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2重生——再见

锦竹2017-3-8 14:56:7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再见时,已是大婚当日。慕屠苏给白芷的婚礼,是以妻的待遇实施的。六礼一个不差,婚礼风风光光。京城好些人皆道,此乃一个奇迹。要知道,慕屠苏乃京城第一美男子,名媛淑女觊觎甚多,慕屠苏年过弱冠,连个通房丫头也无,如今明明奇迹般纳了个妾,怎想,竟以娶妻的排场摆设筵席,真是让人不禁脱了下巴。

    白芷坐在花轿里,喜帕盖头,凤冠的流苏垂在她的脸颊边,略有瘙痒。白芷掀开喜帕,耳边听着敲锣打鼓的声音,心也跟着打鼓起来。经历两世,这还是她头一回坐花轿,只是少了一份期待,明明洞房花烛最为心动,可她和慕屠苏已经提前洞房了,实在可惜了。那这场婚礼,她还有什么期待?她期待很多,拜天地、敬父母、坐在喜床,等相公吹灭喜烛。

    花轿抬至恭亲王府,有人在踢轿门,炫目的阳光忽然投射进轿子内,白芷与慕屠苏同为一怔。慕屠苏半个身子伸进来,看着白芷发笑,唇贴向她的唇,一吻芳泽,然后忙不迭把白芷掀开的喜帕盖了下来。白芷又气又恼,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占她小便宜。

    按照习惯,慕屠苏该背着白芷进府的,可慕屠苏要求打横抱起她,说是怕伤到孩子。媒婆知晓后,咯咯笑个不停,说他太过于小心了。他很珍惜她的孩子。

    白芷的视线被喜帕遮住,她瞧不见外头到底有多少人,但她可以感觉到外头该是有极多的人,因她入主堂路过喜桌,感觉得到人声鼎沸。

    可却在耳边听见裴七冷若冰霜地说出二字,“贱、人。”

    有风刮过,白芷的视野因喜帕的撩开,看见裴七坐在轮椅上,冷冷地看她。而他身后站着的竟是她的师傅熊风。熊风正用悲痛地眼神看着她,眼中闪过各种复杂的心情。白芷眼眸下垂,忽然有些沮丧。

    “芷儿,一切有我。”慕屠苏如此那般简单察觉到了她的心思,他声音不大,却足够白芷听见。喜帕遮盖了她的视线,可她却能十分笃定地判断,慕屠苏眼中的笃定。

    迈出这一步,就当拼命地去幸福,努力再努力。

    白芷把圈在慕屠苏脖颈间的手,用力握了握。

    大婚进行得极为顺利,拜天地、敬父母、送入洞房。白芷静静地坐在床边,倾听外面热闹地嬉笑。白芷向来耐心充足,可今儿不知怎地,大失耐心,蜡烛不过烧了三成,白芷便耐不住频繁撩开喜帕,看看门口,盼着有人能进来。

    终于,有人进来了。只是不是从正门进来,而是爬窗进来。白芷一怔,“师傅。”

    熊风点头,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舀个椅子坐在她对面,面容严肃,“慕将军还未应酬完,但我也想长话短说。虽为师未教与你什么,一日徒弟,终生是徒,我且问你一些事,你老实说。”

    白芷心里一下子有了谱,她朝熊风点了点头。

    “听阿七说,你原先是阿九的女人?”

    白芷道:“我想过做他的女人,但没实施。”

    显然,这个答案出乎熊风的意料之外。他一下子沉默了,原先想要说的一大堆话,全咽了下去。他无声地叹了口气,“阿九……如今也不知,是生是死。”

    白芷无言,她已毫无立场说三道四。

    “关于你和慕将军的一些事,我也略知一二。我不知到底是谁诱惑了谁,既然事已成定局,自是祝徒弟日后幸福。”熊风站起来,想离去。敏感如白芷,怎不知熊风前来,想说的并不是这些。她开口问道:“师傅,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吧,无需考虑过多。”

    熊风顿足,抿了抿唇,“你可知当初我为何选你做我徒弟吗?”

    “师傅一生无己出,空有一身武学,想有个武学后人?你说我乃练武奇才,所以……”

    “呵。”熊风捂嘴笑得无奈,“这你也信?”

    白芷双颊通红,不知所措。

    “我一生无己出是真,可我这一身武学早已选好了后人,那便是阿九。他虽身子有寒气,常年泡在药缸子里,但他实乃一副练武奇才。若不是小时候落下的毛病,早随裴老将军上战场了,他绝对不比慕将军差。”

    “……”

    熊风再看白芷那双瞪得大大的眼眸,笑了起来,打趣地道:“你啊,哪里是练武奇才,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白芷鼓起腮帮,怨念地看着熊风,“那你骗我做徒弟作甚?”

    熊风原本一张嬉笑的脸,顿时收敛起来,“我是想你做阿九的妻子……我带阿九去战场不是顺便去?p>

    茨悖翘匾庀氪⒕湃タ次腋舻钠拮樱以晕忝强隙ɑ嵩谝黄稹恰!?p>

    这个答案让白芷顿觉无语。

    熊风挠挠头,略显无趣地道:“原以为你不选择阿九是因为他在外的名声,确实有点难堪,纨绔子弟,无所事事的败家子……其实阿九不是那样的人,他……”熊风没再说下去,而是看了看等待他继续说下去的白芷。他最终叹了口气,“多说无益,还是不说了。既然知道你没和阿九没关系,你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为师心里好受了些,我走了。”

    白芷抿了抿唇,她其实很想去追问,裴九为何要假装成传闻中的纨绔子弟,留恋花街的败家子。白芷看着熊风灵巧地跳窗离去,终究没开口去问。

    不该去问了,她与裴九毫无关系,她现在是慕屠苏的女人,既然要与慕屠苏白头偕老,自当一心只想着慕屠苏。白芷忧心忡忡地重新盖上喜帕,等待她的新郎。

    慕屠苏进屋之时,蜡烛已燃去了八成,极少熬夜的白芷早已靠在床上,睡着了。慕屠苏掀开白芷头上的喜帕,醉眼朦胧痴痴地望着,他触摸着她的眉,她的鼻,她的唇,他在一笔一划地去勾勒,几乎于陶醉。

    “芷儿,你终于是我的了。”慕屠苏把唇靠近白芷的唇,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扑鼻而来的酒气,扰得白芷从浅睡中苏醒。她睁开眼,见一张双颊绯红的慕屠苏的脸,迷离的凤眼正专注地看着她,一丝不苟,十分露骨。白芷被他如此看得十分羞赧。

    慕屠苏道:“芷儿。”

    “在。”

    “芷儿!”

    “在。”

    “芷儿……”

    “在。”

    慕屠苏唤了她许多遍,白芷一一应着,只是讶然于慕屠苏渐渐失控的情绪,他的眼眶竟湿润起来,痴痴地看着她,牵着她的手,握得极紧。渀佛白芷是他失而复得的心爱之物,害怕再次失去,为重新得到而喜极而泣。

    白芷怔了怔,抬手摸着他一直过分美丽的皮囊,“苏……苏,你怎么了?”许久没叫他苏苏了。前世的他,人前人后,叫他苏苏叫得极为欢乐。开始慕屠苏厉声骂她少恶心他,后来她叫的多了,兴许是没力气骂她了,就任由她苏苏的叫,直到后来恭亲王府多了南诏小公主,他的妻,她便没再叫他。因为他不再是提高嗓子去骂她,而是一耳光打向她,十分郑重而又冰冷地说,苏苏不是你叫的。自此,她再也没这么叫她。

    如今,再唤他一声,白芷觉得陌生又害怕,可还是想忍不住这么叫他。

    慕屠苏先一怔,随后笑道:“再叫一声。”他漂亮的眉宇间舒展,平时过于冷清的眼,却笑弯了。

    他真是个极好看的男人啊!

    白芷咬咬牙,略有无措。慕屠苏把脸在她手上蹭了蹭,眸光柔情似水,“再叫一声,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白芷忍不住笑起,带着绵绵又软软的调调,心跳加速,紧张地唤了他一声:“苏苏。”

    慕屠苏忽然朝白芷压来,两人倒在床上,四目相互凝望,久久不语。渀佛两人达成了共识,看着彼此,怎么也看不够。最终,还是白芷败下阵来,别过脸,不再看他,“别看了。”

    慕屠苏单手把她的脸掰正,强迫她继续看着他。她才刚刚重新把视线落在慕屠苏身上,慕屠苏便俯下、身开始亲吻她。白芷有些笨拙地接受他的亲热。

    他吻的极为温柔,渀佛在品尝一杯美酒,浅尝辄止,却又想贪杯。白芷双手绕着他的脖子,并不娴熟地迎合他。嘴里充斥的酒香,白芷被慕屠苏如此温柔地亲吻,她都以为自己醉了。

    慕屠苏开始扯掉白芷的腰带,伸手去抚摸她。白芷禁不住颤抖了一下,略有怕意。两人虽已有过床笫之欢,但那次的经历太过惨烈,白芷心有余悸,且她有孕在身,经不起那般的折腾。

    慕屠苏似乎察觉到白芷的异样,安抚她,“我会温柔的。不怕。”他的唇开始下移,游过她的脸颊、下巴、脖颈,一直往下游去。白芷颤抖地略缩身子,害怕又有些期待。

    当他的唇到达她的小腹,即将再往下移,白芷几乎要跳起来了,“不行,那里是……”可已来不及,一阵酥麻传遍她全身,白芷几乎摊了下来。任由他钻在她两、腿之间□,自己则越来越无力。

    她的衣服全数仍在了地上,慕屠苏也开始解衣宽带,他到底还是有些紧张,腰带解不开。白芷忽然坐起来,帮他解。慕屠苏却因此不敢看她,扭头看向别处,脸颊愈加红透。

    白芷见他这样,忽然失笑。慕屠苏回头看她,十分别扭地道:“再笑把你吃个精光。不准笑。”

    白芷没感觉到危机感,依旧在笑,“堂堂将军,竟然……啊……”白芷惊愕地看着慕屠苏。因为他修长的手指竟然正在摸她两、腿之间的地方。慕屠苏不顾她惊恐的样子,直接吻了上去,缠绵又缠绵。

    白芷觉得身子愈加不一样了,愈发空虚。当他挺、身进去那刻,白芷才明白所谓空虚为何物。

    他确实遵守了他的“温柔”,此番床笫之欢并没有上次那般疼痛。上次她下面干涸强制进入,今次她很湿很湿,除了肿胀,其次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只想呻吟,在他身下不受控制地一次又一次呻吟,有时候不受控制地夹住慕屠苏正在律动的腰,希望他慢一些,希望他深埋她的体内。

    男儿血气方刚,即便是折腾了一天,吃荤这事,一点儿也不含糊,不吃得餍足,绝对不罢休。女子不同,尤其是刚刚“想开”的女子,操之过急,伤身。

    于是,第二天,白芷浑身酸痛,委实爬不起来了……

    可一大早,她还睡梦中,她的苏苏“想通”了,她不得不再“想开”一次。她在想,是不是身体太过强壮的男人这方面需求大?她不是“练武奇才”,身子羸弱得很,恐怕吃不消他这般缠缠绵绵了……

    作者有话要说:脖子落枕了,坐不久,所以昨天没更新~~~~今天就上肉给你们尝尝吧= =。。。。。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