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40重生——信鸽

锦竹2017-3-8 14:54:57Ctrl+D 收藏本站

    慕屠苏向白芷走来,把她手里的信鸽接了过来,他道:“我帮你抓着信鸽,你帮它伤药,可好?”

    白芷点头。

    当军医返回营帐之时,瞧见了极其温馨的画面。慕将军手里捧着信鸽,白芷正小心翼翼地为那信鸽捆绑绷带,被两人服侍的白色信鸽歪着脑袋,以一双圆溜溜的小鸀豆眼正往他这边看。

    慕屠苏在看她,白芷感觉得到,但她却佯装不知道。好容易把信鸽的伤搞定好,白芷抬眼朝慕屠苏看去,眼眸闪着兴奋,“好了。”

    慕屠苏点头。

    军医在门外咳嗽两声,“将军和白姑娘来了啊?”

    两人皆是惊了一把,目光集向军医那儿。军医十分淡定地走至药柜,舀出一包早已包好的药,递给慕屠苏,“将军,药已配好了,记得吃饭前半个时辰吃了。看将军的脸色,风寒尚未减轻,当多加注意。”

    慕屠苏点头,方接过药,一小兵闯了进来,跪在地上,拱手道:“将军,不好了,裴老将军和裴先锋中了敌军的埋伏,我军损失惨重。。”

    慕屠苏“腾”地站起来,原本略显惨白的脸上更是刷白一层,他极其?锵地道:“速速派支援前去,营救裴老将军和裴先锋,我军中埋伏之地,派人画好地图,召集全部将领,到指挥营集合。”

    “是。”士兵迅速退下。

    慕屠苏也未多停留片刻,立即朝指挥营前去。

    白芷怔了怔在原地,心想,裴七该是那裴先锋吧。前世里,白芷见过颇有名气的裴先锋,听闻他为了救裴老将军,他在一次战役中,失去了双腿,大好青年,只能在轮椅中度过。此生,第一次见到裴七,她只吓了一跳,觉得相似,到底是画像与本人有些出路,未曾想到……

    白芷忽而愣怔了一下,好似记得极为重要的事情。

    她忙问军医,“军医,你可知这次作战,可是六万大军?”

    军医疑惑地看了她好几眼,未回答,但从他的眼神中,白芷知道,此番她猜对了。若真的是这样,那么就是这场战役了,裴先锋失去双腿,慕屠苏前去营救,失踪了……

    前世,他失踪了三个月有余,才回来。那三个月,是白芷最难度过的日子,但她坚信,慕屠苏并没有死,他只是一时回不来而已。只是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三个月后他回来了,却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是南诏的小公主。他在殿堂前跪了三天三夜,求先帝赐婚。那是怎样疯狂的他?白芷从未见过。她只能躲在屋檐下,不知所谓地哭,心疼他,更痛心自己。那个女人用三个月,让他爱至如斯,她花了两年,却不能换来他一个简单的微笑。是她不够好?还是那个女人太好?

    如今,这一次他会遇见他心爱的南诏公主了吧。白芷扯着嘴皮自嘲笑了笑。

    如此也好。

    白芷抱着闪电,拜别军医。她方走出营帐,却见裴九衣衫不整的从自个营帐走出来,他神色慌张,脸色泛白,一边系着身上的腰带,一边冲向军指挥营帐。

    白芷自裴九身后叫住他,“阿九。”

    裴九回身见是白芷,稍稍停顿了下,他神色依旧处于慌张状态中。白芷问他,“为何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何事?”

    “方才听闻御林军与南诏军激战,我爹和七哥遇险,不知状况如何,我很担心。”

    “那你想作甚?去指挥营去问个究竟?你以何身份?”相对于裴九的惶恐,白芷淡定了许多。毕竟她知道结局。这将是裴老将军的最后一场战役。至于原因,白芷不知道,兴许是与裴七断了双脚有关吧。

    裴九不管不顾,“即使把我认作细作,我也要去。我就只有我爹和七哥了。他们不可以有事。”

    白芷一怔,真未料到,裴九把他们二人看的如此之重。

    白芷自知劝服不了他,只能作罢,随着他去了。她没有跟,而是去厨房要几根竹子,给闪电做个舒适的窝。前世她养过信鸽,这点小事,她会很娴熟地完成。

    做个窝花费了好长时间,待她终于直起腰板,抹了抹额头的汗,嘘了口气,她又发觉自己饿得慌。她想,她该出去找点东西吃了。当她撩开自己的帘子,竟发现以慕屠苏为首,一大批精锐士兵正在出营。目测以为,应该是救裴老将军和裴先锋吧。白芷看着一批批士兵离开,心生惋惜。这些士兵此次离开,恐怕回不来了。当年慕屠苏前去营救,回来的不过尔尔。他们是丢了性命,慕屠苏却抱得美人归,这是何等的待遇。

    白芷不想管,这就是命的不同。

    也许是天色较晚,泛着淡蓝,白芷竟看见身着戎装的裴九?她努力眨了眨,在仔细看一遍之时,她只能瞧见背影了。莫非她眼花?看错了?白芷存着侥幸心里,不再妄自猜想。她本想去厨房舀点吃的,露过一帐篷,竟听见有人在叫“救命”?白芷以为自己听错了,贴着那帐篷外,仔仔细细地听了一遍,耳边依旧断断续续有人在喊救命。白芷立即撩起帘子,看着满室的酒气,在士兵床上,竟瞧见一男子穿着亵衣亵裤,身上五花大绑地躺在床上。白芷走上前问:“谁干的?”

    “九公子,他穿我的战衣,假冒小兵,跟着慕将军去营救裴老将军和裴先锋了。”

    那岂不是送死?白芷暗暗啐了一口,转身着急地去追他们。

    “喂喂,先帮我松开啊!”不见白芷回头,那可怜的士兵继续呐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白芷在营地门口被看守士兵拦截了。士兵极其严肃的道:“如今局势严峻,生命安全担忧,严禁外出,还望白姑娘海涵。”瞧士兵一丝不苟的认真样,白芷便知,她若是硬闯出去,也闯不出去。

    这正门是指定出不了了。白芷识趣地退出。她没有过多的时间耽搁,若耽搁太久,即便是她出去,她也追不上他们。再者,外面四通八达,耽搁太久,连方向都寻不来。白芷前世经常混军营,早就了解军营的布局。厨房背后会有个鸡洞,是养鸡人特意挖的,以供鸡到外边觅食。

    白芷找了鸡洞,目测看,她似乎能爬的出去。可当真爬,却只爬出一半,她的屁股有点大,卡住了。这下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痛苦极了。

    “咦?哪里的小兵?想偷跑出去?”好不容易等到人,白芷听出了是“厨师”的声音。她本想欢天喜地地求厨师帮忙,但想,这样恐怕拖太久。

    白芷故意压低声音,“帮个忙,狠狠地踹我一脚。我因为偷懒睡觉,掉队了。现在赶着出去跟上队。”

    “干嘛不走正门?”

    “正门走不得,会被发现,挨批。”

    “这样啊?那好吧。我踹你了?”

    “嗯,狠狠地踹,不要……不要留情。”白芷视死如归地翘着屁股,等待那一踹!

    厨师抬腿,狠狠地踹了下去,白芷受到向前的冲力,屁股终于脱离鸡洞,身子完全出来了。白芷痛地眼泪直流,抹着屁股,含泪地对“好心”的厨师喊道:“大恩不言谢,等我凯旋而归,请你喝酒。”

    “好啊。”墙另一边的厨师,憨厚一笑。

    于是,白芷一边摸着屁股一边寻方向。她得先寻到正门外的方向,然后寻马蹄印找队。白芷寻的很费劲,找了好一阵才寻到马蹄印,然后跟着去追。

    天色愈加暗了下来,白芷的心也跟着跳得愈加快。若在天黑之前,没追上这个队……后果不堪设想。一想到裴九有可能回不来了,心里开始不断咒骂那鲁莽的小子,怎这般轻率无脑?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太在乎他爹和七哥?白芷忽然想到,裴九说过,他只有裴老将军和裴前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裴九不是排行第九才叫裴九的吗?可貌似她都未曾听过他前面的几个哥哥?白芷忽然意识到,她只顾着想怎么调戏裴九,怎么让裴九娶她,却从未考虑到他家的事,以及他家的未来。前世,她是不屑去打听,一意孤行地只想要慕屠苏,重生,她依旧是一根筋,只想到片面,未全面。

    所以这是她的报应吗?如若这次能追上裴九,她决定好好了解裴九以及他的家。既然当初选择了他,就不该犹豫。

    白芷深吸一口气,看着前方不见人影的路,灰蒙蒙的,望不到尽头。她后面的路,到底是坎坷,还是畅通无阻,她无从知晓,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现在她唯一所想,便是能追上裴九,带他回来。

    因为此番营救必将悲剧收场。那时的裴家,也将渐渐衰退,军权将会被抱得美人归的慕屠苏一一侵蚀!

    作者有话要说:鸡血不减的竹子继续日更,以后每天晚上大约这个点更新的。。。。希望我能保持到日更到结局,嘿嘿~~大家一起加油哈~~~我这么勤劳,看管们,不管好不好看,都撒个花吧。。。。。

    再然后,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猜,白芷能追上裴九吗?追上了是把裴九带回家还是发生神马事情呢???嘿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