵?

    “苏苏他怎么了?”裴九虽显醉态,但他还是有着一份小清醒。

    至少他看出了慕屠苏的异样。是啊,慕屠苏今儿实在不一样。

    桃花最为兴奋,紧张又期待地看着慕屠苏,其目光灼灼。慕屠苏却让她失望了,未看她一眼,眼眸却直直地注视那鸀衫女子,“你,今晚陪我。”

    不止鸀衫女子在惊讶,剩下的两位也惊讶了。鸀衫女子较桃花,少了一份妩媚,又没有黄衫女子长的漂亮。她只有一双害怕的大眼睛,与一张过于苍白的清秀脸庞。美则美,美得不惊艳。

    “过去。”裴老将军微笑地看着鸀衫女子。

    鸀衫女子咬咬嘴唇,走到慕屠苏身旁坐下。她自始至终都未敢看慕屠苏一眼,而慕屠苏也没看她一眼。鸀衫女子不看慕屠苏情有可原,可慕屠苏挑了人家,又不看人家,这总有说不过去的地方。

    黄衫女子被裴七的部下挑走了。桃花被另一名部下挑走。两位美女方一坐下,猴急地男人则如年皮膏药般粘腻着,与慕屠苏那一对成鲜明的对比。

    慕屠苏只问:“名字?”

    “玉玲。”

    白芷登时瞪大眼,过分吃惊地看了过去。她的吃惊太过明显,慕屠苏与玉玲皆被她的过激反应弄的错愕。白芷为避免尴尬,笑了笑,“我有一远方亲戚也叫玉玲,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她收回目光,吃了几颗果子,缓解下自己杂乱不堪的心。

    玉玲……南诏公主的化名。这名字好似吸血虫,吸走了白芷所有的血液,她感觉极冷,脑子空白,手也禁不住在发抖。本来此玉玲非彼玉玲,样貌完全不相似。可脑海中回转的片片记忆,与眼前这位玉玲不断重合。

    她们样貌不相似,可她们有一双极为相似的大眼。那双能吸走人精魄的无辜眼神,那双看起来清澈实则深不见底的眸子!她永远忘不了她一直以为善良美丽的公主会对她露出得逞的轻蔑眼神,她道:“你永远得不到他,永远得不到。”

    她不信邪,努力再努力,即使遍体鳞伤,失望又绝望,绝望又失望,她还是满身是血的继续努力,终究得不到,最后真的永远得不到。

    “白姑娘,你怎么了?”慕屠苏察觉到白芷的不对劲,关怀地问了问。

    白芷看了看慕屠苏,还是那一张她可望不可即的脸,她死时发过誓,他是她不再去触碰的人。她神情恍惚了一阵,失手把身前的酒水弄洒了。白芷慌忙用桌布擦了擦,“没什么。”

    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没什么?裴九喝醉了,他本是靠在白芷的肩上睡着了,因白芷身子动了,他一个不稳,头直接砸到了地上,疼得他哇哇大叫,“痛,好痛。”白芷忙把他扶起来。

    “这个不争气的小子,白姑娘,你带阿九去休息吧。”裴老将军一脸嫌弃地看着裴九。

    白芷点头,全过程只把注意力放在裴九身上,不去看任何人一眼,以致她错失了黄衫女子眼中一掠而过的狠戾。白芷把裴九放在他的床上。裴九软绵绵地倒在床上,抓着被子,卷到床里面,呼呼大睡。

    白芷又气又无奈,也不知他今儿发了什么酒瘾,一直喝酒,把保护她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如今他这般不省人事,她当着他的面被人刺死他都不知道。

    白芷负气地打了他一下,“真不知你是大智若愚,还是头脑简单。”

    裴九忽然笑着道:“你猜。”

    白芷一怔,“你没喝醉?”

    裴九把身子转向她,裹着被子眨着眼,“没法,若我不假装喝醉,方才那三个军妓,我可是参合一脚了。”

    白芷不解。

    裴九略显不自在地笑笑,“我以前都这样,现在若是不要,他们会说三道四,舀我开刀。”

    “那你现在再参合一脚便是了,何苦为难自己呢?”白芷掩着笑,又逗弄他。

    裴九见不得她这样,他根本辨不出她这样到底是真还是假,舀眼瞪了她,“爷今天不想快活了,行吗?”

    “行行行。”白芷一边把面巾放在水里,然后挤干水,扔向裴九的脸上,“那么请爷洗洗睡吧。奴婢先行告退。”白芷预离开,裴九道:“你这是去哪?还去宴会?”

    “不,我想去睡觉。”

    “哪里睡?”

    “……”白芷一下子懵了,这个问题值得深思一下。

    “我不是让你寸步不离我吗?过来……”裴九涨红着脸,在床上挪出一大片位置,“睡这。”

    “……”白芷固然爱打趣他,也想着若要使再续前缘也是好事,可这要同床共枕,白芷尚且没这个勇气。裴九似乎看出白芷的犹豫,忙不迭解释澄清,“我不会碰你的,我的意思是,你到这里睡,我在地上睡。”他立即站起来,也许是紧张,竟然连滚带爬的滚下床,无不狼狈。白芷见状,捂嘴偷乐着。

    如此,裴九更为大窘。

    “奸、夫,你真是身经百战?看起来不过是初出牛犊啊!”白芷忍着笑,爬上床,盖上被子,微微一笑,侧身睡了下去。完全不理会裴九极为尴尬的大红脸。

    白芷今日兴许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不过半晌便睡了过去。裴九坐在床沿,目光灼灼地注视白芷,叹了口气,囔囔自语,“朽木,你心里真的在意我吗?”

    裴九看不清她。总觉得她离他看则很近实则甚远。他总觉得她有故事,一个他未知的故事。

    ***

    白芷在夜深人静之时起来出恭,见裴九当真睡在床下,一阵苦笑,把床上厚实的几层被子分了他一床,为他盖上,然后自行出来出恭。整个大营,士兵皆是就地解决。本来每个营帐里都有夜壶,因怕吵醒裴九自己又是女子,委实不方便,她便只好出来解决生理问题。她离帐不敢过远,找个隐蔽地地方准备解衣,她方扯开腰间的衣带,准备脱亵裤,眸光感觉刀背在反光,她回身一看,见一把大刀直朝她劈来,她身手敏捷地闪开,惊愕地看定,才发觉竟是那黄衫女子。

    “你终于出现了。”白芷佯装淡定,实则心里极慌。裴九不在身边,她这点防身术,实在不敢恭维。

    黄衫女子冷眼注视,“看来你一直盼着死。”大刀晃眼,白芷眯了眯,大刀上尚有血渍。果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过这女子能混进来,想必另有同谋。

    “你不可能只身前来,你如此大胆现身,昭告自己的身份,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在保护你另一个同谋?”

    “你知道太多了。”黄衫女子朝白芷冲了过来。白芷撒腿便跑,高声呐喊,“来人。有刺客。”

    黄衫女子急了,想快刀斩乱麻,在人未来之前,解决了白芷。奈何白芷跑得跟兔子似的,一时追不上。白芷路途一营帐,营帐内有人掀帘出来,是慕屠苏。他着装整齐,似乎未就寝。他见形势,先愣了愣白芷的衣衫不整,但见有人袭击白芷,冲了出来保护白芷。与黄衫女子对峙。

    白芷喘着气,看着黄衫女子愈加处于劣势,白芷心下安定下来。应该会无事的吧?

    营帐内又出来一人,是玉玲。只是她再也不是害怕又胆小的模样,而是稍带不悦与不耐,她伸手撩开袖子。白芷看到冷箭寒光,心下一惊,想都未想,直接冲了过去,大喊,“小心。”

    慕屠苏回身望去,只见冷箭朝他直射而来,他还来不及,一抹身影横冲他的身前,奋不顾身的为他挡住这冰冷的一箭。

    “芷儿……”慕屠苏失声尖叫。

    早已有人冲了过来,去抓捕那两位细作。唯有一人愣愣地站在营帐外。裴九看到了那一瞬间,白芷奋不顾身为慕屠苏挡上那一箭,毫不犹豫。而慕屠苏为何叫她“芷儿”?

    是他想多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不是我不更新,是**太抽了,我发了狠多次都发不上来,泪~~你们留言这么给力,我好意思不勤劳吗??呜呜~

    依旧一句话,日更靠你们=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