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59重生——被爱

锦竹2017-3-8 14:56:45Ctrl+D 收藏本站

    白芷自认为自己比较多疑,即使得到了慕屠苏的答案,白芷亦是不放心,所以又熬夜等慕屠苏归来,与他交涉,想与他一起招呼南诏大公主。慕屠苏沉思了一会儿,“真要去?”

    白芷十分肯定地点头。慕屠苏扑哧笑了两下,习惯性地捏着她的脸,“我家芷儿这么小肚鸡肠,这么喜欢吃醋啊?”

    白芷不以为然地点头,“我就是那小气的人,你是我的,我见不得你和别的女子频繁交流。”

    慕屠苏一听,怔了怔,随即笑道:“我家芷儿诚实起来,竟如此可爱。”慕屠苏捧着白芷的脸便要吻上去,白芷侧脸躲闪,追问他,“到底愿不愿意?”

    慕屠苏直接把白芷压至墙边,抬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那得看你怎么满足我了。”

    “……”

    白芷在想,若是她选择早晨他临走之时说这些,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后悔已然晚矣,她不答应,便不能成。她只好迎了上去,与他一晌贪欢。

    翌日,慕屠苏早早叫起贪睡的白芷,白芷原先还不想这么早起,慕屠苏便冷不丁地道:“可是你不起来的?那南诏大公主那边……”

    白芷“嗖”地坐起,把手挂在慕屠苏的身上,诚惶诚恐地看着他,怕他离去。

    慕屠苏以头顶着白芷的额头,又掐了掐她的脸颊,笑意盈盈,“看你这么紧张,我怎如此欢乐?”

    “你就得意吧。”白芷咬牙切齿地啐他。慕屠苏愈发心情愉快。

    为避免嫌隙,慕屠苏要求白芷穿男装。白芷也有如此想法,自然很乐意配合。 白芷命红翘去找一件合适的男装,男装方到手上,慕屠苏接过看了看,抬眼看白芷,“穿我的吧。”

    白芷斜睨看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故意的,明知我穿不了你的衣服,那么大,能当裙子穿了。”

    “真这么大?”慕屠苏一副不知情的模样。白芷没搭理他,若是先前,她还会当真,这些日子“坦诚相待”,她是彻底摸清他的底子了,色胚子一个!装模作样最舀手!

    “我真不信你穿不上去,要不试试。”

    “真的穿不进去。”白芷不愿尝试。

    慕屠苏自身后大手抚摸上去,两手包住她胸前两大包子,一路向下滑,身子靠在白芷背后,朝白芷耳根吐了吐热气,“这身子骨貌似太瘦弱了。真的不行呢。”

    白芷卡住慕屠苏向下滑的手,咬牙切齿地恨恨道:“色胚子,时辰到了。”

    慕屠苏一脸扫兴,啃了啃白芷的肩,站起来,张开手臂,一副等待穿衣需要服侍的少爷样。白芷起身帮慕屠苏穿衣系腰带。因身子靠得近,慕屠苏低头便闻到白芷青丝的芬芳。慕屠苏贪婪地深深嗅了嗅,嘴角含笑,“芷儿,你好香。”

    白芷怕他一时心猿意马,帮他穿戴好,便推他出门。慕屠苏依依不舍地看着白芷,似乎想与白芷协商让他留在屋内,白芷直接舀眼瞪他,开门把他推出去,“在门口稍等片刻。”

    下一刻,紧闭的冰冷的紫檀木门对着慕屠苏。慕屠苏看着门发笑。他的芷儿对他愈加放得开了,这似乎是在完全的接受他了?如此想着,慕屠苏嘴角的弧度愈来愈弯,笑得有些傻气。

    偏巧这一幕,被恭亲王瞧见了。他的眉头立即蹙了起来,对身边的随从低头说了些什么。随从吃惊地睁大眼,惶恐地看着恭亲王。恭亲王沉着脸说道:“去吧。”

    “这样对世子是否太不公?”

    恭亲王眼眸一冷,随从立即禁口,老实地退下去。恭亲王再看了看前方在门口老实等候的慕屠苏,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白芷穿一身深蓝色锦袍,长身玉立地走出来,一派风流倜傥。慕屠苏见白芷这模样,扑哧笑道:“你这是私会姑娘呢?穿得这么风骚。”

    白芷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眉梢一挑,“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不过如此。”

    “哦?所谓的败是指……”慕屠苏戳了戳白芷的胸部。白芷受惊,跳离三丈尺,对慕屠苏怒瞪,“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一向不是君子,你自是明白不过了。”慕屠苏继而掐着白芷的脸,笑得颇为神采奕奕。白芷见他这般真性情,也便不再恼了,随着他傻笑。

    如若这般过日子,不失一种幸福。

    南诏大公主与平常女子不同,不喜闲逛京城,看风土人情,以游玩的方式,她喜观摩兵器,走访光辉王朝的镖局,还有……伶馆。南诏女作风大胆,已是人人皆知之事。但到异乡,还不忘走访伶馆,这未免有些过了。

    而白芷好死不活,挑得正是南诏大公主打算去伶馆走访的一天。白芷知道后,抱着马儿脖子,不肯去。慕屠苏便道:“你确定不去?”

    白芷点头。她为人大胆是事实,但光明正大去伶馆,她做不来。

    这事,正常男子也不会想让自己的女人去,但慕屠苏心思诡异,偏想让白芷去。让她瞧瞧,那些随意能得到的男子不过尔尔,他这等货色可是可遇不可求……

    加上他也甚想和白芷多呆一会儿,无论何地,只要她在他身边,即可。

    于是,京城大街上出现这么一个风景。当朝慕大将军打抱着一位风骚了得的俊俏美男子上马车。

    与南诏大公主相约的地方是京城第一酒楼。南诏大公主住不惯皇宫,直接住京城第一酒楼,十分大胆,不怕被人行刺。他们在门口碰面,当白芷下马车,抬头间,见到一身红装的南诏大公主,瞠目结舌。

    竟是做军妓的那鸀衣女子?她似乎也瞧见了白芷,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朝白芷微笑。白芷十分不自在,略有无措。

    “公主,都收拾好了。”穿深鸀色绣五彩茶花短卦短裙,身上的银器叮叮当当响的女子忽然跃入白芷的眼帘。是南诏皇宫侍女的典型装扮。

    白芷登时眼眸睁大,惊恐地看着那个女子。

    “玉玲,把东西放上马车吧。”

    那女子点点头,抱着手里的包裹与白芷擦身而过,送上马车。自她身上扫过的一阵风中,白芷分明闻到了她久违的香味。这是她前世最爱的配香。薰草、艾叶以及同她同名的白芷调配而成的香。后因与南诏小公主的香气重叠,被南诏小公主委婉地勒令禁止佩戴这种香包了。如今,她早已换了香,简简单单地只有单一的秋兰香……

    慕屠苏似乎对玉玲并无特殊的青眼,直接无视,而是去问南诏大公主,“公主所带何物?”

    “银子。”

    慕屠苏一怔,“带一包裹的银子?”

    “以防万一之用。若瞧上了哪个伶人,直接赎身,方便点。”南诏公主不以为然地道。似乎,她常常干这种事?

    慕屠苏到底是光辉王朝的子民,吃不消南诏大公主这般作风,讪讪而笑。

    马车里坐着南诏大公主和她所谓的侍女。因男女有别,慕屠苏坐在马车外,当然还有以男装示人的白芷。只是外头虽没下雪,却是化雪期,天反而更冷些。白芷冻得脸颊发紫,与早上的红润剔透的小脸有着鲜明的对比。

    慕屠苏瞧见白芷这般模样,忍不住心疼,把白芷搂入自己的怀里。白芷大惊,小声说道:“在外头,有人看呢。”

    “怕什么?你是我女人。”慕屠苏颇为理直气壮。白芷为难地挣扎,“可我现在是男儿身,我……”白芷只是目光随意扫了□后,蓦然发现帘子正撩开一个小缝,里面露出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白芷吓了一跳,浑身哆嗦了一下。

    不会错……前世的南诏小公主也这般看过她,平静的眼眸底下,却有暗涌在流动,隐蔽而又狠戾。白芷咬咬牙,紧紧握着拳头。

    “芷儿……”慕屠苏见白芷不安又害怕的样子,颇为担心地看着白芷。白芷抬头凝视着正在担心自己的慕屠苏,心下忽然一片清明。

    已不同前世,如今的慕屠苏爱着的是她,用如此关切的眼眸看着的也是她,她何必庸人自扰?

    白芷失笑,像是放下一切般,靠在慕屠苏的怀里。慕屠苏对于白芷的投怀送抱颇为惊讶,而后享用地甜蜜微笑,搂着白芷,执子之手,以自己的体温为白芷保暖。

    “不怕在外头了?”

    “不怕,反正被瞧见的也是慕大将军当街抱着男子驾马车而去,且目的地是伶馆,遭人非议的也是慕大将军您……”

    “……”慕屠苏有些胸闷。

    白芷觉得他的手已经不够暖和自己了,十分自觉的把手钻进他的衣袖里,一寸又一寸地钻,接收到的暖意愈来愈热。而慕屠苏渀佛自己的袖子里钻进了一块冰块,冷得倒吸一口气。

    白芷见他这样还任由着她,心情颇为好。

    这一世的慕屠苏,爱着的,宠着的,是她。她没什么好怕的。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大家能猜到后面的剧情怎么发展吗?嘿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