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64重生——移情沼炊(03:38)

锦竹2017-3-8 14:57:15Ctrl+D 收藏本站

    白渊似乎十分赞同白芷与裴九在一起。白芷禁足一个月,裴九来访,且要带白芷出门散散心,白渊的脸上虽未露出欣喜的表情,但也并无难色。这让白芷极为欢喜,她已然等裴九许久了,真可谓难舍难分,想与他时时黏在一起。

    红翘叮嘱:“小姐,外面天寒,记得多穿些衣服。”

    白芷点头,接过红翘手里的大氅。在后面默默注视白芷的裴九依靠在门廊外,眼眸深邃,渀佛在看一幅画,一幅只属于自己的画卷。那么,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值得。白芷回头望向裴九,喊了他一句,“阿九,我们去哪里?”

    裴九想了想,“你想去哪里?”

    白芷想都不想,“去我们常常去的京城第一酒楼怎样?”

    裴九怔了怔,他们何曾去过酒楼?想必是和慕屠苏去的。裴九心里掠过一丝凉,笑着对白芷道:“好。”

    因天较为冷,马车帘子加了厚厚的一层棉,笨重得很,不透风,白芷坐在马车之上,只觉胸闷,有些透不出气来。裴九看出白芷的异样,把马车侧窗的帘子撩开,露出了个窗口。

    白芷瞧着裴九如此贴心,脸颊发热,低眉偷笑着。裴九抬手为白芷挽了挽发髻漏掉低垂下来的头发,“芷儿,我过些日子向你爹去提亲,可好?”

    白芷愣怔地看着裴九,有些不敢相信。裴九道:“我不会让你做妾,做我的妻。不会让你受委屈,不会让你难过,不会让你哭。”

    白芷紧抿着双唇,把头轻轻靠在裴九的肩膀上,脸一转,脸埋在他的肩膀上,“谢谢你还要我。”

    “我怎会不要你。”裴九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你那么爱我,而我也这么爱你。”

    白芷嘴角泛着微笑,心满意足地享受闭上眼。她和裴九的记忆,全是美好的,那样美好,毫无瑕疵,一想起过往,她便抑制不住地笑了。

    不过是一辆马车驰过,慕屠苏的脸色却瞬间刷白又迅速转青,最后气愤地执起手中的酒杯,猛灌了一口酒。背对窗户的五皇子不明所以,“苏苏,你身子被鬼附身了?情绪怎如此之大?”

    同看见窗外那辆驰过的马车,他十分谅解地看着慕屠苏,“喝酒切莫喝醉了,小心被府上的南诏猛女强、奸了。”

    慕屠苏本想灌进嘴里的酒,立马放回到桌上,一脸吃瘪的样子。

    五皇子拍着桌子哈哈笑,“还是三哥一语道出真相啊!南诏那小公主的姐姐不就是趁着漠北那个质子痴傻的时候,强了吗?趁人之危,是南诏惯有的作风,苏苏可别喝醉**了。”

    慕屠苏舀眼白了五皇子两眼,“说话可否经过脑子?”

    慕屠苏的眼神极为吓人,五皇子立即禁口不说,委屈地看向三皇子,希望三皇子帮个忙。谁想,三皇子以手戳戳五皇子鼓得圆溜溜的嘴,“等你有了心爱之人,你自会理会。”

    五皇子为此嗤之以鼻,“三哥,你便是太早有了心爱之人,搞得自己都不会笑了。”话说完,五皇子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又恼又气。他这张嘴,怎么总是说错话。

    慕屠苏忽然重重地放下手中的筷子,吓得两人都不禁抬眼看向他。慕屠苏直视三皇子,“你说过,只要你能成功,便会答应我的要求。”

    “自然。”三皇子眸光定然。

    慕屠苏紧紧握住拳头,现下只有忍耐,再忍耐……

    ***

    来到京城第一酒楼的白芷,迫不及待下了菜单,她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还有毫无记忆的山楂糕。当白芷点了这个糕点,自己都觉得奇怪。

    裴九察觉到她的异样,问她:“怎么了?”

    “我只觉得奇怪,为何我没有吃过山楂糕,但我潜意识里却坚信这个会好吃呢?”

    裴九笑笑,“兴许这是你第一感觉吧。”

    白芷颇为赞同地点头,朝裴九笑。裴九却笑得没有方才那么自然。白芷十分自觉地坐在原先的位置,裴九坐在她的对面,两人静静地互相望着对方。

    白芷被看得有些羞涩,低着头不去再看。裴九背靠在椅背上,闲闲地道:“芷儿,你从何时喜欢我的?”

    白芷一听,脸刷得通红,眼儿都不敢对他,支支吾吾地别过脸,“你还记得那年在苏城的花灯会上,你用朗朗的嗓音答出‘白日依山尽’的谜底吗?”

    “下落不明?”裴九疑惑地问。

    白芷腼?p>

    蟮匦α诵ΑE峋疟阒鸲粤恕K谙耄舻背跛扔黾鸪稣飧雒盏祝南档幕岵换崾撬克膊换嵛说玫剿鹩δ馅Φ囊罅恕?p>

    可他却不后悔,是皇上对不起他裴家先。

    “芷儿,若有一天我下落不明,你会去寻我吗?”裴九问。

    白芷闪着动人的眼眸,眸中含情地看着裴九,“会。”

    “若我死了呢?”

    白芷一怔,略有不悦地蹙眉,“我并不喜欢这个‘若’。”

    裴九看着白芷因他的假设而生气,而开怀大笑,“傻芷儿,我还没让你幸福,我怎舍得死?”裴九用筷子敲着她的头。白芷没来得及躲闪,吃痛了一下,以手摸着头,嘴却上翘,略带撒娇,“你说的,除非我很幸福,不然你不准死。”

    “一言为定。”

    “你会让我幸福,对吗?”白芷问。

    “嗯,会让芷儿幸福得像花一样,绽放得灿烂又美好。”裴九打趣。白芷回嘴,“那阿九便会幸福得像大树一样,繁枝而又茂盛。”

    “为何是大树,不同为花儿?”裴九佯装不满。白芷解释道:“就你老树皮的样子,哪里像一朵花了?”

    “……”裴九又吃瘪了。每每与白芷交谈,他总是吃亏的那个。白芷见裴九不说话,以手在裴九面前晃了晃,被裴九抓了个正着。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抓着她的手,白芷禁不住面红耳赤,“不要这样。”

    “我看你极为情愿的样子?并未挣扎呢?嗯?”裴九用另一只抚摸她的手背。白芷吓得脸色惨白,忙把手缩了回来。

    正在此时,酒楼的小二走了过来,上了白芷点的其中一道菜,白芷便迫不及待舀起筷子吃起来。裴九看着她那副“猴急”的模样,失声地笑了。

    小二看了看白芷这位老顾客,颇为奇怪。这不是慕将军的小妾吗?怎么和风流成性的九公子来这儿吃东西,而且言行举止颇为亲密?难不成她被九公子迷住了?背着将军来和他苟且?热心的小二十分看不惯白芷这种不耻的行为,可自个又是小人物,不宜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只能暗自唾弃那对狗男女。再上第二道菜的时候,特意加了点料,此料美其名……巴豆。

    第二道菜上来,白芷灵敏地鼻子一闻,“怎问道一股巴豆的味道?”

    小二抹了一把汗,心虚地道:“错觉。”

    白芷本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谁想,裴九直接把那加料的山楂糕递给小二,“那你吃个试试。”

    小二脸色苍白,为难地看着白芷。白芷一副“对你好”的表情,“吃吧。”

    小二十分艰辛地伸出手,抓了一块山楂糕放入嘴里,吃了起来。裴九道:“好吃吗?”小二痛苦地点头。心想,就算下地狱,待会儿两人会陪他一起去,值了。

    白芷道:“那全给你吃吧。再给我上一份好了。”白芷表现得十分大方。小二惊愕地睁大眼,看着在坐的两个极为默契地在笑。权贵惹不得!小二悲痛地把盘里的山楂糕全塞进自己嘴里……

    为慕将军壮烈牺牲了。

    山楂糕再上的时候,已然换了另一个小二。

    白芷吃着山楂糕,笑得跟做贼成功似的,“你也闻到了巴豆”

    “不,我是相信你。”

    “……”

    裴九喝着茶,“我们相爱,不是应该彼此相信吗?”

    白芷脸红,闷闷地吃着嘴里的糕点。裴九见白芷时常脸红的小女子模样,心里隐隐发疼。她从未对他有过这般模样,这模样果然只有对着自己心爱之人吗?她果然不爱他。

    不过一天的功夫,他竟然心疼这样。她爱得是他没错,用饱含爱意的心情唤着他,而这前提,却沉浸在她对他人的爱意之中。裴九问白芷,“吃好了吗?我送你回去。”

    “这便回去了吗?”白芷不甚理解。或许是她期望太大,才有些小失望。两人出来,仅仅吃个饭便好了吗?裴九点头。

    白芷的失望全然流入在自己的脸上。她藏不住心情,一看便知她的心思,裴九忽然牵着她的手,“我想早些准备好聘礼,把你明媒正娶了,到时候,他们便不用奇异的目光看我们。”

    白芷原本失望的脸,顿时变化,嘴角带起了笑意。

    裴九想,为了夜长梦多,他要早点让白芷做他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猜,他们能在一起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