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48重生——媚惑

锦竹2017-3-8 14:55:44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寻思好了,若白渊没上春、药,她便脱了衣服直接睡在他旁边,一早醒来,他也百口莫辩。若真上了□,则一棒槌把他打晕,抬到床上,两人脱光衣服躺到天明。喝醉酒的男人与吃了春、药的男人,白芷不想碰。遭罪!

    白芷走至白府的西厢房,见管家早已站在那儿等候她多时。白芷走到管家跟头,看了看里屋,“人在里头了?”

    管家点头,“一切安排妥当,小姐可自行发挥。”他再把一瓶红棕色长颈瓶递给白芷,“这药小姐还需要吗?”

    白芷接过,在手上掂量了掂量,还满沉的,分量足。白芷把瓶子收好,对管家道:“我先收着吧。”

    管家点头,看了看里面,也不知在看些什么,再凝视了一会儿白芷,欲言又止的样子。白芷也察觉到了,好奇地问了问,“还有事吗?”

    管家干着嗓子,语重心长又带着怜悯的语气道:“小姐,保重。”

    “……”白芷心中一悸,总觉得管家话中有话。看着管家离去的背影,白芷又望望里头,有点儿不想进去了。她不知她这样做是对是错,但不可否认,里面躺着的新科状元,比慕屠苏比裴九更适合自己。只是利用这个方法去得到一个男人,她明知是错的,却偏要一错到底。前世的教训,还不够?

    白芷叹了口气,正欲走进去,背后突然被人抱住,自他身体散发的体香,白芷便知是谁了。她挣扎了两下,“将军!”

    慕屠苏迷糊地“嗯”了一声,依旧在她身后环住她。白芷僵硬着身子不敢动,笔挺着腰,她闻到他满身的酒气,喝得可不少啊!白芷小心翼翼地问:“将军,有何要事?若没什么事,可否放开我?”

    “几日不见,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白芷瞄了瞄大敞的大门,心想,得赶紧打发了慕屠苏,白芷柔声哄着他,“将军想我是白芷的万分荣幸,今日是小侄女的满月酒,将军赏光来此,白芷在此谢过。”

    白芷试图扭一□子,却被慕屠苏抱得更紧,差点喘不过气来。白芷强颜欢笑,“将军,能松开我吗?我想给你行个大礼呢!”

    “不松,我知道你又会跑了。”

    “将军……”白芷深吸一口气,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我与你无任何关系,你这样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无任何关系?”慕屠苏稍稍提了提嗓门,冷笑道:“抱过了,亲也亲过了,甚至摸也摸过了,这叫没关系?”

    “……”白芷制止不住自己的怒气,本想息事宁人,她有要事在身,不宜与他周旋。奈何慕屠苏咄咄逼人,字字带刺,她这脾气上来,挡也挡不住,奋力挣扎,挣扎不开,直接张口咬她,慕屠苏哼都不哼一声,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怀中人儿乱动。

    白芷深吸一口气,狠狠地踩了他的脚,慕屠苏这才吃痛地倒退几步。白芷方想提腿就跑,被慕屠苏抓了回来,压至墙边,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白芷早已无力气反抗,只能呜咽地紧闭双唇,双手无关痛痒地敲打他结实的背。她死守自己嘴唇的最后一道防线,无论慕屠苏怎么想撬开她的贝齿,她偏不从。

    忽然,敞开的大门“砰”地似有一重物砸中似的,争斗的两人皆为一惊,蓦然回首,却见当今新科状元赵立因醉酒身子不稳靠在门上,一双略带迷离与惊讶的双眸正全神贯注地望向白芷这一边。赵立愣在原地,不知是因酒而红的脸还是看见方才激情的画面而红的脸,只见他的脸像烧红的铁一般,他忙鞠躬道歉,“在下失礼了,将军和白小姐请继续。”然后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白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猎物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还不能立即去追,那小心脏,乃如万箭穿心之痛。

    慕屠苏哪给机会让白芷依依不舍地看赵立渐渐消失的背影,直接掐住她的下巴,强逼她面对着他。慕屠苏半眯着眼,“方才你打算进这屋?别告诉我你不知状元官在里面?”

    “那又如何?干将军何事?”白芷已然窝了一把火,且打算大逆不道地撒在慕屠苏身上。

    慕屠苏二话不说,直接抗起白芷,往屋里走去。白芷惊慌地喊着,“你想作甚?”

    “继续你方才想干的事。”

    “……”白芷吓得立马弱势起来,“我只是想进屋子里喝茶。”

    慕屠苏根本不理会,以脚摔上门,把白芷摔到床上,便自行脱衣,完全无视了白芷瞪得跟铜锣似的眼。白芷惊愕地问:“将军……”

    慕屠苏直接朝她压了下来,白芷试图阻拦他乱来,却被他单手钳制住她的双手,高举头顶,任人宰割。白芷惊恐地看着慕屠苏,只见他目光灼灼,似要吃了她一般。她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样?

    慕屠苏直接扯开白芷的腰带,衣服便含苞盛开,露出她纤细的长腿,以及若隐若现凹凸曲线的身礀。白芷呼吸浓重,上下起伏波澜壮阔,更是刺激了慕屠苏原本已绷紧的理智。

    白芷从未在男人面前如此暴露过,想遮住,双手却被钳制,无法遮羞。这让她十分害怕,渀佛赤、身、裸、体于群众之间。

    “你今晚看来是有备而来,穿如此丝滑的衣衫,是想让谁方便脱了?”慕屠苏扯着嘴皮自嘲地笑了笑,长年握兵器长出老茧的大手一寸寸抚摸白芷细滑的凝脂肌肤。白芷浑身打了个寒颤,即使已经怕得不行,眼中含泪,嘴上却硬得很,“将军,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慕屠苏立即吻了上去,白芷扭身抵抗,却换来慕屠苏愈加浓重的呼吸。而自己也似乎……似乎浑身发热起来?

    “呜呜……”白芷只觉自己身子越来越软而无力,很快唇被慕屠苏撬开,舌与舌之间,又是轻舔又是环绕。慕屠苏不安分的手穿过诱惑的红色肚兜,直触她颤抖的身体。

    白芷倏然睁大眼,扭着身子,垂死挣扎。她哭了起来,向慕屠苏求饶,“不要……求你……求你。”

    慕屠苏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可他已情、欲高涨,呼吸急促,再看白芷那秀美极致的脸庞泪光点点,他更是想欺负她了。慕屠苏扯下她的亵裤,强硬掰开她的双腿,以最决绝,最残忍地方式进、入。

    白芷只觉下、身撕裂了。蓄在眼眶里的泪水溢、了出来,瞪着一双痛苦的眸子,看着慕屠苏。她紧紧握住拳头,强忍着不叫出来。但是太疼了。她终于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啊……疼……呜呜。”被慕屠苏的吻淹没了尾声。

    “扣扣。”门外有位小厮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发生何事了?”又敲了几下。

    “干嘛?”门外传来白渊的声音。

    “老爷,我好似听见里面有女子痛苦的呻吟声?”

    “有吗?你听错了,还不去干活。”

    “真的有……”

    “还不去干活?”白渊提着嗓子带怒气地斥责小厮一番。

    于是,门外一片安静……

    白渊可知里屋已不是他要的新科状元了?

    ***

    白芷觉得,自己极为不正常。亦或者自己是个淫、娃、荡、妇。因为到了后面,她自己控制不住地去迎合慕屠苏,而慕屠苏似乎也越来越放肆。两人如饥渴多年之人,久逢甘露,缠绵不休。白芷都记不清,那一晚多少次了,只记得痛并快乐着……

    痛并快乐着的享受过后,便是一大早,被早就计划好的白渊捉奸在床。

    只是抓的不是他心心念着的新科状元赵立,而是他一心想毁婚约的大将军慕屠苏。

    白芷还记得那天天未明,白渊破门而入见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的慕屠苏那刻,变幻莫测的脸,一阵青,一阵黑,一阵白,情绪交错极为复杂。

    白芷捂住被子,因一夜未眠做体力活,脸看起来极为憔悴。但最为憔悴的还属刚开荤吃太多的慕屠苏,那脸已毫无血色,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傻愣愣站在床边的白渊,朝他点点头,直接把白芷抱入怀中,继续睡觉。

    白渊已风中凌乱了……

    被慕屠苏抱进怀里的白芷试图挣扎,却听见慕屠苏低沉嗓子地呢喃,“你昨晚可不是这么拒绝我的。”

    白芷一怔,想起昨晚那般渴望他身子的自己,握了握拳,忍了。

    慕屠苏便抱着白芷,满脸笑意的背对白渊说道:“白大人,你这一片心意我心领了。既然令千金已是我的人,我自会负责到底,你放心。”

    白渊差点一口血要喷了出来。

    事后,白芷才明白当晚为何自己那般失态,原来白渊命管家在香炉里方了点料。白渊要的不是一人欲、火、焚、身而是两人同时欲、火、焚、身,来个以防万一!

    当时白芷心就寒了。这个父亲,连女儿都防,都不去相信。那她,又“孝顺”个什么劲?

    白芷与慕屠苏在西厢房被白渊当场捉奸在床之事,当天便传遍了京城。白芷被恼羞成怒的白渊禁足在自己闺房,也是听红翘说起这事。白芷只觉头疼,后面的路真不知怎么走了。

    要么直接嫁给慕屠苏,要么削发为尼。总之,她是除了慕屠苏谁都不可能娶的女人。

    门被人一脚踹开,满脸是泪水的柳如冲了进来,想扇白芷一巴掌,被巴掌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柳如愤恨地道:“你怎么可以抢我喜欢的男人?”

    “那是个意外。”

    “意外?我看是你有意去勾引。”

    “随你怎么说。”白芷坐下,心里甚是不舒服。

    “别以为你这次能当将军夫人。恭亲王不可能答应让慕屠苏娶你为妻,最多勉为其难让你做个妾。谁让你是白渊之女?”

    白芷顿了顿。虽早有预料,但心还是忍不住咯噔一声。

    妾,又是妾。与前世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做了个名副其实的妾。她是否该满足了?白芷兀自笑了笑,抬头看悲愤交集的柳如,“如果慕屠苏说纳你为妾,你是不是也愿意?”

    柳如一怔,拒绝回答。

    白芷冷笑,目光看得很远的地方,似对柳如说又似对自己道:“既然兜兜转转还是这般结局,自己走的路,自己负责。我不会让悲剧再重演一次。”

    白芷紧紧握住拳头,心里已有一个念头,在脑海中盘旋。

    自己酿的果,自己吃。她不够聪明,那她只好,昂起胸膛,承担这个果。一响贪欢,不枉她在人世间走这一遭了。

    作者有话要说:被人强上了,最后和强上她的男人缠绵不休,我想也只有白芷这一只奇葩吧。囧~~~

    话说,我这人一旦开荤,就会多多益善。。。。以后肉多莫怪= =!

    白芷:我操!

    慕屠苏:是我在操,小白白……(摸小白白的头)

    作者:=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