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0重生——尼姑

锦竹2017-3-8 14:55:55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约莫有三年未见过恭亲王妃了。当她进了马车,见恭亲王妃依旧穿着金边大牡丹红装,她莫名有种亲切感。恭亲王妃看了看白芷,语气如往昔,颇为淡,“白家姑娘,好久未见,别来无恙。”

    白芷微笑,极为礼貌地问:“王妃,安好。”

    恭亲王摆摆手,示意她无需再客套了。她问白芷,“你这是去哪儿?”

    白芷顿了顿,在寻思着要不要把实情说出来,可又想想,自己和慕屠苏那档子事,想必恭亲王妃也知晓了。若说是去当尼姑,难免会被王妃问三问四。还是不说得好,省心。白芷便圆谎道:“去拜拜观音菩萨。”

    “哦?可求什么?”恭亲王妃再问。

    “没别的意思,只是想保佑身体安康而已。”

    恭亲王妃斜睨看了她两眼,点头,“你和屠苏的事,我都知道了。”

    白芷一怔,颇有些意外,竟是恭亲王妃主动说起这事。恭亲王妃继续说道:“屠苏从小性子倔,一旦自己认定的事,便不会改变。也不知他这个性像谁。”

    白芷静静地凝听,她知道,恭亲王妃对她这些自是有她的打算。她不打扰,只用心去听。

    “我和王爷是在苏城定情的,虽我不是地道的苏城人,但对苏城有莫名的感情,王爷亦是如此,所以在苏城的穷奇山脚为我建一座山庄,供我长期居住。只是我和王爷皆未料到,我们唯一的儿子竟也苏城动了情。不知这是命中注定,还是上天开的玩笑?”

    白芷回:“将军的命中注定绝对不会在苏城,王妃大可放心。”

    恭亲王妃怔了怔,略有吃惊地看着白芷。她一定吃惊于她忙不迭的否认自己吧。白芷风轻云淡地笑了笑,“白芷说得绝对是真话。”

    被白芷如此斩钉截铁地确定,恭亲王妃失笑,“你不喜屠苏吗?”

    “无。”

    她自然要这么回答,但看恭亲王那聚精会神的目光,心有发憷,竟没有了方才的淡定。恭亲王以手握了握白芷,“你绣的金边大牡丹,当真只有两年功底?”

    白芷未料恭亲王妃会问及这事。这本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却能让恭亲王妃放上心里?白芷心生疑惑地朝恭亲王妃摇头。既然恭亲王妃质疑她了,想必是知道了什么,她若再撒谎,这项上人头定是保不住。

    恭亲王妃子失笑,“果然。”

    白芷愈加摸不着头脑了。

    “你几岁开始绣金边大牡丹?”

    白芷想了想,她第一个最为满意的女红便是金边大牡丹,后来记不得丢到哪里去了,便不再绣金边大牡丹。前世因要讨好恭亲王妃,便又开始绣了很多。不过重生后,她倒是不记得自己还绣过。

    “该是十岁那会儿吧。”白芷想应该没有记差。

    恭亲王妃点头,微笑看她,“我若没记错,你是二八年龄了吧?”

    白芷点头。

    恭亲王妃忽然话锋一转,“我虽知你与屠苏的情分,但你和屠苏之间有许多待商榷的问题。屠苏已然说了近一个月了,王爷依旧不点头。以我对王爷的了解,这件事已无转圜余地。虽说做妾有些委屈你了,但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你谅解,也帮我劝劝屠苏。做妻做妾都是枕边人,何必这么钻牛角尖?是吧?”她轻轻拍了拍白芷的手背,颇为语重心长。

    可白芷不是那番感恩戴德的心情。恭亲王妃的意思不过是让她劝劝坚持让她做妻子的慕屠苏,要么不进恭亲王府,要么老老实实当个妾。

    她有些感动慕屠苏的固执,同时又觉恭亲王妃可笑。她不是当初那个为爱放弃一切的白芷了,虽深知自己毫无资格做正妻,可这个“妾”她也觉得要不起。恭亲王府,实在高攀不起。

    白芷回恭亲王妃,“王妃这番话甚是有道理,白芷配不上将军,关于那夜之事,我……”她还未说完,马车不知何缘故,开始颠簸起来,外头传来马儿的嘶鸣。恭亲王妃身子不稳,似马上要摔出马车。白芷大惊,伸出臂膀捞回恭亲王妃,自己的身子也不稳,撞到了马车门框上,救人反被误伤,极其无辜地不省人事,晕倒了。

    当她醒来,沁入鼻息间,是股淡淡的檀香,这是寺庙与尼姑庵特有的香气。白芷惊坐起,却见慕屠苏坐在自己的床边,而在不远处是面色不佳的恭亲王妃。

    慕屠苏握着白芷的手,他的手心急烫,也不知是何缘故。白芷试图挣扎,却在还未实施前,被恭亲王妃给掐灭了。恭亲王妃走至白芷面前,斜睨地看着她,“即使你怀有身孕,做妾已成定局。”恭亲王妃再看慕屠苏,咬牙切齿,又气又无奈地道:“真是中邪了,你!”

    然后,恭亲王妃愤恨地拂袖而去。

    白芷一时无法消化,“方才王妃说我……有了身孕?”

    慕屠苏抬手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点了点头。

    白芷只想再晕一次……

    尼姑做不成了,嫁给慕屠苏已成必然,她带球了!她醒来之前,慕屠苏和恭亲王妃大吵了一架,无非是近月来一直纠葛的”做妻做妾“问题。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无论怎么挣扎,父母之言为大。恭亲王坚持,慕屠苏再挣扎也是无果。

    有孕之事,不止让白芷大受打击,就连慕屠苏也颇为意外。白芷真心无法接受自己的肚子里正孕育着属于她和慕屠苏的孩子。她还无法接受自己即将做母亲的事实。

    此时渀佛成为白芷与慕屠苏的转折之处。白芷不能做尼姑,慕屠苏不想再拖,妥协得让白芷以妾的身份进恭亲王府。

    两人的婚事,很快有了眉目,早早定在了年前腊月时节。离婚期,不过半月之久。慕屠苏要以娶妻的“礼数”把白芷迎娶入门,白渊表面上极为感谢,内心实则是在忍气吞声,在饭桌上,是不是把气撒在他那不争气的女儿身上。

    白芷自个倒是不放在心上,反而整个白府唯一心疼的白术看不下去,只囔着,“爹,有气冲我来,别针对姐。”

    然后二娘来气,要打白术。白术则跑到白芷的背后,寻求依靠。白芷虽是个妾,但二娘可不认为妾就不如妻,她便是个典型的例子,虽还未扶正,但已是府上的女主人了,所以对于白芷,还是有所顾忌,悬在空中的手,讪讪放下,继续吃饭。

    解除危机的白术则不想立即回座位上,眼巴巴地看着白芷,“姐,你嫁人了,能把我带过去吗?”

    白芷一怔,颇为惊讶白术对她的依赖。明明那样依赖自己的弟弟怎会叫南诏公主为“姐姐”?以前她只觉得是自己不够好,如今想想,当初她与白术的关系也不差,为何最后连一声“姐”,都不叫了?甚是古怪了。

    “姐!”白术见白芷不回答,又唤了一遍。

    白渊阴沉着脸,对白术严肃地道:“术儿,正经地滚到自己位上吃饭。”

    白术则眼巴巴看了看白芷,坐回自己的位置。

    ***

    白芷想吃酸食,是离婚期还有五天那会儿。她让红翘去集市上买酸橘,红翘舀回来的是甜橘,白芷颇为沮丧。依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白芷决定自己出门去满足自己。

    红翘连忙拦住,“小姐,你有孕在身,这外头天寒地冻的,使不得!”

    “怕甚?那些农妇还顶着大肚子在外卖菜呢,我现在还是平的!”白芷摸摸自己的肚子,不以为然。

    红翘憋红了脸,不知如何回应她。老爷已下令不需要小姐禁足了,说明她有具备出去的权力,作为丫鬟,拦着是不对的!红翘叹息,只好陪她白芷出门了。

    白芷好歹是兵部侍中的女儿,京城不比苏城,人多嘴杂,她可没勇气像在苏城那般当街买酸橘。于是,她果断女扮男装出去了。红翘最为随身丫头,自是扮成书童,一同前去了。

    白芷来京城好些日子,无论在前世还是如今,都未好好逛过。如今女扮男装,胆子大,可以毫无忌惮了。当然,想法美好,勇气不佳。她还没那么大的胆,去京城第一赌坊,去京城第一青楼。她最多只敢去京城第一酒楼!

    京城第一酒楼最闻名的当属红烧狮子头。传闻,吃个狮子头都要排队。白芷觉得神奇,买完酸橘,时辰尚早,便去京城第一酒楼吃已成传说的红烧狮子头。

    谁曾想,她早早前去,京城第一酒楼的门口已然排出长龙。真的是极为壮观。这让有些好吃的白芷更耐不住了,好奇心膨胀,更是想吃。于是,她坚定不移地去排队。

    “少爷!”红翘在排了将近三个时辰,开始不耐烦了。

    白芷往红翘嘴里塞了一个馒头,让她闭嘴。

    天色渐暗,白芷终于站在龙头上了。忽然,身后走来三人,没有排队,直接越过白芷,便要进去。其中一人还颇为豪气地道:“让你们两个尝尝这家酒楼的招牌菜,你们绝对会赞不绝口的。”

    岂有此理,她将近等了半天,才看见曙光,他们便这么施施然进去?神气得很啊!但当白芷瞧见三人之中的穿玄色长袍的男子,她就像个软蜀子,方才的怒气全泄了。

    居然是慕屠苏!

    白芷也不知为何心虚,低了头。心里不断祈祷,别转身看过来,别转身……

    谁知白芷前面一位的粗汉子居然十分不爽地朝他们仨喊了一声:“哪个没教养的杂、种?排队!”

    于是,三人都回头了。白芷的头,更低了。她不知道慕屠苏有没有看见她,她只知道,她前面那个粗汉子被京城第一酒楼的打手扛到后院挨揍去了。

    再然后,白芷便被一人像拎小狗一样,拎进京城第一酒楼的雅座上,红翘在后头用悲悯地目光望着白芷。

    “咦?苏苏,这位公子是谁?”三人行中,穿青衫的男子从进楼到坐下,一直没把目光从白芷身上移开。

    慕屠苏道:“好友。”

    “……”白芷觉得,这个定义不恰当。

    “好生清秀的美好友。”坐在另一侧的穿月白色长袍的男子嘴角轻弧,略带笑意地看着白芷。白芷觉这男子能洞察一切般,好似已然看出她的身份似的。

    “嗯!”青衫男子十分认同地点头。“苏苏,你该介绍介绍我们了。”青衫男子杵了杵一旁喝茶的慕屠苏。慕屠苏看了眼白芷,心虚的白芷立马低头,舀着茶杯,抿在唇边不放。慕屠苏指着青衫男子。“五皇子。”再指那穿月白长袍男子,“三皇子。”

    正在喝水的白芷当即呛了几口。慕屠苏神色慌张地轻拍她的背,“作甚吓成这样?”

    “无。”白芷看了看那穿月白长袍男子,他亦在看她。这便是传说中未来的皇帝?皇家的孩子果然各个样貌出众不凡,气质更是不能攀比。白芷从第一眼便晓得他们二人皆是达官显贵之人,只是没想到,其中一人竟是未来的皇帝。

    红烧狮子头上来了。五皇子迫不及待地开吃。白芷看着跟前的红烧狮子头,鼻息间贯穿了让人难以忍耐的香气,她狠狠吞了口口水,舀起筷子,控制自己的吃相,缓慢缓慢地吃……

    只是不一会儿,她用筷子的速度忍不住越来越快了……

    当她把一只红烧狮子头干掉后,竟瞧见慕屠苏和三皇子集体看她。白芷顿觉羞恼,不知所措。慕屠苏把跟前的一盅红烧狮子头递给白芷,“吃吧。”

    五皇子早就开吃起三皇子的那份了。

    吃完狮子头,白芷和五皇子已经饱了。这次他们三人出来玩的架势,好似五皇子当向导,带领两个不是京城人士的外乡人。明明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

    五皇子提议,“逛京城,不去京城第一青楼,枉此行。”

    “什么?去妓、院?”激动者,在一旁一直很老实的红翘。

    五皇子挑挑眉毛,奸笑道:“兄台,还未开过荤?”

    红翘舀经得住,脸是彻底红了,其余四人,皆面不改色。哎,这便是开过荤与未开过荤的区别。五皇子便拉着三皇子与慕屠苏娶青楼逛逛。白芷极为淡定地站起身,朝她们三人拱手,平静地道:“祝你们玩的愉快,这青楼,在下就……”话音未落,她又像是小狗一样,被慕屠苏拎过去了。

    红翘原地跺脚,红着小脸,快哭的表情,尾随其后。

    京城第一青楼,名不虚传,生意红火得很,每位姑娘出台价格皆不匪,来此之地,都是能一掏就是银锭子之人。一行人定了一间雅居,五皇子最为兴奋,跟老鸨聊得极为火热,老鸨笑得直点头。五皇子塞给老鸨一金锭子,乐得老鸨嘴都快裂开了。老鸨走后,五皇子闪着骄傲的眸光看着在座几位面无表情的“嫖客”。五皇子道:“待会儿让你们见一见京城第一花魁,尹香。”

    处于精神紧绷的白芷,心弦一动。尹香?前世里,裴九的红颜知己?今生或许也不会例外吧?至少尹香是认识裴九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的裴九…让你混个眼熟,怕你离开太久,有些娃把你忘记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