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衣衫尽

65重生——大婚沾击(03:38)

锦竹2017-3-8 14:57:21Ctrl+D 收藏本站

    裴九的动作极快,不过三天的光景,便抬着聘礼前来提亲。白渊在大堂满面春风地应付着,白芷则在自己的房间笑得跟傻妞似的。红翘瞧见白芷这番少女情窦终能眷属的幸福样,好一顿挖苦,“小姐终于能如愿以偿了。瞧瞧那嘴咧得,没个样子。“

    白芷道:“你快去大堂瞧瞧,婚期定在何时?”

    “以九公子的性格,肯定是越快越好。”

    白芷一听,心情愉悦不已,但还是想知道盼望已久的婚期是何时,她依旧在催促红翘去大堂瞧瞧。红翘舀白芷没辙,只好哭笑不得地为她偷听。

    大堂内,只有白渊与裴九。

    白渊道:“你与白芷的婚事,我可是心心念着,未料,你比我还着急。”白渊哈哈大笑,全然没有平时那阴沉的样子。裴九是太子身边的红人,且极有可能马上取代慕屠苏将军之头衔之人。加之,白芷已嫁过一次,身价大跌,如今,裴九却愿意八抬大轿迎娶她过门做正妻,这是白渊巴不得的事情。

    裴九只是笑笑,“怕夜长梦多。”

    “不过裴先锋,有一事,我极为好奇,当初你只告诉我,只要把芷儿关在房间里一个月,芷儿便会允了这门婚事。我且看芷儿近来对你的态度,总觉得她已然爱上了你,这是何故?”白渊也是明白人,白芷明明爱得是慕屠苏,怎一个月功夫,便移情别恋了?事情极为蹊跷。

    裴九只道:“这是在下家传的秘方,恕难相告。”

    白渊一怔,呵呵笑道:“这样!总之,芷儿心甘情愿嫁给你,总比被我逼迫得好。”

    “这事若能成,岳父大人的功劳功不可没。若不是你在皇上面前进谏让南诏公主嫁给慕屠苏,在朝,你又处处与恭亲王作对,把他对你的怒气加之芷儿身上,从而对慕屠苏施压几近咄咄逼人,慕屠苏便也不会如此舍得芷儿。”

    “慕屠苏是出了名的孝顺,而恭亲王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加之南诏公主在府,恭亲王为了稳住南诏势力,必定不让南诏公主受委屈,芷儿显然是个障碍,又是本官的女儿,恭亲王动起手来,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是啊,白大人是为芷儿着想,才如此费神。”裴九眸中闪着睿智的光芒,看着白渊心虚地尴尬笑之。裴九提了下嗓子,“好了,白大人,婚期定在下月中旬可好?”

    “裴先锋如此重视芷儿,定然是选择了黄道吉日,本官没有意见。”

    “那么婚事就这么定下了,小婿还有事在身,先行告退。”

    白渊点头,唤家丁送他离去。一直躲在后堂偷听的红翘自我领悟地点点头,便跑到内堂的白芷房间报告“军情”。

    “小姐,你可知慕将军为何休了你吗?”

    “我品行不端,恼怒了他呗。”白芷十分不以为然。在白芷如今的记忆力,她的记忆极为模糊,只知她明明与裴九心心相惜,却被迫嫁给了慕屠苏,受尽了委屈,过得十分不愉快,好容易逃出了“地狱”,不想再去回忆这段不愉快的往事。

    “其实慕将军是为了保护你!他知道恭亲王会对你不利,而自己又尚且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红翘还未大发言论,白芷立马接上,“所以选择休了我,来保护我?荒谬!你哪只眼睛瞧见他待我好过?”

    红翘抿着唇,连连摇头。貌似她的记忆力,不曾有过。

    “不要再想这个男人了,我让你干得正经事,打探出来了没?”白芷着急自己的婚期,忙不迭去问红翘。红翘点头如捣蒜,“自然了。红翘出马,胜过千军万马!”

    “行了,别耍嘴皮子,何时?”

    “下个月中旬。”

    “下个月中旬?”白芷掐算着日子,“为何这般迟?阿九明明是早些娶我的啊!”

    “肯定是黄道吉日。”

    “谁知!但如今离下个月中旬有一个月之久,在这一个月里难道没有其他黄道吉日吗?”

    白芷一副恨嫁的模样,使得红翘笑咧了嘴,“小姐若不信,可以去寺庙问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若是有个黄道吉日,直接去裴府找九公子改日期便是了。”

    “这……”白芷有些难为情,哪有女子像她这般,迫不及待要成婚的?有些有悖常理。红翘道:“瞧瞧,又嫌婚期完,又不敢去争取,小姐,你这是想闹哪样?”

    白芷豁出去,“走,我们去寺庙。”

    红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这才对嘛!

    今儿也不知是何日子,寺院皆香火鼎盛,来往之人络绎不绝,白芷的马车直接堵在了半山腰上。无奈,白芷只得顶着寒气徒步上山。

    愈是到了山顶,白芷愈是喘不过气,觉得极为难过。红翘道:“小姐,人这么多,即便是上去了,轮到咱,也是到了晚上,不如明儿再来吧。”

    “不许半途而废,继续。”白芷咬咬牙,继续前进。红翘见白芷这么努力的样子,十分无奈,她家小姐定然爱极了九公子吧。

    慕屠苏今儿陪王妃上完香,打算先行下山,在山入口,却偶遇了白芷。他便那样居高临下地看着白芷努力往上爬,坚韧而又执着。慕屠苏握着拳头,定定地看着她,期许她能抬头,看他一眼。以白芷的性格,她会直接无视他,与他擦肩而过。但他并不希望是这个结果。

    结果,却正如他所想。只不过不是白芷故意无视他,而是她自始至终都未抬头看她一眼,专心爬山。慕屠苏回身望了望白芷的背影,努力劝自己不要去猜想,她上山去作甚?可脚已然不停使唤,跟在了她身后。

    京城东郊山上有许多寺庙,白芷决定选择人烟最少的寺庙,但即便如此,白芷还是等到了傍晚,不知疲惫。而慕屠苏却也在她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到底是何事,让她如此坚持?

    终于轮到白芷了。白芷在蒲团前扣了三个响头,找旁边的和尚,问道:“我想问姻缘。”

    “姑娘请讲。”

    “我何时宜大婚?”

    和尚未料白芷如此直接,为她算了一挂,“今年,皆无。”

    白芷一愣,不知如何反应。倒是不服气的红翘,直接囔囔,“怎么可能?我家小姐下月中旬大婚,你算算下月中旬。”

    下月中旬大婚?慕屠苏渀遭雷劈,愣怔在那儿。

    “下月中旬虽属于黄道吉日,但却是姑娘你的多灾多难日,更不宜大婚了。”

    “胡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红翘愈加不服气了,“难怪你这里香火比其他寺庙冷清,肯定是你这死秃驴算不准,乱说话。”

    “阿弥陀佛!姑娘不要乱说。”

    白芷一句话都不说,魂不守舍地起身离开。红翘忙不迭地跟上,一面开解白芷,“小姐,他们肯定说不住,小姐和九公子的婚事定然能顺顺利利的完成。”

    有人闪身挡住了他们的去处。白芷抬眼看去,是慕屠苏,她脸色露出嫌恶的表情。

    “你要和裴九成亲?”慕屠苏脸色苍白,痛苦地看着白芷。

    “与你何干?”白芷看都不想看他。

    慕屠苏却掐着她的下巴,狠狠地道:“看着我说话。”

    白芷吃痛地皱了皱眉,盯着他的脸道:“当初若不是你,我早和阿九在一起了!你知道你多惹人嫌吗?我已不是你的小妾,请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白芷撇过脸,打掉他的手,急步离开。慕屠苏失魂落魄地盯着地面,渀佛失了灵魂,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白芷方才的话。他失声苍凉地笑了。

    方才她眸子里流露出的厌恶,是真的,看他一下,都觉得恶心。

    原来,她一直爱着裴九,是他,横刀夺爱!可是该死的自己,明明已然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为何还是那么不甘心,只想抱抱她,唤着“芷儿”?

    他已无可救药。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写的好累啊~这文当初停了一个月,本来想弃坑的,但是我没有弃坑的习惯,同时也舍不得这个文,就硬着头皮写了。这文是我写了快一年的现言转到古言的第一篇,很多不足,加上复更后,重新改大纲,思维有点乱,前面写的也忘记很多,许多bug。而我又没有修文的习惯,所以这文我当是练笔,没啥太大的奢求。我真的很偏爱这篇文了,我是出了名的写文不过20w的人,这文竟然过20w了,真的算是奇迹了= =

评论列表: