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8重生——公主

锦竹2017-3-8 14:56:40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明显感觉到慕屠苏近来极为忙碌。早晨早早离开,晚上她睡下之前,总见不到他。如此反反复复几点,白芷心生疑惑,决定必须和慕屠苏好好谈谈。

    白芷点头如捣蒜,以手撑着脑袋,眼皮下垂,困意袭来。红翘见白芷这般模样,推了推快与周公见面的白芷,“夫人,若你乏了,先去睡睡吧。”

    白芷抬着朦胧的眼,摆摆手,捏了捏自己的额角,“是有些困了。如今什么时辰了?”

    “二更了。”

    “这么晚了啊……”白芷看了看外面,皑皑白雪,屋顶上像是盖了白色帽子,已然瞧不见屋瓦。这么大的雪,他还在外面,到底忙些什么?

    “小姐,要不你先睡下吧。”红翘甚是心疼白芷。

    白芷摇头,“再等等。”若再拖下去,我毫无安全感可言。

    幸而她坚持了,慕屠苏不过一会儿,顶着大雪跑进屋来,见白芷坐在屋里还未睡下,略有惊讶。白芷朝慕屠苏微笑,“回来了?”慕屠苏点头,略有失措。

    白芷走上前,为他脱□上沾雪的大氅,掸去长袍上剩余的雪,执起他冰冷红透的手,以自己的手温为他捂热。慕屠苏失笑,满脸宠溺地看着白芷,“怎好让芷儿帮我捂手,这事按道理是为夫做的事情。”

    白芷亦笑,“我们还分那么清楚吗?”

    慕屠苏一怔,眼眸柔出水地凝视白芷。白芷帮慕屠苏搓了搓手,原本以为要把手弄热起码要一会儿,却不料,只是两三下,手便烫了起来,发自体内的。白芷愣了愣,抬头看向慕屠苏,他嘴角已然含笑。

    “色胚子。”白芷啐了他一口。慕屠苏欺身靠向她,俯身咬着她的耳朵,软绵绵地道:“芷儿,我好久没吃你了,嘴馋。今儿凑巧你没睡,不如……”

    白芷原本软了身子让他欺,一听他这般说着,才蓦然想起自己因何而不睡,连忙推开情、欲高涨的慕屠苏,“苏苏,我有话问你。”

    慕屠苏顿了顿,不解地看着白芷。

    白芷道:“你这些天忙些什么?虽然我不该问,但……”白芷看了看慕屠苏,却发现慕屠苏原本带情、欲的脸上,已然没了兴致。他微笑,摸了摸白芷的青丝,眼中带着诚恳,“我若说了,你不许吃醋。”

    “吃醋?”白芷眉眼一挑,“外头有女人了?”

    慕屠苏捏着她的脸,咬牙切齿,“你再说一遍!”

    白芷被他扯着口齿不清,“外头有女人了!”

    慕屠苏毫不含糊地抱起她,仍在床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欺身压向她,吻着她。白芷以手抵着他的胸,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

    “慕屠苏解气地在她脖上狠狠吸吮了一口。白芷的脖子上立马显出一个吻痕。慕屠苏道:“我倒是想去找个女人,这样就不会每天抱着你睡,有力气想要你了。”

    白芷自我反省,露出抱歉的样子。慕屠苏趴在她身上不起来,对她道:“先前南诏打了败仗,退兵千里。但我朝已然无国库支援军队趁胜追击,又怕一时兴起的南诏东山再起,皇上决定重建邦交。此次前来的和交好使者是南诏大公主,我与她有一面之缘,所以这几天我都是我在与她周旋。”

    “大公主?”白芷一怔。若是听见是小公主她或许不会那么吃惊,毕竟她已然有了心理准备。在前世,南诏大公主是南诏国的一个传奇。南诏大公主与南诏小公主被誉名为“并蒂莲”,同时生,长相不同,性子亦不同。南诏大公主样貌出奇得美丽,却好舞刀弄枪,十三岁骁勇善战,从小披甲打仗保卫国家,年方十六钟情战败国的送来的傻太子,不顾所有钦慕者的吃惊,南诏王南诏后的极力反对,一意孤行。是个思想极为独立的女子。

    当然,这是前世的南诏大公主,今次的南诏大公主还是那番模样?

    慕屠苏见白芷若有所思的模样,轻敲了她的脑门,“别胡思乱想,大公主已有夫君。不会发生你所担心的。”

    白芷问:“你就单单陪她一人吗?”白芷还是心有余虑。

    慕屠苏点头。白芷便无话可说。慕屠苏唤了一下白芷,白芷回眸看他,四目相对,白芷见他眼底开始烽火燎原,愈烧愈旺。白芷心下明白他想作甚,挤着话,唇却送上去贴着他的唇,双手搭在慕屠苏的脖上,“色胚子。”

    慕屠苏却狼吞送上门的“美食”,紧紧抱住白芷,把头埋进她的胸里……

    看来,这些天,他真的饿坏了!

    ***

    白芷并未放下心中的石头,但已无必要再去问慕屠苏。她必须给自己找个事情干,去忘记这等烦心事。白芷便唤着红翘,上街去买锦绸与金线,她有些手痒,想绣一绣金边大牡丹花,顺便献殷勤给王妃,改善一下关系。前世,她不是自从把自己的女红金边大牡丹献给王妃,王妃便喜欢了她,就连慕屠苏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直问她是不是她绣的,虽然她总是骄傲地点头,却遭到他满脸的不信。她会绣女红不足为奇,他所奇怪的是她能绣出那般美丽出彩的金边大牡丹?

    白芷忽然想到当初白术回府,手上包的便是她的绣的手帕,虽然后来白术还给了慕屠苏,但白芷总觉得那帕子洗不干净。再为他绣一个好了,反正这一世的慕屠苏不会怀疑是出自她之手了。

    白芷此番是坐轿子出门,东转西拐行至白府。红翘对着轿窗问白芷,“夫人,要去白府坐坐吗?”

    白芷本想道“不必”,却忽然想到了白术。自她嫁出门,已是许久没见着那孩子了。白芷便道:“去看看吧。”

    “是。”红翘便命轿夫转到白府。

    对白渊心寒后,白芷几乎不再管白家的事,却不料,短短三个月,白渊官居从二品,任命兵部侍郎一职。她进白府本想去见见白渊,却被告之,白渊正在见客,不方便。白芷只好直接去见白术了。

    白术三月不见,长高了不少,见着白芷,原本萎蔫读书样一下子像久逢甘露缺水的小草,一下子竖了起来,跳到白芷身边,笑脸迎对,“姐。”

    白芷点头,“学累的话,休息休息,无需这般勉强自己。”

    白术嘿嘿傻笑,“还是姐最疼我。爹和娘一直逼着我读书,要我与翰林院那些人比,压力颇大。术儿不喜文绉绉的东西,喜欢舞刀弄枪,姐夫说了,待我长大,便让我跟他。”

    白术所说的姐夫该是慕屠苏吧?白芷笑问,“你何时与姐夫碰面了?”

    “皇宫啊!姐夫当时正与一位红衣女子切磋,不过过程中误伤了红衣女子的侍女,没再比下去。”白术为没看完比赛,颇为可惜。

    真是奇了,切磋武艺,也能误伤?以慕屠苏的小心谨慎,不大可能,自然也不可否认这个可能,更大的可能是大公主的侍女要么眼有疾要么故意去误伤自己……吸引别人的注意?

    白芷一怔,胡思乱想又回归于她身上。大公主的侍女会不会是小公主?毕竟她已见到她了,她在京城。以何身份?南诏小公主?还是……私访?白术见白芷脸色不佳,摇了摇白芷的裙摆,“姐。”

    白芷回过神,对白术笑了笑,“记得,学习能学则学,不能学,那便弃文从武,这武学,得从小抓起。你瞧姐姐我,这么棒的身体。”白芷拍拍自己的胸膛,一副男子气概样。

    忽然,身后有人拍她,白芷差点背过气。这力道……

    白芷猛地转身怒目圆瞪,却见裴九朝她灿烂一笑。

    “九哥,你又来了?”白术见裴九,渀佛很熟的样子。

    裴九揉揉白术的头发,“夫子交给你的任务完成没?完成了,便随我去射靶子吧。”

    “好……”白术对白芷欢笑道:“姐,我得赶紧完成任务去了。”再看看裴九,“九哥,等我片刻哦。”白术便积极地去写字了。与方才萎蔫的模样,判若两人。

    白芷好笑地看着白术,对裴九道:“你真会投其所好,抓住术儿的弱点。”

    裴九笑起来,“我还知道很多人的弱点,且乐此不疲愿意去投其所好。”

    白芷一怔,愣愣地看向裴九。裴九只是朝她笑,空空的,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辨识他的笑容极其空洞,不是发自内心,或许是太熟,白芷竟然能从他眼中窥探出他的悲伤。

    白芷眸子淡了淡,干着嗓子问:“阿九……”

    “嗯?”

    “我如今的梦想是什么?以前的梦想又是什么?还记得吗?”

    裴九忽然靠近白芷,白芷身子退了退,提防地看着裴九。两人四目相对,有的只有冰冷不亲厚。裴九道:“我以前的梦想是去一座山,有山有水,有风景,还有我最爱的女人。”

    白芷窒息。

    “如今的梦想……呵呵。”裴九不再死死盯着她,而是看着外面的皑皑积雪,“一雪前耻。不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裴家的人。”裴九再看看白芷,“其中包括慕屠苏!”

    “苏苏他……”白芷脱口而出的唤着慕屠苏,却见裴九眸子微妙的变换,及时禁口。

    裴九忽然笑了,“淫、妇!”他说得极像玩笑话,看她的眼眸中有窥探不出的情愫,那样认真又似在追忆。裴九的眸子那样专注地看她,而又非看她。

    白芷害怕这样的裴九,眸中闪着悲恸的泪水,眼前的裴九已不是当初把情绪全部表露在自己脸上的纯真男子,他把自己藏得深了,不让别人瞧见,也不让自己触摸。

    “你真美。”裴九忽然道:“很早很早我便想对你,你真美,美得可爱,美得心动,美得让我憎恨。”裴九没再继续说,因为他看见白术朝他走来。

    白术走过来,脸上洋溢着微笑,“九哥,我完成了,可以去射靶子了。”

    裴九绽放微笑,“那走吧。”

    “姐,一起去看吗?”白术对白芷发起邀请。

    白芷摇头,“不了,你们去吧。”她再看了看裴九,他又在对她笑,依旧空空的。

    望着一高一矮的背影,白芷心里七上八下的。白渊打乱了白芷的忐忑。他从拐角处走来,似乎看了很久,他并未直接对白芷道,而是对着裴九的背影说道:“裴老将军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若是单纯的自杀,或许他不会那么恨。”

    白芷惊恐地看向白渊。

    “裴老将军性子刚烈,一生战功累累,却因为这次败仗,加上幕将军的扭转乾坤,让他遭到各个大臣语言上的侮辱以及权力被剥夺。加上一生九子皆不幸,裴家败在他手里,这样刚烈的男子怎能受得了?”

    何其残忍,对待一个这样的老将军?

    白芷看着裴九的消逝的背影,披着貂皮大氅,却能透过大氅瞧见他偏瘦又羸弱的身子,她的心里难过不已。从开国到现在,历经几朝,裴家为国效忠这么多年,只不过在两子夺皇位之战略输一筹,便被弃之如蔽,甚至狠狠踩上一脚,肆意侮辱,任谁都无法接受。

    去一座山,有山有水,还有我最爱的女人。这样最初的梦想,对他而言,早已如烟散去,一去不复返了。

    而她自己呢?她亦然开始茫然自己的未来。她最初最初的梦想在前世,想和慕屠苏在一起,愿白首不相离。她在努力地实现自己的梦想,前世如此,如今亦是如此。太过执迷不悟了,是重蹈覆辙?还是努力拼搏?她想,主动权不在自己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休息这两天差不多了,我该要日更了,然后直至完结,完结字数大约25w+……打算半个月完结,然后挖新坑古言《**事无穷》系列文~想看故事简介,请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