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1重生——再见

锦竹2017-3-8 14:56:1Ctrl+D 收藏本站

    尹香是个绝美的女子。当她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现在白芷面前,白芷承认,自己惊艳了一把。她想,裴九有这般绝世美人般的红颜知己,不可能不心动吧。

    其余在场见到尹香的,亦用惊讶的目光,只是没有像白芷一般,以惊艳来看她。尹香抱着琵琶坐在一侧,眸光流转席间几位男子,朝她们静琬地点头,开始弹奏起来。其音婉转动人,悲恸中带着希望,渀佛环绕一座山的小溪,延绵而又回肠。

    一曲毕,五皇子率先鼓掌,嘴角微扬,兴奋地问:“听闻尹香姑娘弹奏琵琶名满京城,今儿一听,名不虚传。不知姑娘最舀手的《竹枝词》能否弹奏一曲?”

    尹香柔柔地朝五皇子欠了欠身,“对不起,这只曲子我只为一人弹奏。”

    “哦?裴大将军第九子,裴九吗?”三皇子忽然举杯,漫不经心地撩下这么一句话。

    白芷与慕屠苏皆为一怔。传闻的力量看来不小啊。只见尹香毫不遮掩地回答:“公子既然知道,那尹香也无需再回答。”

    三皇子笑着点头,表示理解。五皇子却有些不爽,心直口快的他,立即回道:“如今裴九下落不明,你还守着这个规矩?若他一直不出现,难不成你就永不弹这曲子了?”

    尹香面不改色地微笑,“正是。”

    这样的女人……白芷忽然喜欢上这样的女人了,她的性格太讨喜了,想必裴九亦是喜欢她的,要不然,怎会那样毫无顾忌,任凭流言蜚语流传,依旧我行我素与尹香保持着联系。

    五皇子似乎从未遭人拒绝过般恼羞成怒,掏出一坨银票,凶狠地放在桌上,“这些钱,我买你一夜。”

    “对不起,尹香早已不卖身,如今只卖艺,公子若没其他事,尹香告退。”尹香十分果决地要离开,白芷从她眼里看出了对她们一行人的厌恶。五皇子欲抓她回来,被三皇子呵斥了,“五弟!”

    五皇子撇了撇嘴,极为不服气。三皇子对尹香道:“尹香姑娘莫怪,我五弟从小被宠坏了。既然尹香姑娘卖艺不卖身,那么还请尹香姑娘继续演奏。可好?”

    尹香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

    白芷不明白三皇子为何还要留住尹香,只得静观其变。她方向举起酒杯小抿一口,被慕屠苏拦住,且遭一记白眼。站在白芷身后的红翘俯在白芷耳边,“小姐,我还没见过如此傲慢的青楼女子。”

    白芷微笑,“花魁嘛,恃宠而骄。”

    在做的五皇子和慕屠苏似乎过于安静了。他们安静地喝酒听曲,看似极为雅士,可白芷总觉得,其实另有乾坤。

    尹香再一曲弹毕,三皇子连连拍掌,以十分欣赏地目光看着尹香,“尹香姑娘弹得委实妙,可否多弹几个曲子让我们欣赏?”尹香见他这副只欣赏她的琵琶曲的样子,轻轻点了头。可尹香弹完一曲,三皇子便再邀她弹一曲,如此反复,已不知多少曲了。以尹香这性子的女子,只吃软不吃硬,加之来者是客,这事不好拒绝。

    白芷明明感觉尹香手指发软,但她依旧咬牙坚持着,淡定的脸上明显有着痛苦的表情。白芷能瞧见,在坐的五皇子、三皇子甚至慕屠苏不可能看不见。他们难道不会怜香惜玉吗?

    尹香弹完最后一个曲子,她的手指和她的胳膊都在发抖,期间香炉的熏香都已换了三次,他们从天色渐暗到已入一更,白芷直接趴在桌子上没了精神。

    三皇子见尹香这副快垮了的样子,甚是怜惜道:“尹香姑娘还好吗?多怪我听你曲子入迷,竟未瞧见你已累成这样。”他说着这样动人的话,可身子却依旧坐在原来的位子上。

    尹香不笨,咬咬牙狠狠地道:“多谢公子的抬爱,若没其他事,尹香先告辞了?”

    三皇子转头问五皇子,“你还有事吗?”

    五皇子摆手,“可以了,无事。”三皇子这才把头转向尹香,脸上已无方才的友善,而是面无表情,“你可以走了。”

    白芷愣愣地看着,心想,三皇子委实是个眦睚必报的男人。可怕,难怪能从准皇位继承人中夺得皇位。尹香离开之后,红翘便立马打了个哈欠,眼泪直流,看来她忍了极为辛苦。这也难怪,红翘这丫头睡觉一向早,如今已一更,对于她而言,太晚了。

    白芷想先行告辞。

    白芷起身对他们道:“时辰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五皇子道:“别啊,出来玩,何必如此扫兴?晚上在这里睡吧,保管你快乐似神仙。和苏苏一起开荤吧。”

    “……”白芷只觉此话甚为淫、荡,憋红了脸,看了看一旁的慕屠苏,谁想,慕屠苏当着二人的面把白芷抱上他的大腿,眸光幽幽地朝向五皇子,“那你帮我们俩订一间房吧。”

    五皇子当场呆若木鸡,好一会儿,才惊叫,“我说你不好女色呢,原来你这癖好。”五皇子立即环抱自己,朝三皇子委屈地诉苦,“三哥,以前我们仨一起睡,你说苏苏有没有趁机吃占我们便宜啊?”

    三皇子以手扶着下巴,略带笑意地看着坐在慕屠苏大腿上,脸上如烧红了的铁的白芷,“苏苏喜欢美丽瘦弱的,我们这种,苏苏吃不消。”三皇子朝白芷笑了笑。白芷只觉得他虽笑得迷人,可从骨子里透着不可抗拒的伪装。

    突然觉得,慕屠苏比他好多了。至少,她愿意接近慕屠苏这样性子的男人。三皇子那种,恐怕不是一般女子能扛得住。慕屠苏性子虽冷,为人不苟言笑,可他不会伪装,即使平时不是真心在笑,但至少感觉不到危险与恐惧。白芷忍不住把目光看向慕屠苏,但见他亦在看她,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她柔和的影子。两人离得极近,脸上的热度都能互相传递给对方,白芷感觉脸颊周遭热热的,兴许是他的脸比她的脸还要烫?忽然,慕屠苏的眼皮低垂下来,长而浓密的睫羽在眼底投出一片阴影,白芷瞧不见他的情绪了,只觉得他的脸越来越靠向自己了……

    “喂喂!”五皇子炸了起来,“苏苏,别恶心爷。”

    三皇子则不动声色地提着五皇子往外走。走至门口,忽然转身对正瞪大眼打算看亲热戏的红翘道:“你是自个出来呢?还是我提你出来?”

    红翘瞧了瞧白芷,白芷本想站起来,却被慕屠苏按住,且毫不留情夺走她的芳唇。红翘大羞,立马捂住脸夺门而出。五皇子嗤之以鼻,“没开荤的男人是这德行吗?”

    三皇子把五皇子踹出去,还体贴地为他们关了门。

    屋内,烛光摇曳。白芷以手抵在慕屠苏的胸口上,试图抗拒,却被慕屠苏死死扣进怀里,毫无抵抗之力。紧接着,白芷发现,慕屠苏不仅仅只是想要亲吻而已了,他的身子愈加灼热,手亦不安分起来。

    白芷打了个寒颤,心想着,又要一番**了吗?

    慕屠苏却戛然而止,灼热的手握着她,面容柔和,像一潭温和的水,“我送你回府。”

    白芷先是一怔,然后点头。

    两人出去之时,红翘正缩在门口蹲着,见白芷出来,脸红奔了过来。白芷见只有红翘一人,“那两位公子呢?”

    “先行回去了。”

    她还以为去逍遥快活去了呢。慕屠苏似乎知道白芷想些什么,莞尔一笑,“别看五皇子玩世不恭的样子,他挺洁身自好,至于三皇子,有心上人了,更不可能。”

    那种人有心上人了?也不知是怎样的女子,更不知是为她高兴还是为她悲哀。

    出了青楼,白芷不想受马车的颠簸,想步行回去,当然更主要的是想让慕屠苏陪她走走。于是,红翘被主人抛弃了,她一人留着两行泪,坐在马车上与主人挥手道别,“小姐,我在家门口等你。”

    慕屠苏其实甚是意外白芷想与他单独散步。

    白芷觉得,男人是那种给点阳光便灿烂的性子。慕屠苏理所当然地握着她的手,悠闲地在寥寥无几的夜里牵手散步。白芷瞧他那似笑非笑的侧脸,有些哭笑不得。

    “早知早些把你占为己有了。”慕屠苏并未对白芷说,而是看着前方道。

    白芷一怔。

    “孩子,原来可以改变这么多。女人一旦有了孩子,都会屈服,芷儿在慢慢接受我,不是吗?”慕屠苏回头,朝白芷微微一笑。白芷抿着唇,不知如何回答。 慕屠苏说得极是,她在屈服于命运。因为她有了孩子,更或者说,是命运抓住了她的咽喉。当她得知自己有孩子的那晚,她一夜未入眠。她从未去思考过她和慕屠苏的事情,她只是一味的去抗拒,去逃避。只知道逼迫自己不去爱他,抗拒他的靠近,不想触及关于他的一切。明明许多事与前世截然不同了。前世,他从未爱过她,是她一味地倒贴。重生这一世,他说喜欢她,他有他的温柔,她知道她把他伤了,更甚至他们有了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她的母亲未嫁给她的心上人,与父亲一直相敬如“冰”,半生都过得极为不开心。但最后还是勇敢的追随她的心上人,即使她的心上人已命不久矣。只因她爱他。她知道,有些人蘀代不了。

    秋蝉与宋柯生死与共,不畏惧死亡,这等勇气谁能及得上?秋蝉不是不怕死,只因她爱他。她知道,没了宋柯,她不知道怎么活。

    清荷的心意被践踏,伤人伤己,最后依旧笑对人生,生儿育女,幸福地去生活。她能从伤害中走出来,再次勇敢地去爱去争取。

    “勇敢”二字,不是谁都能写完这个词。也不是有了“勇敢”便有了幸福。曾几何时,她如何勇敢,勇于去爱一个不会爱自己的男人,敢于承受不能承受的痛苦。重生后,这二字已经于她绝缘,她畏畏缩缩,失去理智的去逃避,一味地给自己灌输“他不会爱我,我不会再爱他”的意识。可明明已不同了,前世她的爱未得到回应,如今,他在不断地回应她。他会因她而喜,因她而怒,甚至因她而失去理智……

    她想再勇敢一次,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她不会去滑胎,却也不想独自去抚养孩子。对自己对孩子都是一种残忍。重生成那个样子,还不如自己抹脖子自杀。事已成定局,且有转圜余地,她何不再勇敢一次?她能改变母亲不死的命运,为何不尝试一下,改变她和慕屠苏的结局?

    南诏小公主……

    这始终是她心里的大疙瘩。

    “芷儿……”慕屠苏打算了白芷的沉思。白芷仰头看他,他说:“我答应你,除了你,我不会再娶任何人。以妾的身份嫁给我,只是暂时,未来我会给你一个妻的名分。”

    白芷感觉他握她手的力度,更大了些。似在传递他的坚定。

    白芷终究笑了,“这可是你说的。”慕屠苏向来是说到做到之人。

    前面的路,或许很难走。或许会让她再次遍体鳞伤,伤痕累累。可她还是想再试一试,给自己一次机会,给慕屠苏一次机会,更是给“她的爱情”一次机会。

    她终究还是爱他,她的慕屠苏!她的盖世英雄,她难以移情的心上人。

    在白府门口,白芷忽然拉下慕屠苏的衣领,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相公,再见。”

    她还未走出一步,却被慕屠苏拉住了。慕屠苏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被调戏的羞涩,他说:“你方才叫我什么?”

    “相公。”就像前世一样,她含情脉脉,目光带着迷恋看着他,面前站着的人,是她相公,她的心上人。

    慕屠苏走上前,吻上她的唇,含了许久,依依不舍道:“娘子。”当他放开她的唇,他的目光是如此那般的神采奕奕,他抚摸着白芷的脸,怎么看也看不完,他摸着她的一笔勾画的柳叶眉,杏圆的如繁星的大眼,以及带着湿热还有他的气息的红唇。

    他道:“再见。”

    再见,不是离别的再见。或许是再次相见……

    好久不见,我的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可能你们会觉得女主转变很快,自己写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当时想想,也差不多了,女主怀孕了,不可能带球跑的,只能嫁给慕屠苏。既然已经嫁了,再抗拒,就显得那啥了。。。。还不如放宽心,坦诚面对吧。女主还爱苏苏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毕竟前世真的好爱好爱他。但是吧,你们要是以为他们会从此幸福的在一起,你们就错了= =(作者还没开始当后妈……)先让他们幸福一阵子~~~后面还有很多事,比如南诏公主千唤万唤试出来,再比如失踪多时的裴九要出来鸟,再比如前世的种种,都会揭晓的。。。。(作者今天话真多,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