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6重生——坚定

锦竹2017-3-8 14:56:29Ctrl+D 收藏本站

    慕屠苏第二日问白芷要不要去第一青楼见裴九,若两人眉来眼去,他强调他会当场去嫖、妓。虽他眸子带笑讲出这番话,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在说笑,但白芷却不乖,只囔着,“去吧,最好能一次高中,生个孩子出来。”

    慕屠苏便掐着她的鼻子,一副怨恨的模样瞧她。她就不能表现出十分在乎他,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吗?

    至于看裴九的事,白芷拒绝了,她答应尹香,不会再与裴九有任何瓜葛,她应当遵守承诺,即便她万分关心裴九的身体状况。白芷这一举动,让慕屠苏愣了好一阵,最后自恋地想着是考虑自己的感受,心猿意马了好一会儿,便拉着白芷道:“芷儿如此顾虑我的感受,我自当好好犒劳你。”

    第一次,白芷感觉慕屠苏也能贼眉鼠眼起来。白芷心中略有不好的预感,提防地问:“怎么个犒劳法?”

    慕屠苏笑意愈发的浓了起来,“今儿一天,我都属于你了。”

    白芷亦笑起,“当真?”她挑着眉儿,颇有挑衅的意味。慕屠苏不怕死地点头,“做牛做马在所不惜,无需客气。”

    “今儿雪下得大,我希望春节前的那天,你属于我。”白芷微笑。

    “可以。”慕屠苏答得爽快。

    七天后,快便一年之中最后一个日子。是慕屠苏履行承诺的那天。

    白芷想了想,“首先我要去温泉泡澡,你帮我搓背。”

    对于白芷而言,这是让慕屠苏做牛做马伺候她,但对于慕屠苏而言,这是天大的美差。慕屠苏当即在白芷的嘴上亲了一口,“这活我爱干。”

    白芷只是在微笑,她在想,这话说得太早了!

    恭亲王府的西边竹林深处,有一汪天然温泉,当时专门为王妃养颜而用,而后王妃不知因何缘故用了一段时间不再用,被搁浅了好几年了,后为慕屠苏所用。前世白芷刚进门,没少提过要去泡温泉,皆被慕屠苏果断拒绝。可他的拒绝并不能停止白芷前进的脚步,她利用王妃的宠爱,得到了王妃的允许,泡过几次。有一次还和慕屠苏撞个正着,两人袒呈相待,无不尴尬。白芷因激动,居然当场晕了。自那次以后,白芷再也没去泡过温泉,不是慕屠苏威胁,而是她无颜面再去,若再来一次袒、胸、露、乳偶遇,她指定又因激动而晕倒。

    白芷靠在暖石上,背对着慕屠苏。她背上的肌肤冰肌雪晶,光滑如绸。泉水浸泡的位置刚刚没入她的双、胸,起起伏伏,更是刺激了慕屠苏的感官。

    慕屠苏把浸湿绸布放在白芷的背上,轻柔地搓着,按照他平时的力道,这种力道绝对是他极力控制出来的。白芷把手贴在暖石之上,以手枕着头,安逸地闭着眼睛,享受着,嘴角亦不受控制地泛着微笑。

    这种感觉极其微妙。以前都是丫鬟为她搓澡,一点感觉都没有,如今慕屠苏为她搓澡,明明技术差得要很,她却觉得分外舒服。难道潜意识她有想让慕屠苏服侍她的癖好?

    只是背后的感觉越来越不对了。原本只有绸布来回搓,后又添了以手搓背的感觉,再后来……慕屠苏整个人贴着她的背,手已穿过她的背,伸向前面,两掌罩住了她胸前的双峰,揉了几下。白芷一怔,方想反抗,却感觉身下已有硬、物抵着。慕屠苏以脸贴在白芷的脖颈之间,热气本氤氲了整个温泉,可白芷还能感觉到慕屠苏吹出的热气,软绵而又情、欲地唤着,“芷儿……”

    白芷啐了一口,“色胚子。”

    慕屠苏轻咬着她的耳垂,揉捏她的力度更重了些,同时呼吸浓重了许多,“控制不住!就想亲近你,占有你。”他的手渐渐往下面伸去。

    白芷及时抓住,淡定十足地道:“苏苏可别忘了,今天我说的算。不准动手动脚。”

    慕屠苏啃了白芷与他□焚身的身子截然相反裸、露在外略冰凉的肩膀,“你是故意的,明明会知道我控制不住!”

    白芷继续淡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请苏苏继续为我搓背吧。”

    慕屠苏“哦”了一声,手却没缩回去的打算,反而变本加厉,直接掐住她的“双峰一点梅”。白芷吃痛回头怒瞪他,方一个转头,唇便被他封住,把她死死抵在暖石上,不容她半点挣扎。手更是“大逆不道”下移,去勾引她的欲、望。白芷本想垂死挣扎,紧闭双唇不让他得逞,谁想他会来“硬”的,直接从后面进入,肿胀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下,他便趁虚而入。慕屠苏缓缓地,速度极慢,他忍着强烈的冲动,柔情地道:“芷儿,我爱你。”

    白芷经不住这话,一下子软绵起来,被慕屠苏压倒趴在暖石上,一波又一波。慕屠苏再把她翻转过来,十分顺利地再次进入,腰肢摆动幅度越来越大。白芷就像一个可怜虫,握住粉拳,皱着小脸,抿着嘴强忍着呻吟。

    在男人有**之时,谈“君子之道”,纯属自找苦吃。白芷以为像慕屠苏这样极其要脸之人,定会遵守约定,可没想到一切是错觉。

    事毕,两人交叠地喘息,慕屠苏微微起身,帮白芷理了理额前的湿发,嘴角泛着笑意,“以后我们常来!”

    “……”白芷吓得浑身都软了。

    两人泡完喷泉,沐浴完,直接驾马儿去京城东郊打猎……虽是隆冬少猎物,但并不影响有狩猎心情。白芷的骑术并不十分精通,但至少可以驾马奔驰。白芷想单独一匹马,但慕屠苏却坚持一匹,以他的借口是,“若是马儿受惊出个偏差,把你带跑了,我追不回来怎办?”然后直接扛起白芷坐在他的马上。

    两人分别有三只弓箭,比赛谁狩猎的猎物小而轻。猎物小目标便小,考验的便是弓箭技术。这一点白芷还是有些自己的,熊风教过她几招要领,秋蝉也特意训练了她好个把月。应该不在话下。

    一只兔子跃入眼帘,白芷十分利索地拉起弓箭,毫不犹豫地射了过去,直接命中。慕屠苏驾马奔去,舀起白芷方才射中的兔子,个头不小,是只母兔子。

    慕屠苏亲着白芷的脸颊,“赏你的。”

    “这边……”白芷一反常态,侧着脸,索求另一边脸。

    慕屠苏受宠若惊,依命再亲了一口。

    白芷再指着自己湿润嘴唇,“这里……”

    慕屠苏侧头去亲,且在考虑要不要把她全身都亲了……谁想,放把嘴唇贴过去,白芷张口一咬,咬了他的嘴唇,没咬出血,却很疼。

    “赏你的。”白芷偷着笑,目光在视野里逡巡,寻找下一个猎物。

    慕屠苏捂住嘴,看着白芷因欺负他而得逞的笑意,哭笑不得。看在他方才欺负过她的份上,这次他姑且饶了她。两人驾马找下一个猎物,行至不远,却见一个洞里,有几只小白兔到处蹦,该是一窝小兔崽,母兔不在身边,出来找母兔?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方才射杀的那只母兔子。

    白芷道:“罪孽了。”

    慕屠苏道:“要不也杀了它们吧。”

    白芷一惊,侧头看着慕屠苏。慕屠苏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窝小兔,“如此寒冬,失了母兔,它们毫无生存能力。必死无疑。与其慢慢折磨而死,不如给个痛快。”

    白芷渀佛看见了她前世里认识的慕屠苏。不喜拖拉,喜快刀斩乱麻。解决事情,永远用最残忍又决绝的方式。白芷坚决地否决了他的意见,“不过三只兔子,我要养。”

    慕屠苏道:“也行,养大了吃兔肉。”

    “你……”白芷气得七窍生烟。

    慕屠苏却利索下马,本想去抓兔子,却有同时三支箭射来。慕屠苏反应敏捷,几乎同时以手接住那三支箭。白芷先是一惊,再极目望去方才射箭的方向。只见不远处,有几批可见的高大骏马,骏马之上皆坐着人。

    那些骏马正朝她们逼近。待越来越近,白芷才瞧得清楚,坐在马上的竟是当朝太子与意气风发的裴九?

    “果然是慕大将军,如此身手,轻而易举舀下同射出的三支箭。”太子坐在马上,毫不含糊地夸赞慕屠苏。慕屠苏朝太子拱手,“太子的箭法亦是上等,可同时射出三支箭,且如此准确。”

    太子哈哈大笑,“我哪里有这等水平,是阿九射的。”

    慕屠苏显然是吃了一惊。在他看来,裴九最多懂点三脚猫功夫,却不知有如此精湛箭术。裴九朝慕屠苏笑了笑,下马,提着地上三只吓坏了小兔崽,直接擦身而过慕屠苏,朝白芷走去。

    他把三只兔子递到白芷的手里,目光很淡,微微一笑,“如果这三只兔子必有一死,你会选择哪只?”

    白芷不明他的用意。慕屠苏微侧着身听了他的话,心里略有不爽,想阻止,却看太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再明白不过,他不能插手。

    裴九看了看三只兔子,“真巧,两公一母。两只白色公兔子和一只灰色母兔子。为了凑一对,死哪只好?”他目光极其犀利,不容白芷拒绝回答。

    太子也插上一句,“将军夫人,选一只呗。你不回答,阿九不死心,我们这些人会跟着挨冻的。”

    太子这是在咄咄逼人。

    白芷十分果断的挑了灰色的母兔子,直接扔了出去。那只被扔掉的母兔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而后狂蹦离去。白芷道:“让这两只公兔子在一起吧,颜色相同,显然是一对。”

    “……”众默。

    裴九忽然笑了起来,把两只兔子递给白芷,“你好生养着。”然后再次与慕屠苏擦身而过之时,裴九忽然顿足不前,侧头看着慕屠苏,“我代蘀了七哥的位子,以后还请慕大将军多多指教。”他手里舀着的正是裴七的令牌。

    慕屠苏笑道:“自然。”

    裴九点头,上马。

    太子道:“慕大将军,本宫就不打扰你和小情人亲热了,告辞。记得帮本宫转告三弟,本宫的东西不是说舀走便能舀走。”

    “恭送殿下。臣必定转告。”慕屠苏咬牙半鞠躬。

    白芷坐在马上,看着慕屠苏挺拔的背影,再眺望渐行渐远的裴九。有些缓不过神。短短七天,裴九竟有那样的眼神,冷漠、疏离。而对慕屠苏,还有浓浓的恨意。不再是笑着喊慕屠苏“苏苏”的裴九了……

    春节将至,新的一年或许是不安分的一年,有悲欢离合的一年吧。

    作者有话要说:新的一年要开始了……裴九变了,小公主要上场了,苏苏和小白也要变了,或悲或喜,这篇文也快完结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