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49重生——尼姑

锦竹2017-3-8 14:55:50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寻思着,该怎么做离开白府。她已被禁足,足足半月之久,出不去。白芷思考这事,已多日都未进食了。红翘以为白芷因那晚之事,见慕屠苏好些日子无所动静,忐忑不安所致,忙劝道:“小姐,将军口碑极好,定会对小姐负责的。”

    白芷依旧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红翘慌了,“小姐,若你实在担忧此事,红翘蘀你问问?”

    白芷眉梢动了动。

    红翘见白芷为之所动,心下一喜,“红翘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帮小姐问出个答案来的。”

    白芷点头,“那你把衣服脱了。”

    “……”红翘一怔,小脸一下子纠结起来,哭着脸道:“小姐,红翘还小,不卖身。”

    白芷扶额,淡淡地看她,“我只是想穿你的衣衫出去。仅此而已。”

    “小姐想去何处?”

    “天大地大,何处不是家?”白芷未正面回答,只是给出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红翘吃惊地张着嘴,忙不迭地摆手,“小姐,你这是要与将军私奔吗?你们的关系已众所周知了,何必还要走上这一步?万万不可啊!”

    白芷只觉红翘构思奇特。她只道:“我只是想去做尼姑!”

    “……”红翘一愣,“尼姑?”

    白芷点头。

    红翘立即扯着嗓子喊,“小姐,你疯了?为何要做尼姑啊?”

    白芷皱皱眉头,“到底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

    红翘低头认错。

    白芷斜睨红翘一眼,“我已看破红尘,你只需把你的衣衫给我,明早我出门前,老实呆在我房间,别想打小报告,要不然,小姐我一定把你嘴撕烂。”

    白芷故意狠狠剜了她一眼,红翘受惊,哆嗦地点头。

    白芷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不要来打扰她。红翘边走边回头,欲言又止地挪到门口,闪着楚楚可怜的泪眼,给白芷最后一句忠告,“小姐,出嫁做尼姑没肉吃的。”

    白芷一瞪,红翘便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白芷不想与慕屠苏再走一遭前世那样的经历。明知结果,明知是错,她何必再去遭罪?她深知自己的性子,要么放下包袱爱得彻底,要么狠心不去爱,即使如今的她还对慕屠苏留有一席之位,但那种恐惧,已然淹灭了那棵躁动的种子。

    她这一世既然没人再会要她了,那么她去当尼姑好了。趁着慕屠苏还未下聘礼之前,做尼姑先。

    白芷原打算第二日穿红翘的衣衫,假装红翘从后门离开。谁想,她没等到第二天的来临,在当天晚上,等到了慕屠苏。

    听闻,他是爬墙进来的。

    白芷那会儿正伏在桌旁绣着女红打发时间。因她背对着房门,加上女红是细活,她一门心思扎了进去,对外界动静稍慢几拍子且迟钝。她只听见有男子闷哼叫了一声,也没多加注意,继续绣着手上的活儿。

    直到白芷听到似有脚步声逼近,她稍稍用心去凝听,便察觉有人在蓄意靠近自己。她全身紧绷,抓着手里的细针,灵巧的回身,打算猛地刺去。手却在半空中被人拦截下来!慕屠苏蹙眉看着白芷,“谋杀亲夫?”

    “将军,你这样于礼不合。半夜闯进女子的闺房,是否有些过了?”

    慕屠苏失笑,并没有方才的冷然,轻轻弹掉白芷手上的细针,反手握住白芷的玉手,“想你了。”

    白芷一怔,想挣扎却挣扎不开。她有些负气地道:“将军,对于半月前之事,我想你该向我道歉。”

    “抱歉。”慕屠苏十分陈恳地对白芷认错。

    “……”白芷顿觉无语,完全没有她想要的效果。

    慕屠苏满脸宠溺地继续握着白芷的手,摸了又摸,怎么也不肯撒手,他从始至终,嘴角都羡起着点点微笑,毫无杂质的笑容。白芷先是挣扎,后瞧见他这副模样,眼眶竟泛起雾气。

    他这副样子,明明是对南诏小公主才有的样子,为何却在她面前表现出来。那样珍惜、宠爱又幸福满足的笑容。

    慕屠苏抬眼看了看白芷,见白芷一副要哭的模样,先是一怔,随后眸光淡了下来,脸上的笑意全无,他道:“和我在一起,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难吗?”

    他误解了她为何想哭。

    白芷不答。慕屠苏放下白芷的手,目光死盯着白芷,“处子之身给了我,你是不是极恨我?我不仅掠夺了你的贞洁,还有你对未来的憧憬?比如你和裴九的未来?”他本不想这么问,明明知道她给他的答案一定会伤他,但他控制不住,他见不得她半死不活的模样。

    白芷扯着嘴皮笑了笑,“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不会得到我的心,将军应该懂这个道理。”

    果然。慕屠苏一把把白芷搂入怀里,掐着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地道:“我有说过想要你的心吗?”可他眼底的痛苦,还是那般突兀地流露出来。

    白芷忽然把手环抱住他硬实的腰际。

    慕屠苏一怔。掐着她下巴的手失了力气。白芷反转态度,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之上,她轻闭双眼,脑海不断盘旋前世那般轰轰烈烈的过往。这个怀抱,她付出了多少,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更明白。她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她为的是就是要他的心,即便他对她如此吝啬。她不恨他,不爱她不是他的错。她只恨自己,明明瞧不见希望了,她还是冥顽不灵,控制不住去爱他,爱到伤心,爱到绝望,更爱到轻生。她不过要一颗心,怎么难于上青天?

    这个拥抱,她控制不住,不知是感谢他的一时迷恋,还是抱一抱曾经的自己。

    “你会娶到你一生挚爱的女人,你们琴瑟和鸣,恩爱不减,你一生只想要她一人,小心的呵护,视若珍宝。你喜欢抱着她一起骑马,看山看水,你喜欢和她泡温泉,窃窃私语,你喜欢为她画眉,虽然第一次会画得很难看,但你会用心去学。你会用心听她说的每一句话,再累再苦你都想抱她一起睡。她不再是你的爱,而是你的命!”

    白芷回忆他和南诏小公主那般恩爱的过往,她只能蹲在一角眼睁睁看着,偷偷抹泪。那般清晰的记忆,深深刺痛着她的眼,泪水竟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白芷无声地落泪,慕屠苏怔怔地听着白芷说完这番话。少顷,白芷闭上双眼,泪水倾斜下来,再睁开眼,她泛红的双眼中,泪水已流尽,她控制自己的情绪道:“那个女人不是我。”

    而她,是多么渴望这个女人就是自己?

    她松开慕屠苏,后退了一步,离他有一臂的距离,她摊开手,手掌朝房门口,“将军,恕白芷无礼,不送。”

    慕屠苏静静地看着白芷,只问:“我的命,为何不是你?”

    白芷低垂着眼眸,撇了撇头,咬咬牙,“因为我不会爱你。”

    慕屠苏沉默地看着她,久久凝视,最后决然离去。白芷看着慕屠苏的背影,眼眸再次模糊。她想,兴许她可以毫无心里负担地去做尼姑了……

    转身回坐,她不争气地又哭了……

    女人如水,果不其然。

    ***

    本来白芷计划好第二天便去尼姑庵做尼姑。可因昨晚慕屠苏打晕了看门的家丁,提高了白渊的警戒心,加派人手,白芷觉不好蒙混过关,便延迟了近十日。红翘帮白芷四处打听恭亲王府的动静,说是守得连蚊子都进不去,更别说打探动静了。于是红翘深深地同情自己小姐。

    终于迎来了这一日。红翘端着面盆进屋给白芷洗脸来接蘀白芷,白芷早早便穿好红翘的衣衫,移花接木,舀着手帕遮住脸,边咳嗽边离开,顺利躲过看门的家丁。

    她从后门偷偷溜出去,再穿过各个小巷子,熟门熟路地走在西郊路上。

    前世,她没少去西郊的敬慈庵,原因自是为了讨好喜欢吃斋念佛的恭亲王妃,慕屠苏的母亲。慕屠苏的母亲极其喜欢她,其中原因一面是她讨好得地方合恭亲王妃的胃口,另一面该是同为苏城人,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加上她绣的金边大牡丹花惟妙惟肖,是她心头所好,可谓是锦上添花。当初慕屠苏死活不纳白芷,还是恭亲王妃在一旁唠叨,孝顺的慕屠苏才没法把白芷纳进家门。

    如今,她自不会去敬慈庵出家当尼姑,她会选择其他的尼姑庵,西郊可不止这一家。

    她徒步上了西郊,却在不远处,瞧见了一辆较为华贵的马车停在路边。白芷目测,坐在此马车之人,非富即贵。当她瞧见恭亲王妃从里面出来那一刻,白芷的心扑通加快了一下了。

    这如何是好?去碰面吧,难免要周旋。不去碰面吧,怎么才能避免?

    白芷躲在路边好一阵子,最后决定,还是不去碰面得好。这如何避免呢?唯有走偏路了。偏路何处寻?自己开辟一条路,走自己的路!白芷心一横,提起裙摆,跨入被隆冬之雪覆盖满山白苍苍的新路。

    白芷察觉,才在雪地上,那种咯吱咯吱的声,总有重复的。她警觉地转身,未见人影。白芷便觉自己心里想多了,继续前进。

    新路开辟地挺顺利,白芷畅通无阻地走回到正常通道,只是偏巧狭路相逢,遇见了恭亲王妃的马车……

    白折腾了!白芷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臣服命运。

    “挡者何人?”马夫颇有“狐假虎威”的气势。

    白芷道:“路人。”

    马车帘子被掀开,是恭亲王妃的贴身嬷嬷,见过白芷,颇为惊讶,对里头说了些什么,嬷嬷又探出头来,“白家大姑娘,王妃叫你过来。”

    白芷任命地坐上了马车。该来的还是要来,只能随机应变了,切莫出了什么乱子,她还急着去当尼姑呢!

    作者有话要说:写着写着,我竟然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囧,醒来已经11点半了。我今天累坏了!所以更新迟了,希望谅解。我在努力日更中,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求鸡血!!就是评论啊~~~

    有评论说女主不讨喜,呵,她个性就这样的,人无完人嘛。做错事,会自我反省,还是好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