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38重生——良缘

锦竹2017-3-8 14:54:46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不想在军营多逗留了,但又碍于战事未结束,又不敢冒然提出离去,加上身上的伤口未痊愈,以裴九的性子,也不会带她离开的。/非常文学/如此拖延,她来军营也将近一个月。

    她和裴九是军中闲人,吃喝拉撒睡外,还留有甚多的时辰。如何打发?若是以前,骑马射箭皆可,如今白芷有伤在身,这些都使不得。使不得只得找使得的事情干。裴九提议钓鱼。

    养伤阶段,下了无数次棋,换个花样甚好,白芷满心欢喜的答应了。钓鱼得要有工具,军营哪有现成工具?无工具得生出工具,只好……自己制作工具了。

    幸而军营外有竹林,有个好的材料地。

    于是,两个大闲人一同出军营去砍竹子。裴九手持大刀,白芷背包袱,打算出发。人还未出军营,便被看守的士兵给阻拦下了,“九公子,战局严峻,外头危险,不宜出行。”

    两人于是打道回府,沮丧地回去继续下棋。

    “慢着。”士兵忽然喊道。

    两人以为有了曙光,兴奋地转头。

    只见士兵惊慌地指着白芷,手指不住的颤抖,“血,血。”

    两人皆不甚理解,裴九把白芷掰过来,看了看士兵一直指着的臀部,但见黄衫有一处手掌大的血渍,裴九跳了起来,抓着白芷的肩膀问:“你哪里疼?”

    “哪里都不疼。”白芷不甚理解裴九这紧张的反应。

    “你不觉得……那里痛吗?”

    “哪里?”

    “那里。”

    “哪里?”

    “就是那里,那里……”裴九看来狗急跳墙了,直接指了指自己的臀部。//*.feichangwenxue.*//白芷寻思了一下。臀部疼?血?两者之间的关系……当白芷茅塞顿开之时,她的脸上立即晕出两朵红云,鲜少有的情况。

    便是这鲜少的情况,在裴九眼里是极为不寻常的。她的脸莫名地红了起来,是哪里不舒服?裴九二话不说,直接打横抱起白芷,百米冲刺地狂奔向军医营帐。

    白芷喊道:“你作甚?”她开始挣扎。

    “有病看大夫,闭嘴。”不顾白芷的激烈挣扎,依旧热血地抱她去看大夫。白芷险些一口血吐了出来,果真是个还不会打鸣的小公鸡,什么都不动。

    从裴九抱她狂奔军医营帐开始,白芷从未放弃过希望,她试图挣扎开裴九,奈何他热血得很,坚持不懈地要抱她过去。

    “慕将军,这服药,一天吃三次,切莫忘记,你这次风寒极为严重,不似从前。”军医把药交给裴七,对慕屠苏说道。

    谁曾想,这时两人闹哄哄地闯进军医营帐,里头不仅只有军医,还有慕屠苏和裴七。

    渀佛天地万物一切停止,里头的三人看闯进来的两人,闯进来的两人则显得十分尴尬。

    裴七面带愠色地道:“阿九,打情骂俏到别处去,免得污秽了这里。”

    裴九忙不迭解释,“不是啊,是芷……芷儿受伤了。”二话不说,抬高白芷的臀部。白芷尖叫了一声,“啊!”那一刻,她生生想掐死他。他不懂她只能怪他无知,为何要散播他的无知呢?指定要被人当笑话了。她还有何颜面?白芷紧闭双眼,躺着等死。

    谁想……

    裴七大叫,“小产了?赶快让军医看看。”难不成裴七还不知道白芷假怀孕?

    白芷猛地睁开眼……裴家的孩子是不是都缺根筋?

    她根本就未怀孕,哪里的小产?其他皆为知情人士,只能大眼瞪小眼。慕屠苏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尴尬地局面,“应该是受伤所致。”

    “……”连慕屠苏也……

    白芷那口蓄在嗓子眼的鲜血,真真要喷出来了。她希望,喷这三个缺心眼的男人满脸是血。

    军医淡定地收拾桌上的药渣,见惯不怪地道:“这是女子的葵水,月月都来一次,不是受伤,更不会失血过多而死。这是健康的身体周期反应。”

    “咳咳。”慕屠苏大咳。

    裴七脸色苍白。

    裴九更是僵硬不已,便是眼眸也僵硬地看着白芷,白芷则以红彤彤的脸庞懊恼地看着他。皆是还未打过鸣的小公鸡,不懂,也只有谅解了。闹的笑话,也只能憋着心里笑,免得伤及自尊。

    白芷从军医营帐里出来,是一身药童男装,她眉宇清秀,骨瓷剔透的凝脂肤,像极了一个漂亮过分的美男子。第一个看她男装的是裴九,他当场痴愣了好一会儿。

    “你若穿男装逛青楼,我想她们恐怕愿意倒贴钱让你陪她们一晚。便是男嫖客,也会对你心怀不轨。”

    白芷自信地笑,“这是自然。”

    “你哪来的自信?”

    白芷但笑不语。以前她假冒士兵混入军营,同一队的士兵各个用饿狼眼看她,对她动手动脚。幸而她及时投靠慕屠苏,虽挨了一顿臭骂,但慕屠苏那晚居然留她在他营帐内睡了。即使,第二天便派人把她遣送回去……

    男装比女装轻松,不用提着裙子走路,步伐也相对于大一些。只是白芷发觉裴九一直在古里古怪地看她。白芷不解,问他,“你这是作甚?”

    “你们女子甚是奇特,竟会无故失血,还是做男子好。”裴九由衷地表达“还是做男子”好。

    “可不?男子可有三妻四妾,女子只能服侍一夫;男子可在外花天酒地,女子只能在家绣花。”

    “瞧你满口的怨气。”

    白芷撇嘴,“自然,我怨气冲天。为何男子不可一夫一妻,为何男子花天酒地名为人之常情,女子在外露脸便是淫、贱不堪?”白芷说这些话,纯属无心之过。前世,她饱读经书,对于如此制度不甚认同,但作为一地千金,只得如寻常千金,逆来顺受。她本就是叛逆的性子。束缚于礼教,白渊再到慕屠苏。她根本做不了自己。重生这一会,她故意不再读书,反而舞刀弄枪。她不再矜持有礼,反而随心所欲。虽然有着刻意,但比前世活的自在些。

    一面受束缚一面随心所欲,也许是她最好的生活态度。

    “芷儿……”裴九忽然沉浸下来,“你是在责怪我花天酒地,不知所谓吗?”

    白芷一怔,“我没这个意思。”她说那番话,纯属随意感慨抱怨一下。

    “嫁给我吧。”裴九脸红地扭头不看她,“我保证你会是我唯一的女人,我若去花天酒地,带你一起去。”

    这个承诺很奇特。是指,一起风流快活还是指他玩他的,她玩她的,有福同享?

    作者有话要说:竹子指头受伤了,敲键盘很痛,实在码不下去了,先这样。抱歉。。。。你们这么给力的留言,再痛也要更一章。虽然这章比较少。

    求留言,日更继续靠你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