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5重生——坚定

锦竹2017-3-8 14:56:23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坐在外屋,尹香坐在里屋的床上等待裴九苏醒,两人一直未再说过话。甜妞是尹香的侍女,一派天真地坐在白芷对面,拄着脑袋呆呆地看她。白芷问:“有事?”

    “你长得很美。”甜妞如实说道。

    白芷微笑,“谢谢。”

    “虽我家尹香也是个大美人,但你和我家尹香不同,你可塑性极强,若是在第一青楼,肯定超过我家尹香了。”

    白芷不知这是在夸她,还是在说她够骚。白芷略显不自在地舀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几口。甜妞继续说道:“我家尹香很喜欢阿九哥哥,但是阿九哥哥不行!”

    “噗。”白芷一口水喷了出来,惊愕地看着语出惊人的甜妞。甜妞却不以为然,十分大方地说道:“我家尹香多次和他共度良宵,阿九哥哥从不碰她。阿九哥哥是不是也没碰过你?”

    白芷有些脑袋疼,“我从未和你的阿九哥哥共度良宵。”

    甜妞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白芷被看得有些心里发憷,不自然地问:“怎么了?”

    甜妞道:“你不喜欢阿九哥哥对吧?”

    “何以见得?”

    “喜欢一个人当然是想和他共赴**,制造各种机会。”

    “……”果然是第一青楼出身的女子,说话直接露骨。白芷决定不同她再闲聊了,舀着茶杯,又端在嘴边抿了抿几口。甜妞也识趣,见白芷不再搭理她,她也不说话,就那样盯着她看。

    直到……酉时快到了,可裴九却没醒。

    白芷坐不住,站起来,走进里屋,见尹香正在拧毛巾,给裴九擦汗。白芷问:“裴九何时能醒?”

    “不知,若那人说话属实,该是今天没错。”

    “我要走了。”白芷道。

    尹香不可思议地看着白芷,那是比冰还要冻人的眼神。白芷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心狠一点。既然已经辜负了裴九,就不当再去给予他温柔,这样只会给双方带来困扰,同时也会伤害慕屠苏。

    “对不起,我明日再来,今日时辰不早了。”

    白芷转身预离开,尹香忽然冷冷地叫住她,“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白芷顿了顿足,没回头看她,也不正面回答她。她道:“我已是将军夫人了,你懂吗?”白芷迈开步子的同时,尹香回她,“阿九身有寒毒,大夫说他可能活不过二十岁,你知道吗?”

    白芷再次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裴九,愣在那儿。尹香的脸上早已布满泪水,她一步步朝白芷走来,字字诛心地道:“阿九活得很累,因为他身负愧疚。阿九的生母是裴老将军的发妻所生,他的母亲身子弱,不宜生儿育女,一直未给裴老将军生过孩子,阿九的出身便是她母亲裴夫人的祭日。后来他一直由裴七的母亲张氏抚养。他因提建议去外游玩,张氏带着她的三个孩子还有阿九一起出去,谁料,遇风浪,整艘船被浪打散,生还的只有阿九,你知道为什么?因为张氏用尽生命一直把裴九顶在水面之上,直到张氏生命的最后一刻,幸而有船相救。张氏只有一双手,落水的有她三个孩子还有阿九,她选择救了阿九!你叫阿九如何去面对张氏留下的最后一个孩子裴七?裴老将军只剩下裴七和阿九,裴七是庶生,加之阿九从小聪慧过人,自然注重阿九多一些。阿九不想让裴七失去母爱又失去父爱,不想因为自己的光芒而黯淡了裴七。又因他年幼时浸泡寒水里太久,身患寒毒,身子反反复复,自己的未来根本看不清。所以他故意放纵自己,让自己变得不堪,变成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故意让裴老将军对他失望注重裴七,故意让所有人对他失望,去爱护去追捧裴七。他自己冷落在自己的牢笼里,一直无法自拔,你知道一直不被爱的滋味吗?”

    这或许是白芷第一次详细地知道裴九的内情。她只是感觉裴九不如传闻那样。原来,他真的另有隐情。白芷看着躺在床上汗流浃背的裴九,心里狠狠地痛了痛。

    “你怎可这么残忍!”尹香怨恨又愤怒地瞪着白芷,同时,她的眼眶已然喷涌出点点泪珠。

    白芷并不比她好到哪里去,眼泪也流了出来,靠在墙角一处,抹着泪。有时候知道真相未必是好事。她料不到裴九一直这样痛苦的活着,因为愧疚,把自己隐藏,做一个不真实的自己,努力让人讨厌他,不重视他。当他看见裴七受重视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

    “那你要我怎么做?我已是有夫之妇,我注定辜负裴九。你说,我该怎么做?”白芷红着一双眼,看着离她不远的尹香。

    尹香也沉默了……

    事情早已成定局,什么也回不去了。

    白芷道:“不瞒你说,当初我对裴九抱着的心态极为简单。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无所谓,非他不可。我以为裴九如传闻般对感情极为不认真之人,将来我对他亦不会受影响,我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之一,可有可无。我不想接触感情这东西。我心里一直有个我永远触摸不及的人,我因害怕用各种理由去躲避他,我没有勇气去敞开自己,是以,我想找个人对感情不认真的男人来安稳我。”

    可有些事,总在自己的意料之外。她原本已打算好与裴九回京,把这门婚事定下。计划好的事却在变化中脱离,她因孩子嫁给了慕屠苏,好不容易想开了,去安稳自己。却未曾想过,她找的裴九竟然不是对感情看得极淡之人,反之,是极其重感情之人。

    尹香问:“你所说的那个触摸不及的人是你如今的相公慕屠苏?”

    白芷不答,算是默认。尹香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打扰阿九了。”

    白芷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裴九,因距离远,她并未发现裴九眼角滑落的泪水。

    白芷离开之后,尹香惊奇地看见裴九已然醒了,他睁着眼,看着正上方,目光空洞。尹香心里一抽,已然明白,方才白芷的话,他都听见了。

    “阿九。”尹香柔声唤了他一句。

    裴九道:“尹香,你曾说过心痛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明明很受伤了,可还是控制不住的继续去喜欢去思念一个人。”

    “阿九……”尹香更是难过,泪水迷糊了她的双眼。

    裴九闭上眼,双手捂住自己尚且苍白的脸,“怎么办?她明明说了不喜欢我,明明已经有了别的男人,我却还是在喜欢她。”

    尹香别过脸,抹着泪道,“我懂你的心情,阿九。”

    明明很受伤了,却还是无法控制地继续去喜欢一个人。这种心情,不止一个人会有。

    白芷匆匆离开京城第一青楼,却遇见正雷厉风行,烽火燎原往这边赶的慕屠苏。两人一碰头,慕屠苏拉着白芷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哪里可有事?”

    红翘在后头探出个头,“酉时到了。”生怕白芷怪罪她。

    白芷自知慕屠苏是聪明人,她来第一青楼自然不是找姑娘,她也不隐瞒,直接说道:“裴九在里头。”

    慕屠苏抿了抿唇,努力绽放出一个微笑,“裴家出了这等事,他还有心情风流快活?”

    “不,他一直未苏醒。”白芷答。

    慕屠苏一怔,“此话怎讲?”

    “想来他在南诏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是被一名南诏人士送进来的,不知何缘故,一直昏迷不醒。尹香这些日子都在为他治病,说是今天能醒来,叫我来瞧瞧,只是我要离开了,裴九还未醒来。”

    慕屠苏的眸子瞬间幽深起来,也不知他在思考什么,他最后只掐了掐白芷的嫩脸,“那明儿来瞧瞧,你现在身体还虚,夜里极冷,以后少出门。”他把身上的大氅披在白芷身上,又用他的体温裹着白芷。

    白芷扬着笑容看他,与他一同上了马车。

    马车里,慕屠苏一直搂着白芷,也不顾在旁有些羞的红翘。

    回到屋里,白芷洗好脸,先于慕屠苏上了床榻,慕屠苏从书房回来,也更衣睡了下去。白芷背对着他睡下,他便自背后搂着白芷,也不知是同白芷说,还是自言自语,“不要离开我,芷儿。”

    他是如此惴惴不安,裴九回来了,孩子也没有了……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他以为白芷睡着了,其实白芷并未睡着。白芷睁着眼,翻身正对着慕屠苏,慕屠苏怔了一怔,有些意外白芷竟然是醒着的。白芷搂着慕屠苏的脖颈,把脸蹭在他的脸上,颇为疲惫地轻声细语,“我已辜负了裴九,不会再辜负你了。我不会离开,只要你没有辜负我。”

    慕屠苏把脸更贴近白芷一些,嘴角含笑,“绝不辜负。”言罢,唇便吻上了白芷略有干涩的嘴唇。

    白芷笨拙却迎合地回吻他。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昨天那张更新之后,我就已经猜到会有人那啥那啥了~~~有心里准备了,但是还是难受了一把。哎,我不能被你们影响了,我要继续按照大纲写,支持的多谢继续支持~~最近日更都没力气了,给点留言会死啊,~~~~(>_<)~~~~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