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42重生——独处

锦竹2017-3-8 14:55:10Ctrl+D 收藏本站

    翌日,天未明,下起了大雨。白芷那会儿还未醒个彻底,只感觉自己凌空移动,左侧比右侧暖和,偶尔有水淋于脸庞。待她看清楚,才发现自己被慕屠苏打横抱起,朝着一棵大树跑去。那棵是一棵死树,中间有个大洞,只能容一人。慕屠苏把白芷放进大树里,自己蹲在外头,瞬间化成木桩,一动不动。

    白芷起身,推慕屠苏进去,“你作甚?你手上有伤,不能被雨淋了,你进去。”

    慕屠苏不动。

    白芷还不了解慕屠苏吗?只要他认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动,十足的固执,冥顽不灵。可他手臂的伤口并不是小伤,方才他抱她,伤口已裂开了,若被雨水淋了,愈加恶化,到时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外伤。

    白芷只有动粗,拼命地推他进去。她还未使上力气,慕屠苏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回大树洞中。白芷知道自己在做多余的事,可心里又着急,不能让慕屠苏一意孤行。论力气她比不过他,论固执,她亦甘拜下风。她糯糯地看着慕屠苏,脸上带着莫名的红潮,她嗫嚅道:“你无非不想让我淋雨。可你手上有伤,亦不能淋雨,我有个办法,我俩都不用淋雨。”

    木桩的慕屠苏舀眼斜睨了她一眼,白芷略显尴尬地说:“我们一起进洞躲雨。”

    慕屠苏看了看洞的宽度,“只能容一人。”

    “我们……我们可以叠起来。”白芷觉得自己脑门充血了。

    于是……

    两人进树洞了,白芷坐在慕屠苏的身上。

    白芷浑身僵硬地看着雨越下越大,自背后传来人的体温,让她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只能直着身子,僵硬地坐着,看着天空,盼着雨早些停下来。

    忽然,慕屠苏把身子靠过来,不安分的手搂住她的细腰,把头抵在她的脖颈之间。白芷大惊,“作甚?将军,你可不能趁机占我便宜啊?”白芷开始挣扎,还只动了一下,慕屠苏便吃痛地喊了一声,“疼”。

    白芷以为自己弄疼了他,白芷不敢再动了,只能瑟瑟发抖地被慕屠苏依偎着。她只好委屈地道:“将军……”

    “好冷,抱着你暖和点。”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话间,吐纳拂在白芷的耳垂边,痒痒的。

    白芷缩着身子,身子抖的愈加厉害。

    慕屠苏环住白芷腰间的力气愈加紧了,几乎把上身的力气全靠在白芷的背上。白芷红着脸缩着身子唯唯诺诺地抬头看天,期盼着天快点停止下雨,早些出去。酿成这样的后果,实则也是自找的。谁让她心软,怕慕屠苏的伤口恶化?谁让她想出这等馊主意?

    雨终于停了下来,两人出洞,雨后的林间,空气弥漫着潮湿的草香。白芷红潮未退,不敢看慕屠苏,背对着他道:“我们还是趁早回去吧。”

    白芷抬腿便往林中走去,慕屠苏见她这副模样,失声笑了笑,尾随其后。

    可白芷走至一半又停了下来,来回转,原本因羞涩的红脸变得苍白,她低着头像个无头苍蝇乱转。慕屠苏问:“怎么了?”

    “你的血不见了。”

    “……”

    该是被大雨冲刷掉了。可她来这里,全靠血迹……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计划比不上变化快。白芷沮丧难过,不归林莫不是一个诅咒吗?他们出不去了。

    慕屠苏走至她身旁安慰她,“没事,我们慢慢找出路吧。”

    白芷无奈点头。

    两人全凭着感觉走,白芷心里希翼能在一棵树上看见自己刻的数字,可她再也未瞧见到。白芷筋疲力尽,又感觉饿了,头晕目眩,直接晕倒。

    待白芷醒来,是在一家破旧的房间里,里面家具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墙上有一把弓箭,还挂了一张虎皮。看这个样子,像是猎户的家。

    “你醒了?”从门外走来一条汉子,他手里正抓了一只被弓箭杀死的兔子,笑起来憨态可掬。

    白芷先是怔了一下,四下瞧了瞧。不见慕屠苏,忙不迭问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可有一位与我同行的男子?”

    那猎户怔了一怔,一时答不出来。白芷见他沉默,大惊,疯狂拉住猎户,“他出了什么事?被野兽吃了?还是你未曾见到他?”白芷这副吃人的模样,猎户直摇头,“没、没……”

    “小姐。”清荷从门外走进来。

    白芷囔道:“清荷?”目光锁向清荷高高隆起的肚子,再看那猎户走至清荷身边,抬头提着兔子,对她傻笑,“呐。”清荷朝他笑了笑,“今儿你烧兔子可好?我想与故人聊聊。”

    猎户瞧了瞧白芷,点头离开。

    白芷一下子接受不来,指着猎户的背影,用探寻的目光看向清荷。清荷笑道:“他是我相公。”

    “那他知道你的孩子……”

    “这个是他的孩子。”

    白芷不解。

    两人坐下,清荷便把她这些月所发生之事,告诉白芷。当初她想去桐城再见一见柳继,谁曾想,她在路上遇见了南诏兵,见她一女流之辈,起了歹念。她就跑,最后跑进了不归林,迷路加上饥肠辘辘,晕倒。醒来也是在这里,然后遇见了她现在的相公,阿福。阿福智商偏低,年过三十,村里的女人都不愿意嫁给他。他目不识丁,只会打猎,用猎物换生活用品。她那时,身子很虚,阿福便把家里所有的钱给她看身子,且在那段时间,照顾的她无微不至。也便这样,清荷心生感激,身子好了,便帮他分担点家务。村里的三姑六婆撮合她和阿福,清荷原先不想答应,感情与恩情她还是分的开。后来,她想出去,阿福的村有规定,村民不准出不归林。阿福只把她送到不归林的出口。清荷出去以后,无处可走,想回去找白芷,又觉得没脸面,徘徊了好久,还是死皮赖脸的去见柳继。只是柳继不愿收留她,舀了一大笔钱打发她走。这些不足以让她伤心,她万万未料到柳继会在茶水里下滑胎药。

    说到这里,清荷声泪俱下。

    白芷一怔,“我表哥怎是这样的人?”白芷虽对柳继不甚了解,但他这人,并不像这样的人。她问清荷,“你怎会和我表哥有那层关系?”

    清荷似乎也看开了,不再遮遮掩掩,“这事要从你和世子的事情说起。继少爷看出你与世子有关系,那夜,你夜赴约会,继少爷喝了点酒。然后跑到你的别院,走错房,然后……”

    “什么?强了你?”白芷腾地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清荷。清荷摇头又点头,“清荷当时也是半推半就……清荷当时心地不纯,以为能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到底是闹笑话了。自作自受,不怪任何人。”

    白芷无话可说,只问:“那后来呢?”

    “我真的无处可去,只好再去不归林,走到出口,却发现阿福站在那儿。”

    “他……”

    清荷失声笑了两下,“他以为我会回来,每天打完猎,就站在门口等我。直至日落回去。”

    “真是个傻子。”白芷也笑了起来。

    “我觉得世子也是个傻子。”清荷扑哧笑了两下。白芷这才想到慕屠苏,忙不迭问:“对了,他怎样了?”

    “小姐可是饿晕的?”

    白芷点头。

    “你晕倒吃不了物质东西,只能喝羊奶之类流质食品,水又灌不进去,只能用嘴推食物进你嘴里了。”清荷暧昧地看着白芷。白芷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

    “本来这事清荷义不容辞,世子死活不依,非要亲力亲为,你说,这么累的活儿,干嘛要抢着干?不是傻子是甚么?”清荷笑的愈加开心,白芷愈加想捶胸顿足。

    这哪里是傻子作为?明明是他趁机轻薄她,又占她便宜,吃她豆腐。

    “小姐莫担心被人说闲话,村民以为小姐是世子的娘子。村民都不知道世子的真身份,世子只道是光辉王朝的一名小将。”

    “这里的村民怎会在这深山老林里居住?还有那奇怪的规矩。”

    “听闻,村民都古顺期间裴将军俘虏的南诏百姓。本是被先皇处死,林将军心存不忍,便把他们放逐不归林自生自灭,并且称道若能生还,不准踏出不归林。他们心存感激,信守承诺,这三十多年,没有一位踏出过。”

    古顺期间……先皇在位期间。这位裴将军不是裴老将军,那时裴老将军不过是一位少将,该是裴老将军的父亲,裴九的爷爷。听闻裴家是将门世家,未曾料到,真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将门世家且是一个极好品质的家族。可到了这里,裴家将会衰败……莫大的可惜。

    一想到裴九,白芷心中打鼓,也不知他是生是死。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今天超时了,伤感啊~~还算日更吧,泪奔~~~

    其实我想写:两人叠在一起,慕屠苏的**翘了。。。。哈哈,但是此文必须要假正经,我们还是苦逼的意淫一下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